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华晚报 > 二版 > 正文

他们身边没有爸爸妈妈 他们一样有关爱

付出爱,也会收获爱

参观城市之光展览馆、游玩金东区岭下镇釜章村,市福利院的孩子们这周已提前过起了“六一”。陪在他们身边的除了老师、保育员,还有一群特殊的身影,他们是来自各行业的志愿者。孩子们中有些行动不便,志愿者叔叔阿姨就背着、抱着他们;有些反应稍慢些,志愿者叔叔阿姨就一遍遍慢慢讲给他们听;到吃饭的时候,帮他们小心地一口口喂到嘴里……这样的爱心帮扶,有的志愿者已经坚持了十几年。

一个个志愿者,一场场活动,拼起了孩子们一幅幅笑脸。正所谓“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志愿者们用无私奉献,点亮了福利院孩子的童年。涓涓细流能汇成海,点点善行能拧成绳,希望有更多的市民能加入这只志愿者队伍,让城市文明之花开得更绚烂。

只要我能帮得上忙的,尽管开口

“娅娜阿姨,我会算了,1+1=2。”

“娅娜阿姨,快看快看,我会跳绳了,我跳给你看看。”

“娅娜阿姨,昨天我们去摘果子了,摘了很多呢”……

昨天下午,刚走进教室门,福利院的孩子们就围拢过来,又抱又亲,迫不及待地“汇报”着他们一点一滴的喜悦,这让娅娜有着满满的幸福感。娅娜是乌克兰人,现在嫁在金华了。算起来,今年“六一”是她跟福利院孩子们一起度过的第14个儿童节,在孩子们眼里,这位金发碧眼的外国阿姨跟福利院的老师、教养员们一样亲。

说起跟这群孩子们的特殊缘分,娅娜说那还得回溯到2002年。那会还是浙师大留学生的她,跟几个朋友一起到市福利院看望这里的孩子。“在我们家乡,高中生都会要求参加一些公益活动,回报社会。时间久了,做公益就顺理成章成了生活的一部分。”娅娜说,这个习惯不会因为时间、地点的改变而丢掉。于是,她们自己找到市福利院来,想给这些缺少父母关爱的孩子送去一些温暖。

“那会福利院的条件远不如现在好,我还记得我帮孩子们买的第一件大东西是一台冰柜。”娅娜说,2003年夏天,她到福利院来的时候,想着夏天能吃到冰凉的水果与绿豆汤,会是件幸福的事,于是,马上买了一台冰柜送过来。从那之后,小到零食、玩具、衣服,大到桌椅、教具,只要福利院的孩子有需要,她都会想办法送过来。不仅如此,在福利院的牵线搭桥下,她还承担了部分山区贫困儿童的学习费用。“目前为止,对接了20多个吧,最大的两个已经在读大学了。”娅娜说,孩子们学习上的点滴进步,都会打电话来跟她诉说,听到他们学有所成,是她最幸福的事。

而这几年,在政府的帮扶,社会人士的关照下,福利院的条件越来越好,她觉得自己能做的越来越少。“刚开始还有过失落,后来仔细想想,这其实是件好事。”娅娜笑着说,她仍然有空就会去福利院看看,因为牵挂着那些她熟悉的孩子。而爱总是相互的,前年陪福利院孩子们去杭州博物馆看展的时候,他们看到娅娜的拎包重,都抢着来帮忙。“那会我真的很感动,我自己的孩子都做不到这样。”在她来看,付出爱,也会收获爱。

我只是做了我应该做的

“金苑,你还记得我吗?今天看上去不错呢,能不能站起来走几步,给我看看?”5月30日上午,金华市中心医院儿科主任王凯旋带队,如约来到了市福利院,给孩子们做检查。儿童节前,他总要到福利院例行“报到”,这已是第6年。

“日常生活能自理吗?”“他上次心脏手术做完,恢复得怎么样?”“她的腿一只不好,另外一只通过手术,应该能矫正一些”……医生们一边耐心地检查,一边跟保育医师交流情况。据王凯旋介绍,每年的体检,一方面是给孩子们检查近期的身体状况,另一方面是对前期治疗和恢复情况做个评估,对于一些顽疾或者病变,跟福利院里的医生做个沟通,为下一步康复制订方案。为了不耽误救治,医生们还给福利院孩子开设了“绿色通道”,遇到复杂或者紧急的情况,可以不用挂号,直接送过去。

