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实时播报 > 原创新闻 > 正文

硬核老爷爷话高考,他是新中国第一批本科毕业生

提示: 镜头里的老人,看上去很普通,但他有个硬核的身份:新中国第一批本科毕业生。

金华新闻客户端6月8日消息 金报全媒体记者 唐旭昱 文/摄

“我换个帽子,外套也穿起来。”听到记者要拍照,93岁的吴均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往房间走去。

“爷爷没事的,就这样挺好。”记者不想他忙乎。

“要要要的,现在这个衣服不像样子。”

看到打扮一番的爷爷,记者夸道:“很帅哦!”

吴均摆摆手,笑笑说:“老了,跟不上你们年轻人了。”

面对记者的镜头,吴均最后理了理衣领,说:“帽子这么带着,脸拍得到吗?”

记者点点头。

镜头里的老人,看上去很普通,但他有个硬核的身份:新中国第一批本科毕业生。

2019年的高考即将结束。无论在哪个年代,高考对一个有志求学者来说,对一个已接受过完整中学教育的年轻人来说,都不是小事,面临着对前途命运的考虑和抉择。

吴均说:“我们那会的高考,条件可艰苦着呢。”

奔赴上海考试,每天拼命学习

出生于1926年的吴均,是浦江县前吴村人,父母均是农民。

“从小家里就很重视我的学习。小学在浦阳中心小学念的,后来到中山中学读书。”对于过往岁月,吴均记忆犹新、思路清晰。

中学毕业是1942年,碰上了打仗。1944年,吴均和同村的两个青年走路到福建的武夷山,在沦陷区失学失业青年招待所学习了几个月。后来,中国远征军来招兵,我们就加入了这个部队,部队番号是军政部教导第五团。”吴均回忆,后来陆军军官学校招考,他便考了进去。1948年毕业,分配到陆军军官学校第七军官训练班,任少尉见习官。

1950年7月,华东、华北地区各高校联合招生开始报名。报考和考试都只能到省会城市,吴均赶去上海的报名点看了招生简章,符合报考条件。三天后,在报名点领取了准考证。

“我们那会不一样,报名的时候就定了学校和志愿。因为我在学俄文,所以报了大连大学俄文系,那会大连大学就只有医学院、工学院和俄文系。”吴均说。

怎么备考的呢?吴均在上海有熟识的朋友,就去找了对方。朋友住在一栋18层楼的地下,吴均说:“那里是放煤球的,我去看了下,挺好,就住下了。”备考那会,吴均的钱都是家里寄给他的。每天拼命学习,午饭常常是小摊上的一碗青菜猪油炒饭。

备考的内容,以《升学指导》为主。吴均告诉记者,那时有《小学升学指导》《初中升学指导》《高中升学指导》《大学升学指导》,涉及物理、化学、地理、语文、数学、英语等,“路边摊上都是这类书,一本本放在垫着油布的地上”。

考试汗流浃背,录取名单在报纸上刊发

吴均是文科生,高考考语文、数学、外语、政治,还要考物理、化学、生物(三门一张卷子),历史和地理。其中外语分俄语和英语,吴均自然选择的是俄语。吴均还记得语文作文题目,是“怎样展开我们的新学习”。

试卷是在考生进场前,就密封放好在座位上了。而考生答完题交卷时,必须要将粘在卷面上的名字条撕掉。

“7月17日、18日、19日,要考3天呐。”吴均感慨道,那是最热的时候,“我被安排在上海市四川北路市北中学大礼堂内考试,考试的人太多了,教室不够坐。礼堂里,5个人一排,支起的长条板也就正好放一张16开的纸”。

考生的头顶有电风扇吹着,但还是热,一个个汗流浃背的,广播里就喊:“考生们,你们要坚持,要考完,不要弃考。”但,还是有弃考的。

卷子的题目,吴均基本想不起来了,“但我记得当时考得比较顺利,一边答题一边想着俄文学对了,升学指导买对了,特别是历史和地理题,基本都在升学指导书里见过”。

1950年8月10日,上海当时的四大报纸——《解放日报》《新闻日报》《大公报》《文汇报》刊登了两大地区各校的笔试合格者名单。吴均介绍:“那天报纸都涨价了。”

之后,吴均通过了体检,正式被录取。随即,收到了录取通知书和印有大连大学的行李标签。

坐火车去大连,大学生活丰富多彩

8月20日下午5时,吴均坐上了火车。吴均回忆,一整个下午,月台上人来人往,摩肩擦踵,送行的人也很多。车厢的炎热和外面差不多。

这趟专列从上海到沈阳。中途,火车抵达南京,停了2个小时,之后被推上渡船。“一共12节车厢,4个车厢为一段,最前和最后两段车厢的人能看到长江。”

后来“下了”渡船的火车开到山海关,停了30分钟。“这30分钟可忙了,大家排长队换钱。”吴均回忆地有些兴奋,把人民银行的钱换成东北银行的,1万元(相当于现在的1元)换9500元。

8月23日晚上11时,终于抵达沈阳,“冷得很,大家把毛衣都拿出来了”。

在沈阳车站待到24日,从上海出发一个列车上来的人分成三路,一部分去长春方向,一部分留在沈阳,还有一部分去大连。

站在大连大学的校园内,吴均觉得自己太幸运了,“一个农家子弟走进了新中国大学之门,将来毕业后为新中国服务,这是多么骄傲和高兴的事。有很多认识的人,都用羡慕的眼光看我”。

大学生活丰富多彩。1950年,建国一周年时,举行了大型庆祝活动,吴均说:“每人发了一套新衣服,中午吃两个馒头两块熏鱼,在会场庆祝一天。”

1952年,全国院系调整,吴均从大连大学转到了东北师范大学,那里课程和活动就更多了。1953年7月,吴均提前大学毕业,成为新中国第一批本科毕业生,分配到了河北保定教书。吴均说:“那会,我们毕业可吃香了。”

1971年,吴均调回浦江教书。

一直以来,吴均很感恩,“我们上大学,国家不但免收学费,还给每人每月18元(按现在的价值)的生活费,其中9元是伙食费”。吴均还记得,他在1951年的一份报纸上看到过一则消息,说当年全国大学有在校生十七万多。

来源:金报全媒体 作者:唐旭昱 责任编辑:徐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