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华日报 > 四版 > 正文

城市垃圾分类, 市民准备好了吗?

记者 楼盼 李根荣 文/摄

在我市,农村垃圾分类工作起步较早做得较好,已成为一张“金名片”。相对而言,城市垃圾分类起步要晚一些,做起来也更难一些。连日来,记者走访了市区多个小区,发现部分市民垃圾分类的意识尚未养成。

垃圾分类主要靠保洁人员

6月6日,在欧景名城小区东门,有4个颜色不一的垃圾桶,分别贴着“其他垃圾、厨余垃圾、有害垃圾、可回收垃圾”的标签。打开垃圾桶,里面的垃圾却不一定与标签对应,比如“有害垃圾”桶内放着可回收的塑料瓶,不可回收的垃圾丢进了“厨余垃圾”桶。

“主动分类的居民大约占一半吧。”新光物业保洁主管唐炳发说,由于居民垃圾分类不到位,物业公司就安排保洁人员定人定时承担起垃圾分类工作。每天上午9—10时和下班前,保洁人员会将垃圾桶内的垃圾进行清理、分类。物业公司主管不定期抽查,垃圾分类做得好,考核分+5分;做得不好的,考核分扣1分。

保洁员梅珠花负责两幢楼的保洁卫生工作。“能卖钱的,我就把它收起来,卖给废品收购站。有害垃圾比较少,一般收集后定期通知社区来处理。我平时主要工作是把厨余垃圾和其他垃圾分开。”梅珠花说。

物业公司难承受分类成本

在金华奥林匹克花园小区,不仅存在垃圾与桶“牛头不对马嘴”的情况,记者还看到多袋垃圾斜靠在垃圾桶边。

物业负责人刘德基表示,小区居民能在家里对垃圾进行分类的少之又少。那么,为何物业不定人定时对垃圾进行分类?刘德基说,金奥小区物业费仅0.6元/平方米,且收缴率很低,就连员工发工资都成问题。平时看到市民垃圾不分类,只能进行劝导,实在没有余力承担垃圾分类的成本。

“原先垃圾桶都是政府部门提供的,使用过程中损坏了不少。去年我们自己买了50多只桶。”刘德基认为,要把城市垃圾分类工作做实,政府在加大宣传力度的同时,还要加大资金投入,仅靠物业公司很难做好。

环卫车辆分类运送处置垃圾

“我们把垃圾分好,可环卫车辆却把垃圾混装运走,这不是白搭了吗?”针对一些市民的疑问,记者专门跟着一辆环卫三轮车一探究竟。这辆三轮车来到金艺路垃圾中转站,卸下来的垃圾均为不可回收垃圾。

“这些不可回收垃圾运到中转站,然后再运往垃圾填埋场或热电厂。”环卫工人周九玉说,他负责寺前皇社区的垃圾清运,每天凌晨3时装车,到中午11时要运送5次。小区里的垃圾大都经过分类,每种垃圾都由不同的垃圾运输车进行清运。比如,厨余垃圾运到金华市餐厨废弃物处置中心处置;建筑垃圾运到中天城建绿色再生资源公司回收利用。

“小区垃圾有人分类,那路边垃圾桶的垃圾呢?”记者问。“环卫工人会进行简单分类,可回收利用的,肯定分得比较仔细。不可回收的,可能分类不会那么细致。”周九玉说。

金东成“领头雁”各区迅速跟进

金东区的垃圾分类工作一直走在全市前列。自2017年开始,在全面总结农村生活垃圾分类经验基础上,该区又探索了城市垃圾分类“两定六分”法。所谓“两定”,即指垃圾定时定点投放;“六分”,即将垃圾分为可回收垃圾、有害垃圾、厨余垃圾、其他垃圾、大件垃圾和建筑垃圾六类。

分类投放后,各类垃圾都有了各自的去处,如厨余垃圾被拉往再生资源利用中心,其他垃圾被拉往焚烧厂。截至今年3月底,金东已实现城市垃圾分类小区(社区)全覆盖,通过垃圾“分类投放、分类收集、分类清运、分类处置”,真正实现“闭环运行、无害化处理、资源化利用”。

“金东是城市垃圾分类工作的‘领头雁’,我们积极向他们看齐。”婺城区城管办相关负责人介绍,截至目前,该区城市垃圾分类收集覆盖面已达80.3%。其中,凤凰家园小区、绿城御园小区和东方巴黎小区完成省级高标准垃圾分类示范小区创建工作,新和苑小区完成市级“定时定点”分类投放小区创建工作。

“从婺城城市垃圾分类的实践来看,当前还存在扩大分类覆盖面难度大、资金保障不足等问题。”婺城区城管办相关负责人表示,根据今年工作要求,要将国有企业、个体工商户纳入垃圾分类工作覆盖面,成为当下面临的最严峻考验。同时,引进第三方专业企业开展垃圾分类服务工作需要大量资金,目前财政仅允许在试点小区范围开展相关工作,尚未全面铺开推广。

金华开发区相关负责人表示,去年该区投入垃圾分类专项资金1035.2万元,采购室内外分类垃圾桶11.7万只、分类垃圾袋3892.5万只。目前,金华开发区使用9辆垃圾分类运输车,对15个单位,13个小区开展定时、定点垃圾分类清运,每日清运垃圾约30吨。在此基础上,开发区还将生活垃圾分类工作纳入年度工作目标和生态市建设考核,及时发现问题、解决问题。“我们将继续深化城区生活垃圾分类工作,加快建立分类投放、分类收集、分类运输、分类处理的垃圾处理系统,分阶段稳步推进城区生活垃圾分类工作。”该负责人表示,金华开发区将控制辖区内生活垃圾增长量,促进资源再生利用,力争在2020年实现生活垃圾总量零增长。

来源: 作者: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