“我们这里的峰峰,就是王医师抢救回来的。”市福利院副院长金捍华说,送来的时候都快不行了,我们赶紧给王医师打了个电话,就送了过去。据介绍,峰峰是个脑瘫儿,发烧的时候会全身痉挛。送进院的那天,刚好病发,看到孩子全身扭曲,疼痛难忍,福利院的工作人员连忙把他送往医院。接到电话的王凯旋,等在了急诊室的门口,孩子一送到,就马上进行了检查和治疗。

在医院的建议下与帮助下,这几年院内新设了运动治疗室、言语治疗室、理疗室、熏蒸水疗室、感觉统合训练室等功能场所,并采购了如TS6000神经肌肉训练仪、温热电针灸治疗仪等先进的康复仪器,为院内的孤残儿童提供脑瘫康复、培智、听力言语训练、自闭症训练等多项治疗。

就这样,在医生的参与,福利院看护人员的配合下,一些孩子经过康复训练,有了明显好转。他们中的几个“唐宝宝”(患有唐氏综合征的宝宝,医学上成为先天愚形),刚来的时候什么都不会,现在基本能自理,能交流,甚至简单的数学运算都不成问题。

对于这样的帮扶行为,王凯旋说,医生的职责本就是救死扶伤,这些身世可怜的孩子,比起普通孩子,更需要关爱。

总想为孩子们做点什么

这几日,江滨幼儿园的园长诸葛慧珍在忙着准备“六一”义卖的事,她跟幼儿园老师们沟通过了,在义卖活动结束后,用得来的钱买一些小绿植、小盆栽,捐给福利院的孩子们。想要给福利院多添些“绿”,是福利院孩子们近期的心愿。

2011年,红十字会的一次邀约,让她走近了这群福利院的孩子,一晃就已“结对”8年。比起其他志愿者,由于本身从事幼儿教育工作,对于孩童的行为特点、日常习惯、心理变化等方面,诸葛慧珍更能感同身受,换位思考。因此,从第一次接触之后,她不时就会到市福利院来看看,总想为这里的孩子们多做点什么。

从担任志愿者到兼职任教,从到组织户外活动到策划跟幼儿园孩子们一起联欢,她陪着福利院的孩子们摘过草莓,喂过奶牛,踏过青,更了不起的是参加过文艺演出。“那次是去杭州表演一出童话剧,叫《小青虫的梦》,孩子们排练了两个多月,连我都很被他们那种认真劲折服。”诸葛慧珍说,跟正常孩子不同,部分福利院孩子有着一定的身体缺陷,对于舞蹈动作的接受度和记忆能力要弱一些。一个动作可能要练习几十次,上百次,才能像个样子,要记住,更是要无数次地反复练习。“有几个孩子动作做不好,都眼含泪水,我们老师看着不忍心,说算了,他们自己却不肯放弃,咬牙坚持,想要在舞台上展示出自己最好的一面。”

在长期的接触过程中,诸葛慧珍发现,跟普通孩子相比,福利院的孩子们更要强,也更敏感,跟他们沟通需要更多的耐心,更细致的关心。而关心和爱心,能成为打开他们心灵的钥匙。一个叫“歪歪”的聋哑儿童就给她留下了很深的印象。第一次见到时,那个男孩才两岁多,看到陌生人很警惕,攻击性也强。前几次过去,他总是自己躲在角落,走过去想跟他说话,也会突然伸手打过来。后来去的次数多了,跟他在一起聊天,陪他玩的时间长了,他才放下防备,接纳他人的善意。

“后来五六岁的时候,‘歪歪’被人领养走了,看不到了,我一度还有些失落,经常想起他。”诸葛慧珍说,其实每个孩子都是情感细腻的天使,都有爱的需求,也只有发自内心的关爱,才能走进他们,温暖他们。

本报记者 袁丁

来源: 作者: 责任编辑:
关键词: 爸爸 妈妈 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