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浙中新报 > 六版 > 正文

三位“快乐老顽童”的大国小家故事

在老人们的发言中,记者感受到,这个六(乙)班的确是个不寻常的班,不寻常在他们都是共和国的同龄人,不寻常在他们中间出现了不少“功绩显赫”的“大块头”……

趁聚会空隙,记者专门采访了在茶话会上特别能说的三位“快乐老顽童”,一起来听听他们的大国小家故事。

A义乌首任民航局局长王英献:我见证了义乌机场的发展壮大

“我是义乌机场从无到有、从小到大的见证者,我妻子也一直在机场工作。可以说,机场就是我们的家。”王英献是佛堂老市基人。他说,从稠南小学毕业后,他升入佛堂初级中学,初中毕业通过特招进入空军第17航空学校飞机修理专业学习。2年后,他被分配到广州空军部队当机械师。

1970年,王英献从机械师提拔为机务中队中队长,后升为机务大队大队长。1979年,30出头的他当上了飞机修理厂厂长。1986年,转业到义乌矿山机械厂任党委书记。1988年,他被组织抽派筹建义乌民航机场。义乌机场建成后,王英献先后担任了民航站站长、民航局局长等职,直至2009年退休。

王英献的妻子是诸暨人,年轻时在义乌铁路部门上班,婚后随军调入义乌机场工作。女儿大学毕业后,也被分配到义乌民航局工作。王英献说:“我们一家三口都是‘机场人’,亲历了义乌机场的每一个发展阶段,见证了义乌机场的每一次进步。”

回想义乌机场的发展历程,王英献深有感触。上世纪八十年代,义乌在全国的知名度还不高,机场建设工作举步维艰。“我带着各种材料四处跑审批,到处碰壁。还好义乌市委、市政府非常重视这项工作,主要领导经常亲自带队‘跑’上级、民航局、海军等部门,终于把项目一个个跑下来。”让王英献至今难忘的是,当时,义乌市财政很困难,却能“勒紧裤带”为机场通航保驾护航,“机场建设启动资金就拨出了660万元。义乌机场建成后,受等级所限,当时只能起降100座以下的飞机。”王英献介绍,1993年,因政策调整,民航机场不能再接收100座以下的小飞机了。义乌机场不得不进行扩建,要从3C级变成4C级。“飞行区必须要扩大,跑道要加宽,同时还要新建航站楼,任务一项接一项,而且每项都非常紧迫,必须在规定时间内完成。”

王英献说,机场等级提高后,又启动了航站楼扩建项目,面积要比原先扩大近10倍。同时,还要进一步完善飞行区的机场管理工作。“那几年,我几乎腾不出一点时间去干家里的事。”

让王英献倍感欣慰的是,随着义乌机场的不断扩大、服务能力的不断提升,2013年后,义乌机场先后进行了国际航线的开发和国际航站楼的建设。如今,义乌机场已升格为4D机场,正式跨入中等机场行列,“去年,义乌机场的旅客吞吐量达163万人次,我很为义乌自豪。”

B部队团级干部叶菁权:我曾和国家领导人合过影

“我在佛堂初中读书时,刚好有军校来挑选飞行员。飞行员没挑中,但我被南京军区步兵学校选上了。”叶菁权说,他在步兵学校学的是无线电报务专业,毕业后被分配到上海警务区工作,先后担任通信报务员、报务主任、电台台长、副指导员、团组织干部、师组织干部,后来又调至团部当组织股长。

1980年初,经组织选拔,叶菁权被送到中国人民解放军南京政治学院学习。次年军校毕业后回到部队,任政治处主任,1983年提拔为团政委。

“1985年,中央军委发布裁军100万的命令。当年,我被调到上海奉贤县任县委常委、县人武部政委。”此后20多年,叶菁权一直在当地从政,担任过“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政协副主席,兼任县统战部长”。

2001年,奉贤县撤县建区,叶菁权任奉贤区人大常委会副主席、党组副书记一职,直至2008年退休。

“我兢兢业业干了44年,前22年是军旅生涯,后22年在地方党政机关工作。”叶菁权说,1986年11月19日,是他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日子。那天,原中共中央总书记胡耀邦同志在时任上海市委书记芮杏文的陪同下,来奉贤视察,接见当地四套班子领导并合影留念。他有幸与胡耀邦合影,这张照片他一直精心珍藏着。

“在迎接新中国成立七十周年的日子里,我们这群共和国同龄人久别重逢,相聚母校,抚今追昔,感慨万千。我想代表同学们表达3个共同心愿:一是感恩母校、感恩老师;二是追寻童年的记忆,延续同窗的情谊;三是互道珍重、互祝晚安。”在当天的小学同学会上,当年的学习委员叶菁权作为同学代表发言,并呈上他退休后写给自己的一副对联与同学共勉,上联:平安平和平等平淡平实过好平民生活;下联:有窝有伴有底有友有趣享受有限人生;横批:健康快乐毎一天。

C白马村党支部书记钱国星:我曾驾着潜水艇在海底穿行

钱国星掰开指头算着,“70年,我亲眼见证国家由贫弱到强盛,看到人民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大变化。现在城乡一体化深入推进,出门就是柏油马路,城市和乡村连在一起了。生活在这样的社会里,做梦都会常常笑醒呢!”

钱国星是佛堂镇白马村人。他说,看到胸前的红领巾,思绪就飞回了孩提时代。“记得读小学时,我就会唱《解放区的天》《快乐的节日》,现在还会哼呢!那时老师经常给我们讲黄继光、邱少云的战斗英雄故事。我的童心被英雄激励,用一分分积攒的一角钱,买了支竹制火药玩具枪,梦想长大也当解放军,杀敌当英雄。”

20岁那年,钱国星梦想成真。他应征到东海舰队服役,成了一名光荣的人民海军。“我是潜艇兵,曾和队友驾着潜水艇在海底穿行。下海的日子,生活虽然很艰苦,但大家都觉得很开心。”钱国星说,后来因部队需要,他被安排到东海舰队基地司令部当通讯员。

1976年,钱国星退伍返乡。“当时,村里正在‘农业学大寨’,村里安排我当民兵连长、村团支部书记。1983年我当选为村委会主任,后来又任村支书。”钱国星认为,与祖国同龄的一代人,是经受过磨砺的人。当数十年不见的小学同窗紧紧握着彼此的双手,回忆起年轻时的艰辛生活,流露出的并不是委屈、抱怨,而是万丈豪情,他感到由衷的高兴。

“我们从四面八方汇聚一堂,用‘小学同学会’的方式,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真的特别有意义。”说到这儿,钱国星转过身,对着身旁的同学道,“同学们哪,与祖国同龄的我们踏着共和国的步履经历了那么多的风雨雷电,退休了请多保重多相聚,做个快乐的老顽童。”

“我们见证了新中国的成长,也同新中国一起成长。虽然大家有着不同的人生经历,但心中有一个共同的声音:我自豪,我是共和国同龄人!”说起晚年生活,钱国星一脸满足,“3年前村里完成旧村改造,大家都住进了新房。现在村里很漂亮,我的一儿两女也都已成家立业。”

本版文字/摄影 记者 王志坚

来源: 作者: 责任编辑:
关键词: 顽童 小家 大国 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