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实时播报 > 原创新闻 > 正文

郑宅古镇,千古风流第一家

金华新闻客户端5月27日消息  通讯员  郑燎原

郑宅古镇,嵌落在文化之邦浦江县的东部,上郑、后溪等六个村落荟集于此。村落之间,没有界线,没有隔阂,已浑然一体。他们是郑氏大家庭——江南第一家的继承者,近千年的曾经共同相依相守,让今天生活着的5000多郑氏后裔自然去传承小镇古往今来的一切。

不需要刻意去邂逅,走进郑宅这个国家4A级风景区,内心深处,清波涟漪,荡涤怀感,一种物外的东西,一种生命的本原,悄悄然生而烙印,不是昨日简单的重返,却是今后永久的根脉。那,就是古镇无处不在的厚重历史和儒家文化。

聚,牌坊群里汇历史

谁都要寻找踏进古镇的入口,谁都会选择走入牌坊群,不仅是它作为横亘在古镇外的风景线,具有全国最大牌坊群的诱惑力,更在于当踏入长长甬道时,你正踩上一道时空的隧道,进入一条历史的长廊,走进一个文化的家园。

5776bba7-7cb4-4f82-91e3-509802c2261f

郑宅古镇闻名,皆以郑氏家族。郑宅郑氏为春秋战国时期,郑国公第七房长子白磷的后裔。至南宋建炎年间,白磷之后郑绮开始缔造同居不分家的大家庭生活,经宋、元、明三朝,历时近千年。郑氏家祖十分注重家族内部管理,积极倡导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儒家理论,并把有序、师俭列为治家的两大支柱,“有序则不乱,不乱则安”,以序来解决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师俭则无欲,无欲则廉”,以俭来解决人与欲的关系。

郑氏家族,遂以孝义冠天下,最繁盛时曾15世同居330余年,3300多人共食同财共食、和睦相处;以清廉名于世,郑氏族人在朝为官173人无一贪渎、廉洁奉公。孝义家风屡受朝廷旌表,洪武十八年明太祖朱元璋赐封为“天下第一家”,后因对天子首族的避讳,改封为“江南第一家”,后世又称“郑义门”。

或许没有准备,当迈入圣旨御封的首座“江南第一家”入口牌坊,也就是在真正迈进古镇的门槛时,历史与文化就如此突然而至、扑面而来。在仰视第二座“孝义门”、第三座“三朝旌表”牌坊,认知古镇的文化核心要义时,内心油然而生地是对历经几朝却孝义风盛不衰的郑氏大家族的感喟敬佩和迫切追寻。进家入门后,展现在面前的是有关持家的本义,第四座“有序”、第五座“恩德”牌坊、第六座“麟凤”牌坊、第七座“取义成仁”等牌坊,层层演绎和传导家风不衰、家世长盛的真谛:手足情重、礼义廉耻、感恩图报、德高为范……第八座牌坊“礼部尚书”,是对家族从政者和家族功绩的褒扬和肯定;但一切都最后归结到第九座牌坊——“九世同居坊”,让家族最鼎盛的同居时期来归结所有郑氏家族的历史和古镇深厚文化的渊源。

穿行完廊道,蓦然回首时,却突然发现历史其实并不枯燥,厚重的文化蕴含在长长牌坊群构成的恢弘建筑艺术中,厚实而华丽,浑然而天成。这是一个浓缩的艺术馆,木结构牌坊的舒张气势,石雕牌坊的洁净瞩目,砖木混合结构牌坊的古色盎然,砖雕砌牌坊的朴实凝重,九座牌坊,九重风格,九道风景。这是一个敞开且张扬的文化园,牌坊下的赫赫声威的石狮,牌坊顶高高翘立的檐角,不仅是建筑气势的物化,更是在明白地告诉我们,悠久历史文化的张扬是这个时代的需要,儒家文化精髓的弘扬是今天一代人的任务。

