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华晚报 > 四版 > 正文

3岁孩子为什么分不到征迁补偿款?

律师:村规民约不能逾越法律底线

金东区多湖街道潭头滩村位于市区环城南路边,与江南城区仅一江之隔,潭头滩村拥有本村户口的常住人口为299户共740余人,耕地面积350亩。5年前来自山西的白女士嫁到金华,2015年5月27日将户口迁入金东区多湖街道潭头滩村,2016年10月儿子出生也报上了村里的户口,母子都成为合法登记在册的潭头滩村村民。

孩子分不到征迁补偿款

随着市区建设的推进,近年来多湖街道启动潭头滩等社区的拆迁及土地征收。白女士告诉记者,自己与丈夫陈某系再婚关系,陈某与前妻还有一个孩子,也一直生活在村里。去年村集体给每个村民发放了2.2万元的征迁补偿款,可是自己母子都被排除在外。

潭头滩村就白女士的诉求给出的答复是:按照潭头滩村的村规民约,原离婚方户口未迁出的,村集体只承认其中一方人员的股份分红,具体由该村民自行协商解决。白女士遂对该村规民约提出异议,并向金东区政府提出信访,要求享有合法的村民收益权。

金东区政府信访办在2018年2月11日出具的复查意见认为:潭头滩村未经当事人协商就擅自处置村民有关收益不符合规定。白某及其子系婚后生育并上报户口,按外迁挂靠人员处置显然不妥,多湖街道及村民自治组织应在合理合规并兼顾公平的前提下做出权益分配处置。然而时隔一年多,白某母子要求的相关收益至今没有拿到。根据潭头滩村规定独生子女享有2份股权,白某的婚生子及其同父异母哥哥完全符合村规民约的规定。白女士告诉记者,即便自己是外迁进村的媳妇不能享受村民收益,但合法婚生的孩子怎么可以被剥夺相关收益?何况村里类似的再婚夫妻不止自己,有村民婚后所生孩子也享受了村集体的相应收益,自己的遭遇已经不是单纯村规民约的公正公平问题,而明显是歧视对待了。

近年来,随着各地城镇化进程加快,大量的农村集体土地被征收,村民原有的土地承包经营权、宅基地使用权已衍生为征地补偿分配权、集体经济收益权及其他村民待遇。一些地区通过村规民约、村民大会或村委会决议等方式,限制和剥夺出嫁女、再婚村民等应享有的土地补偿款、拆迁补偿款等集体经济组织收益福利。

村规民约不能抵触政策法规

浙江金奥律师事务所的毛长征律师告诉记者,村规民约是村民会议根据国家法律、法规和政策,结合本村的实际情况,讨论制定的某一方面的行为规范;村规民约主要规定村务管理、经济建设、精神文明建设、执行国家政策和公共关系处理等方面的内容,既涉及村民的权利义务分配,又调整村民生活,维护农村秩序,发挥“令人知事”和“规矩绳墨”的功能。它反映了农村村民自治的内在要求,在发展基层民主、维护基层社会稳定方面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从法律属性上看,村规民约既不是法律,也不全是道德规范,它是村民会议根据国家法律、法规和政策,结合本地实际情况,制定的有关村民自治的规范性文件。它是农村基层社会的自治规则,是民间法的重要组成部分,发挥着“准法规范”的作用。村规民约并不属于正统的国家法律体系,只能归入民间法的体系中,属于私约的一种。但这种私约不同于普通的民间私约,其属性中具有区域公共性,正是这种区域公共属性的存在,导致了政府对其不同寻常的关注,一些村规民约与国家政策法规相抵触,更在操作中增加了人为不公。

《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20条规定:村民会议可以制定和修改村民自治章程、村规民约,并报乡、镇的人民政府备案;村民自治章程、村规民约以及村民会议或者村民代表讨论决定的事项不得与宪法、法律、法规和国家的政策相抵触,不得有侵犯村民的人身权利、民主权利和合法财产权利的内容。可见,村规民约的效力应当来自于两个方面:一是内容合法;二是程序合法,两者必须同时具备。

毛长征告诉记者,潭头滩第四生产队拒不支付集体经济组织收益分配的理由与法无据,其应当承担给付义务。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认定不能以妇女是否婚嫁作为标准,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的确认,一般以是否具有依法登记的集体经济组织所在地常住户口为基本原则,同时结合当事人是否符合计划生育政策,是否承诺放弃有关收益等为认定条件。《中华人民共和国妇女权益保障法》第三十三条第一款规定:“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以妇女未婚、结婚、离婚、丧偶等为由,侵害妇女在农村集体经济组织中的各项权益。”在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未改变户籍性质和退出承包地之前,一般不宜认定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丧失,更不能以已经出嫁、二婚等为由非法剥夺其平等获取集体收益的权利。白某母子享有金东区多湖街道潭头滩村村民同等收益分配待遇,地方政府也做出了原则性的处置意见,该村村委会应该依法将其应得的款项分配,否则白某母子可以提起民事诉讼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本报记者 方令航

来源: 作者: 责任编辑:
关键词: 补偿款 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