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华晚报 > 四版 > 正文

守望者卢解胜: 期盼东阳竹编薪火相传

编织的是竹子 传承的是匠心

一根茶杯口粗细的竹子,劈开、剖起,在他的手中,一会儿工夫就像“拉面”一般,粗细均匀地变成近百条“面片”“面丝”……昨天,在东阳市六石街道北后周村十里红妆工作室里,中国传统工艺美术大师、亚太地区竹艺工匠卢解胜,眼神笃定而专注,安静地做着这一切。

出生于1949年5月的卢解胜,从14岁开始学艺,56年来,卢解胜执着地守护着心中那份炙热的对竹编传统工艺的热爱。他说,希望能有更多的年轻人了解竹编文化,体验竹编技艺,并从中产生兴趣,促进非遗文化的传播与传承。

五十六载坚守竹编工艺

只因热爱

和竹子打了大半辈子交道,卢解胜身上也带了一种坚韧,隐藏在朴实低调的外表下。

卢解胜说,他从小就看着村里的长辈进行竹编制作,耳濡目染,久而久之就学会了。之后,自学成才的卢解胜就开始了挑着担子走家串户靠竹编谋生的日子。此后的十多年里,卢解胜几乎把东阳不少村子都走了个遍。“回想起那段日子,真的很艰难!”卢解胜仍会发出这样的感叹。

1977年,北后周村创办了竹编合作社,卢解胜的日子慢慢好起来了。1990年,卢解胜创办了上海工艺品进出口公司六石工艺厂,产品出口美国和东南亚,用丝丝竹篾编织出自己的幸福人生。卢解胜随手拿起一个“挂篮”说,上世纪六七十年代1.5元一个的挂篮,如今身价已飞涨至3000多元,最贵的纯手工“提篮”甚至能卖到几万元一对。“一单能赚好几千甚至上万元,这在以前真不敢想。”卢解胜说。

完成一件竹编工艺制品,需要编织、雕刻、染色、上漆等一系列工艺流程。目前,掌握全套工艺的人在东阳寥寥无几,卢解胜就是其中一个。不少老艺人看到卢解胜的作品,感叹地说:“当了几十年的篾匠,这样的手艺还是头一回见……”

56年来,卢解胜从来没有放弃的念头。这份坚韧,让他终于开花结果:《仿古宫廷食盒》获得上海世博会金奖、《四季食盒》荣获世界竹藤大会金奖;2010年6月,卢解胜受文化部邀请到北京展览馆参加全国100个大师现场操作比赛,其制作的《宫廷八角食盒》被展览馆收藏。

卢解胜是东阳少数几个仍坚守竹编一线的工艺美术大师之一。本着将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项目“东阳竹编”传统技艺传承下去的责任和义务,卢解胜、卢丹威父子一直没闲着。从一个乡间篾匠,到一名中国传统工艺美术大师,卢解胜说他一直觉得,传统工艺不会没落。卢解胜说:“只要你沉下心来,肯动脑,花时间吃苦头,传统工艺肯定会再次发光发热。工匠精神,不就是这个吗?”

见证竹编发展荣辱兴衰

后继乏人

东阳竹类资源很丰富,且竹编在殷商时代就已问世,素以造型优美、编织精巧、实用与欣赏兼备而驰名中外。新中国成立以来,东阳竹编产业以民间竹器小组起家,经历了竹编生产合作社、木雕竹编工艺厂、竹编工艺厂等发展阶段,于上世纪80年代步入辉煌,东阳竹编之花开遍东阳城乡,涌现出了一大批竹编工艺能人和精品,竹编产业成为名副其实的富民产业。

卢解胜说,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北后周村竹编很是兴盛,村里从五六岁的小孩到年近花甲的老人都会制作竹编用品。改革开放后,头脑活络的村民纷纷办起了竹编加工厂,生意很是红火。上世纪90年代以来,东阳竹编产业陷入低谷,从业人员日益稀少,不少人才被迫转行。这样的状况让卢解胜十分难过。“若不加强扶持保护,东阳竹编产业将逐渐自然萎缩,成为残留记忆的老时代影像。”卢解胜说,虽然政府采取了竹编精品收藏保护、竹编大师技法记录、竹编工艺非遗传承等有力措施,依旧难掩东阳竹编产业乃至竹编文化的衰弱态势。

记者手记

重塑东阳竹编文化品牌

东阳竹编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与东阳木雕同为“工艺美术之乡”的并蒂奇葩。近些年,东阳竹编陷入竹编企业剧减、竹编人才流失、竹编技艺消亡的产业困境,这张极具东阳特色的地方传统文化名片面临断层甚至失传危机。

重塑东阳竹编文化品牌,助推竹编产业转型发展刻不容缓。走访中,多名东阳竹编大师认为,东阳竹编之所以雄风不再,既有市场因素,也有自身原因。那么,重塑东阳竹编文化品牌,重振东阳竹编产业不仅顺应东阳市委提出的“打开文化优势向发展优势转化的通道”战略决策,而且还能够重新擦亮东阳竹编这张国家级名片,助力强市名城建设,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

卢光华、何福礼等竹工艺行业大师们纷纷表示,要在继承传统技艺的基础上,不断创新,促进产业转型升级,推动竹编文化优势转化为发展优势。首先,扶持保护。亟需相关部门给予更多的政策倾斜、资金扶持、人才培育和传承保护,尤其要有针对性地破解竹编企业转型发展过程中面临的各种现实难题。其次,转型发展。东阳竹编产业和竹编文化都要树立转型发展思路,无论产业层级、产品类型、编织技法、宣传推荐等,都要与时俱进,转型发展。再次,创新融合。东阳竹编要重塑辉煌,必须与红木产业、玉石产业等联系紧密,能够融合发展的相关产业实现创新融合,积极研发竹编创新产品,延长拓宽竹编产业链;最后,传承保护。东阳竹编面临传承断层的危机,需要政府部门高度关注,加强传承保护,确保东阳竹编编织技法和制作工艺不因光阴流逝而失传。

本报记者 胡哲南

来源: 作者: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