行走在青石甬道上,沐浴的是阳光清风,入眼的是浓厚古意,驻心的是历史人文,感受的是情归此处。

静,美丽的宁静时光

走进古镇,心灵便穿越红尘外,走入古色光阴里,已与浮躁作别,与尘俗无关。

白麟溪静静地穿过古镇,千年的溪道流水依然,只是水底石块泛了青,溪旁多了古木虬枝,于是水面厚实起来了,水声也悄无声息起来了。溪流上下,十桥九闸,单孔条石并列架砌、呈八字形的十座明代古石桥相依固守,每座桥下设了水闸蓄满了水,有石阶通水潭,潭旁有妇孺悠闲的洗濯戏水;溪岸两边,长长的石子路迤逦延伸,粉黛墙瓦和褐色门窗的明清民居一层或多层的错落呈现,房前小院子里有几竿修竹、几枝鲜花出墙来,一种浓酽的“小桥流水人家”的静谧画意和悠远古意会立刻袭来。

a25c25af-3326-pDd4-a156-c85b0f9e53cd

徜徉古镇,没有机器的轰鸣声,没有喧哗的吆喝声,只有静静的时光随水流淌,还有在静谧光阴里人们的安详与享受。门前坐着老人们,阳光照射下来,脸上便镌刻出条条皱纹,显得慈眉善目;茶座摆在路边,几位年轻人围着喝茶,薄薄的热气随着恬淡的话语飘散;看不见招牌店里小商贩忙碌的招揽,木板房里的老理发匠依旧原始的用手推剪着头发。于是一切都濡染开来,那穿街过巷的家狗,也在一个角落躺下来,闭目养神,不为外界所动……在这份清静里,一切行色匆匆都不再,人们内心淡淡安逸而享受,思绪悠悠宁静而致远。

ab38fe82-efa4-4fc3-b4e8-10ee6902f09c

白麟溪留住了岁月,岁月镌刻了历史。小镇处处是古遗迹,溪上建于清乾隆的崇义桥,溪东边修建的天将台,溪南边元代翰林学士月禄帖木耳荣禄公题字“一门尚义,九世同居”的碑亭,溪西边建于明末清初的木牌坊,更有各类香火厅、宗祠、书院等。细心发现,所有遗存,都与儒家家族文化相关。只要有心,古镇上有关忠孝礼义廉的事迹也俯拾即是,有至今传颂郑氏5世祖郑德珪等为被诬告兄弟郑德璋替揽“罪责”故事,流传靖康年间郑淮倾家产赈济乡邻饥民的事迹;更有“千古风流麟溪水,一泓懿范孝感泉”的感人故事:《光绪浦江县志》载,宋代郑宅孝子郑绮,一日其母想喝泉水,郑绮就于山野外寻挖,天旱挖砸数丈未见水,郑绮怜母恸哭不已,连哭三日,感动老天,泉水突奔涌而出。明蜀献王闻知而书“孝感泉”并立碑于泉旁。今白麟溪边留有“孝感泉”遗迹,井呈方形,方圆丈许,水体清澈。

或许只带着休闲之心而来,但在耳濡目染下,外在的清静之感更多的会转到内心的清净之中。我们可能一直在俗世里飘荡,忘记了家的亲情不知所归;可能一直在欲望里膨胀,忘记了纯粹日子浮躁不安;可能一直在权势里张显,忘记了道德信义唯我独尊……可是,只要走进古镇,就会物我两合,生命中本原的东西也悄然滋生,反思,清醒,回归。

那是生命的一个轮回。

深,庭院深深深几许

古镇不大,没有街巷交错的错综复杂;古镇很深,多处分布的宗祠宅院增厚了历史、增添了底蕴。其实也只有置身那幽邃的神秘的庭院里,才算来过古镇,才能寻到根本,才会释然一切。

a7796e9f-2728-453c-9353-bc6098256552

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郑氏宗祠,是“江南第一家”前后几百年的故事发源地,是当年族人同居的活动中心,也是今天古镇人文景点的最核心地方。郑氏宗祠建于元(后)至元三年,迄今已有600多年历史。宗祠内多庭院,全祠占地6600多平方米,共六十四间,分五进,一进师俭厅、二进和义厅、三进有序堂、四孝友堂、五进为寝室厅,两边为忠义祠、仁宦祠、尊贤祠、助祭祠、节孝祠、贞烈祠等厢房。多石柱,从入口到各厅堂皆由石柱撑起,石柱上盈抱横梁,不漆不雕,质朴无华,素有“千柱落地,不结蛛网,鸟雀不巢,蚊蝇不居”之称。多古木,院子里有宋濂手植的古柏九株,栉风沐雨六百年,虽有枯木,但铮枝遒劲,参天不倒。更多的是古训,入口墙上书写“忠、信、孝、悌、礼、义、廉、耻、耕、读”,祠堂内有明万历《翰林学士宋公碑记》、《文候赐祭之碑》和明崇祯《宋文宪公祠碑记》,还有历代名人楹联匾额三十多块。与之配套的,还有昌七公祠等。昌七公祠位于白麟溪上游,共三进9间,原为同心堂,为男子用膳场所。元至正二十四年(1364),郑氏家族为纪念七世祖郑铉,改为昌七公祠。遥想当年,祠堂里,千余人,按辈分,相聚一起,共同吃饭,商讨族事,何等热闹!

