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实时播报 > 原创新闻 > 正文

抗战老兵过百岁寿诞 忆峥嵘岁月更惜当下生活

金华新闻客户端6月5日消息 金华日报记者 陈丽媛

“我和我的祖国,一刻也不能分割,无论我走到哪里,都流出一首赞歌……”在志愿者的歌声中,百岁抗战老兵张廷佐的眼眶湿润了。这是他的第100个生日,共青团兰溪市委、金华抗战老兵基金会、金华小脚丫公益基金会、兰溪市义工服务队为老人准备了一场“踏过世纪·穿越百年”生日会。

一开始,老人是不愿意操办的,觉得铺张浪费。后来,听说兰溪的多位抗战老兵都想来为他庆生,张廷佐便不再推拒。他知道,抗战老兵们聚会的时间越来越少了,他们中的很多人都想在有生之年再见见战友,他不想扫大家的兴。

生日宴定在中午,为了照顾老兵,志愿者一户户上门,把他们接到酒店。有的老兵住得远,来一趟要花近1个小时。他们之中的很多人已经忘了很多事,但还记得军礼的姿势,对这次聚会也记得很牢。

陈立国今年96岁,身体硬朗,就是腿不太灵便、耳朵有点背。他的女儿陈燕伟说,爸爸平时很少出门,一直惦记着这个聚会,一天前特意洗了澡,换了身新衣服。当天早上天刚亮,老人就起床洗漱了,他认真地在胸前挂好“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纪念章”,拄着拐杖一次次走到家门外去看志愿者来了没有。上午10点,一大一小两名志愿者到了,成人是兰溪市义工服务队的,帮着陈燕伟把老人扶上车,再将车开到酒店。孩子是义工服务队“小鬼当家实践活动”的参与者,一路上握着老人的手,聊天逗乐。

陈立国走进寿宴现场的时候,等候在此的张廷佐露出了笑容:“我们是黄埔军校的同学,我是15期的,他是17期的。”老人们坐在一起,因为听力下降的原因,他们的语言交流不多,一双双紧握的手,一个个标准的军礼,一张张灿烂的笑脸传递出他们内心的激动。当天,一共有10名抗战老兵赴宴,年龄最大的朱炳云已105岁,最年轻的郎英昌也有91岁了。

这次活动的组织者、兰溪市义工服务队负责人舒淑君当天也很激动,她从2015年开始带着志愿者在兰溪开展寻访抗张老兵的公益项目,她说随着时间的流逝,抗战老兵正在加速离去,这些年,志愿者们不得不面对经常送别老兵的现实。兰溪市健在的抗战老兵还有11人,除1人因身体原因不能到场,其他人都来了。这很可能是他们最后一次也是最完整的一次聚会了。他们面容沧桑却气概尤在,虽然青年时代并非同一军营,却因为共同的保家卫国,抵御外敌的经历,在风烛残年之际成了知交好友。多数老兵年事已高,他们的物质要求不多,但很看重来自国家和社会的认可、尊重。对他们来说,志愿者的慰问、关注是一种心灵慰藉。这场百岁生日宴,对于张廷佐来说,就是这样的认可和慰藉。

张廷佐,1939年毕业于黄埔军校,先后在国军内蒙古额济纳旗陆军电台、四川新津空军11总站无线电区台、双流空军72电台、北平南苑空军十地区司令部等处担任过密电员、通讯员、参谋。解放战争后期,回兰溪老家务农。原本在金华中学读师范的他,希望执起教鞭,不想临近毕业时抗战全面爆发,不得不弃学从戎。

张廷佐和95岁的妻子张苓现住在兰溪市区,两人结婚72年,相濡以沫、夫唱妇随。儿子是留美博士,回国成功创业,女儿也有不错的事业,为两位老人安度晚年提供了物质保障。张廷佐和妻子生活规律,每天一起读报、写字、作诗,互相欣赏、点评,还早饭后、晚饭前,满头银发的两人都要手牵着手下楼遛弯。“儿孙孝敬、爱伴成双,夫复何求?”老人心态乐观,思维依然敏捷。生日宴上,他说自己的心情是“五味杂陈”。“一寸山河一寸血,十万青年十万军”,言犹在耳,当年的抗日将士们大多却已离世。回望在战火和动荡中度过的那些年,老人格外珍惜现在安稳幸福的生活。

当日,张廷佐念起了自己创作的诗歌《我和我的祖国》,忆往昔戎马生涯,颂当下祖国巨变:“老夫今年九十九,世事人情亦参透。我爱我家更爱国,国泰民安福多佑……”老人说现在是太平盛世,他生活幸福,如果说还有什么心愿未了,就是期待祖国早日收复台湾,完成统一大业。

来源: 作者: 责任编辑:黄雪芬
关键词: 寿诞 老兵 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