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华日报 > 四版 > 正文

三类未成年人刑事犯罪问题突出

市检察院发布刑事检察白皮书

6月10日,市检察院发布检察白皮书——《留守、困境、流浪未成年人刑事犯罪案件研究》。白皮书对近年来办理的留守、困境、流浪未成年人犯罪案件进行分析,剖析了2017年以来留守、困境、流浪未成年人刑事犯罪案件基本情况、案件特点,发生原因及相应的对策与建议。

记者 张黎明/文 傅军杰/图

犯罪类型以侵财类为主

白皮书指出,我市留守、困境、流浪未成年人刑事犯罪问题较为突出。

数据显示,2017年1月—2018年8月,全市检察机关共受理涉及未成年人刑事犯罪案件人数1846人,其中留守、困境、流浪未成年人刑事犯罪案件人数859人,占比46.5%。犯罪类型主要包括盗窃、抢夺、抢劫、寻衅滋事、聚众斗殴、诈骗、卖淫、吸毒等。

贵州少年熊某2018年跟随父母来到东阳。同年5月12日,熊某到朋友所在员工宿舍玩时,发现有一只手机搁在桌上充电,遂起意偷走手机。随后几天里,熊某多次以同样手段,在该宿舍多个房间偷得5个手机,并将手机销赃。同月18日下午,公安机关以熊某涉嫌盗窃罪将其刑事拘留。

白皮书显示,2017年1月—2018年8月,全市共受理留守、困境、流浪未成年人“两抢一盗”类案件人数485人,占比56.5%。留守、困境、流浪未成年人家庭经济条件普遍较差,自身又缺乏谋生手段,其违法犯罪的主要目的是侵财,所以主要实施盗窃、抢夺、抢劫等侵财类犯罪。其中,又以盗窃犯罪所占比重最大,共受理434人,占两抢一盗类案件的89.5%。

犯罪多样化成治安隐患

2018年1月12日,李某等人涉嫌组织未成年人卖淫案被移送永康市检察院审查起诉。该案13名被告人中有未成年人4名,14名卖淫女中有未成年人13名。2017年1月—2018年8月,全市共受理留守、困境、流浪未成年人涉黄涉毒类案件人数31人,占3.6%。

白皮书指出,留守、困境、流浪未成年人刑事犯罪类型呈多样化,极易滋生殴斗类犯罪,成为一大治安隐患。2017年1月—2018年8月,全市共受理留守、困境、流浪未成年人寻衅滋事、聚众斗殴、故意杀人案件人数204人,占23.7%。因无人监管,整天无所事事,一些未成年人为了所谓的“兄弟义气”,帮助其两肋插刀,极易发生寻衅滋事、聚众斗殴犯。如杨某、师某等人聚众斗殴一案中,师某与杨某因在网络聊天发生争吵,双方即约定进行斗殴,殴打过程中杨某一方被打伤。一个月后,怀恨在心的杨某再次纠集了10余人对师某等人进行殴打,最终两败俱伤。

在日渐多发的网络诈犯罪中,未成年人也深陷其中。2017年1月—2018年8月,全市共受理留守、困境、流浪未成年人诈骗类案件人数65人,其中网络诈骗46人,占比70.8%。例如在 “蛾苓丸”保健品网络诈骗案中,嫌疑人以免费赠送书籍为名,利用客户登记的个人信息,寻找老年人患者,电话推荐“蛾苓丸”等假药。致使全国近53万人被骗,涉案金额高达2亿余元。涉案嫌疑人170余人,其中有很大一部分是未成年人受引诱参与诈骗犯罪行为。

有生理心理多方面原因

市检察院公诉二部主任冯丹说,留守、困境、流浪未成年人犯罪问题突出的原因,有生理、心理等因素。

分析生理因素,一部分处于青春期的青少年,自尊心强,好奇心重,控制力差,法律意识淡薄,行为上喜欢模仿并且追求与众不同,叛逆心重。

分析心理因素,由于缺少父母的监管,内心缺乏安全感,更有甚者物质与精神双重严重缺失。

值得警惕的是,未成年人犯罪未达犯罪数额,未达犯罪年龄,未达犯罪次数,公安机关都以治安处罚为主,导致留守、困境、流浪未成年人肆无忌惮,反复作案情况突出。如在审查办理的王某盗窃案中,王某采用爬窗、撬锁等方式入户盗窃,被公安机关抓获后,因未满16周岁,不能追究刑事责任,只能对其进行口头教育并给予行政处罚。但王某利用此“优势”,长期组织老乡组团盗窃,已是团伙骨干成员,其指纹比对中盗窃现场有60余起。类似王某这样多次实施违法犯罪活动的未成年人数量在逐渐上升,亟须引起重视。

宽严相济开展多维帮教

白皮书指出,留守、困境、流浪未成年人违法犯罪问题将是较长一个时期社会基层治理中需要重点关注的问题。预防和减少此类违法犯罪,需要全社会共同参与。

白皮书建议,由相关部门牵头,协调团委、妇联、关工委、公安、检察、法院、教育、民政等部门,建立跨部门协作的帮教机制。一是对接司法机关、社区街道及未成年人保护组织,在社区、街道成立帮教中心。二是联合专业性社会公益组织及志愿者,经常性地开展法治宣传教育,帮助其健全人格,健康心理;三是对接团委、关工委、民政等部门,申请专项经费,通过政府购买服务形式,引入青少年事务社工专业力量参与帮教工作,引导他们通过正常劳动途径获取报酬。

同时,贯彻宽严相济刑事政策。对犯罪情节较轻的初犯、偶犯、过失犯等,应给予更多的教育关怀,在生活上给予一定的帮扶救济。对恶性较大、多次违法,但未达刑事责任年龄的留守、困境、流浪未成年人应予以管控矫治,通过家庭、学校、社区三方共同努力开展跟踪帮教矫治。对长期教唆、胁迫未成年人犯罪的留守、困境、流浪未成年人要依法从严打击,发挥法律的震慑、惩戒作用。

此外,要加强教育体系建设。从义务教育等政策出发,强制弃学、辍学的未成年人重返校园,落实学校监管责任。将法律课程作为基础教育课程,让所有学生都知法懂法守法,受到侵害时也能更好地用法律手段保护自己。

加强社会治安综合治理。深入开展治安隐患重点排查整治留守、困境、流浪未成年人聚居地周边治安综合治理工作。切实加强对网吧、游戏室、歌舞厅、台球室等娱乐场所和重点行业的严管严控;以及对出租房、建筑工地等农民工聚居地的巡防整治,净化未成年人成长环境。

来源: 作者: 责任编辑:
关键词: 未成年人 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