首页 > 金华日报 > 四版 > 正文

我市法院成为知识产权案件管辖优选地

知识产权审判“三合一”改革走在全省前列

本周是全国知识产权宣传周。昨天上午,市中级法院邀请部分市人大代表旁听一起知识产权案的庭审情况,并召开新闻发布会,发布我市知识产权审判白皮书,通报2018年度全市法院十大知识产权典型案例。

记者 张黎明/文 傅军杰/图

知识产权案件管辖有所变化

据市中级法院专职委员邵增兴介绍,我市知识产权民事、刑事、行政审判“三合一”改革走在全省前列。早在2007年,义乌法院率先成立知识产权审判庭,为全省首家“三合一”改革试点法院。2012年,市中级法院开始“三合一”试点工作。

目前,金华辖区有义乌、永康、婺城、东阳四家基层法院具有第一审知识产权案件管辖权,各法院管辖本辖区内一审知产民事案件,市中级法院管辖辖区内四家基层法院辖区以外的一审知产民事案件以及全市知产民事、行政、刑事上诉案件。

经呈报最高院批准,自2018年5月1日起,我市两级法院全面开展知识产权审判“三合一”改革,由义乌法院跨区域审理金华辖区内原由各基层人民法院审理的第一审知产行政及刑事案件。

2018年,市中级法院知识产权审判庭被最高院评为“全国法院知识产权审判工作先进集体”,义乌法院知识产权审判庭获评“国家知识产权战略实施工作先进集体”,是全国唯一入选的基层法院知识产权庭。

知识产权案件收案量逐年上升

据通报,2016—2018年,我市两级法院知识产权案件收案量逐年上升,2018年新收知识产权民事一审案件3128件、二审191件,位列全省第三,审结3189件,列全省第二。

据了解,专利权等技术类案件原在我市两级法院收结案件中占较大比例,现此类案件已划归专门法院管辖,但从通报数据看,我市知识产权案件收案量却不减反增。

市中级法院民三庭庭长卢圣香总结了三方面原因。第一,随着知识产权保护战略的深入人心,权利人的维权意识逐渐苏醒,权利主体更加多元,如近年来大量涌现的KTV案件中,除中国音像著作权集体管理协会外,众多小权利人如重庆索隆音乐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上海灿星文化传媒股份有限公司等也加入维权队伍,商标权领域的维权主体不断扩大,除以前的“红双喜”“美的”“张裕”“六神”“苏泊尔”“洁丽雅”等商标权利人,云南白药、七度空间、大润发、大嘴猴等众多国内外知名品牌相继维权,导致案件数居高不下;第二,浙江作为民营经济大省,金华作为信息经济重市,知识产权保护制度相对完善,司法保护公信力得到业界充分认可,特别是金华作为涉网知识产权纠纷的高发地,许多权利人为获得更好的保护,通过购物制造管辖连接点,将我市法院作为案件管辖的优选地;第三,中国知识产权司法保护环境明显改善,吸引大量涉外知名品牌权利人在国内进行维权,如我市审结了大量涉保罗弗兰克公司“大嘴猴”商标案件,基本支持权利人诉请,体现了我国对涉外权利人的平等保护和严格保护原则。

挑选典型案例梳理分析供借鉴

市中级法院从全市两级法院2017年、2018年审结的6000多起知识产权案件中,精心挑选出十大典型案例进行梳理分析,形成该知识产权审判白皮书。

一、安格洛联营公司与浙江丰尚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浙江天猫网络有限公司侵害商标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案。原告安格洛公司是一家英国公司,涉案商标在国际上享有较高的知名度。被告丰尚公司在被控侵权产品、网店店招及产品说明上突出使用近似标识,构成商标侵权。关于损害赔偿金额,原告未提供侵权受损或被告获利的直接证据,也无商标许可费作参考。法院向淘宝公司调取了被告经营店铺的销售数据,侵权产品销售额能基本查明,参考产品利润最终判决丰尚公司赔偿200万元,较好实现了侵权损害赔偿的补偿性、惩罚性。该案是市中级法院近年来判赔金额最高的知产侵权案件, 充分体现我院对涉外知产权利人的司法保护力度。

二、河北养元智汇饮品股份有限公司与武义县桐琴芳芳商店、石家庄市三亚饮品有限公司擅自使用知名商品特有包装、装潢纠纷案。原告养元公司生产的“六个核桃”饮品在市场上具有较高知名度。2015年10月19日,养元公司为与义乌市福俊食品商行、三亚公司仿冒纠纷提起诉讼,后三方于2016年12月达成和解协议,其中有一条规定:若三亚公司继续侵权,须再另行赔偿养元公司100万元。2017年,养元公司调查发现三亚公司存在继续侵权行为,法院经审理认为和解协议确定的赔偿条件已经成就,判决三亚公司按照协议约定赔偿100万元,彰显了司法对恶意侵权、重复侵权行为的惩戒力度。

三、爱茉莉太平洋贸易有限公司与何某等人及扬州市道喜塑胶包装有限公司侵害商标权纠纷案。知识产权侵权损害赔偿金额的确定,一直是知识产权司法保护中的热点、难点问题。该案中,权利人主张以侵权商品销售量与注册商标商品的单位利润乘积计算损失,要求被告赔偿500万元,但因本案侵权产品与正品售价悬殊,难以认定原告销量变动与被告侵权行为存在相当关联。法院最终未完全支持权利人请求,而是根据损失填平的基本原则,结合现有证据,选择以侵权商品销售量与该商品单位利润乘积确定被告赔偿80万元,较好地体现了侵权行为与损害赔偿的协调性与相称性,实现各方当事人的利益平衡。

四、周某等7人不诚信诉讼系列案。诚信缺失已成为我国在推进法治社会建设进程中的重大阻碍,诉讼有时成了不法分子谋取不当利益的手段。该系列案中,周某通过与专利权人签订虚假专利许可合同,并与部分被告签订虚假高额赔偿协议书,企图骗取法院出具民事调解书,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法官在审理中不盲目追求调撤率,而是通过自身职业敏感性,仔细观察并发现当事人的异常行为,在核实案件情况后主动调查取证,确认构成虚假诉讼,依法对上述人员作出拘留及罚款决定,有效打击了不诚信诉讼行为。

来源: 作者: 责任编辑:
关键词: 案件 知识产权 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