透过幽深庄严的院落,我们更多看到的是如宗祠一般悠久丰富的历史、严肃厚重的文化。在这宗祠内,演绎了十五世同居共食不分家的千古绝唱,近千口人晨起敲钟下田劳作,暮归公共食堂就餐,创造了践行大同和谐社会的“活标本”;更难能可贵的是这里制定出168条《郑氏规范》,对家族内部的职责分工、责任义务、行为规范、奖励惩戒等进行了制度上的确定,成为中国儒学家训的典范,而族权上的政权留影,也最终促成郑氏家规成为明代典章制诰的最大借鉴蓝本,并从明代传至今天影响后人。江南第一家及蕴含的人文历史,理所当然成为了郑氏的根脉,也成为了今天所有人的根脉。

在历史人文的照耀下,也让古镇具有了一种强大的向心力。遑论今天,便是昨日,皇帝臣子,书儒大家,趋而近之。

昌三公祠,是明朝建文皇帝避灾之处。史仲杉《致身录》载,明朱允炆因朱棣篡夺逊国出逃,听闻浦江郑洽家(时官翰林院待诏)忠孝冠天下,遂逃亡江南,躲避其家井中得脱。郑氏后人为纪念建文帝,修葺了昌三公祠堂,供上建文帝像,后又改祠堂名为老佛社,避灾之井谓建文井,并书对联“枯井念章龙隐迹,合村社寒凤来仪”以铭记。东明书院,郑氏子孙读书之所,也是学者熙攘聚集之地。元代学者吴莱讲学于此,明开国文臣之首宋濂在此讲学24年,世称“正学先生”的明大臣方孝儒师从宋濂并也讲学其中。

站在古镇的祠堂内、院落中,犹如站在了中国传统文化博物馆前,目之所及的是岁月的苍凉,遥不可及的是历史的长河。

庭院深深深几许,风雨如磐,历史如烟,留存无重数。

远,千年家后千年风

“江南风土薄,惟愿子孙贤”。朱元璋的朱批,到今天历久弥新。

走在古镇,发现很多遗迹都是几毁几建。毁于朝代更替,建于历史传承。因为坚守,岁序更替,历经千年,古镇文化依旧灿然。

特别是在文化泡沫充斥杂质泛滥的今天,古镇文化的留存就尤显弥足珍贵。为更好地弘扬,从2006年开始当地政府对古镇进行了全面的开发建设,一种对优秀精神文化的抢救性保护,一种对新精神家园的认识性开发。在项目实施中,郑氏后裔以及全县人民对“江南第一家是我家”有一种强烈的认同感,在资金筹措时纷纷解囊,在征迁工作上全力支持。一批景点项目也迅速得到恢复性修建,气势雄伟的牌坊群、巍然屹立的天将台、古色古香的商业街等一一呈现,“青山庭院古镇、小桥流水人家”展现出更迷人的魅力。

8771ec37-dd6d-4e46-9d91-8d912daeb40f

年年来此地,岁岁有新意。今天“江南第一家”已成为了国内外有知名度的旅游胜地,大批国内外游客纷至沓来。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吴邦国、前国家领导人曾庆红都慕名而来,欣然题词。韩国郑氏后裔5万余人,更是经过十多年后的寻找,在郑宅找到了他们的根,中断667年的血缘亲情得到了延续。

但,郑氏后裔们更清楚,对历史的传承,最重要的是为了新历史的缔造。近年来,郑宅镇围绕“历史为导向,文化聚精神,古镇展新貌”的思路,通过实施“工业重镇、文化大镇、旅游名镇、教育强镇”发展战略,形成了古镇新区相辉映的格局,成为了浦江东部经济、科技、交通枢纽中心和集贸、工、农为一体的综合性重镇。现在郑宅镇集聚了几百家以制锁为主的企业,挂锁产品销售占到国内外市场的一半以上,拥有誉为“中国十大锁王”的梅花锁业集团公司,郑宅也被国家轻工业部命名为“中国挂锁基地”。近年新启动建设的集聚区,又拓展出很大的发展空间,历史文化名镇、省级中心镇的发展后劲十足。

谱写千年遗韵,铸就今朝风流,古镇的明天会更加美好。

来源:金报全媒体 作者:郑燎原 责任编辑:吴慧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