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华晚报 > 四版 > 正文

继承与发展 小物件里藏“洞天”

鼻烟壶 :传统手工艺人的一段“匠心”史

开始是为了使用携带方便,但到后期逐渐鉴赏把玩居上,用途反倒位居其次,这样的物件在藏界,莫属鼻烟壶了。

明末烟草从国外输入始,用于装鼻烟的鼻烟壶,这个舶来品只不过是个普通的玻璃器皿,但到了有着“艺术大国”之称的中国,经艺人们的精湛技艺,鼻烟壶这个大不盈掌的小小容器,有了让世人亮瞎了眼的华丽转身。如今,时过境迁,鼻烟更多地被卷烟代替,而那些历史上遗留下的鼻烟壶,更成了藏家们喜爱的把玩之物。

小物件里有“洞天”

“鼻烟壶在清代初期以玻璃瓶的最为时尚。”说起鼻烟壶,市区藏友老李有一套自己的研究心得,他认为之所以流行初期人们喜欢玻璃瓶,与“舶来品”不无关系——国外输入始就是玻璃瓶。玻璃瓶与当时日常用的竹、木、瓷、金属等材质做的小瓶小罐而言,是个新鲜的事物,这装鼻烟的小容器与鼻烟一样,非普通寻常人家能用得了的。

不能不感叹中国工匠的能力与手艺,随着鼻烟的流行与普遍化,透明的玻璃瓶很快就满足不了达官贵人的心理需求,于是传统手工艺的各种材质,在艺人们的巧手下与鼻烟壶结下了不解之缘,贵胄商贾为之一掷千金,贵重材料的加入及在刻雕品鉴等韵味上,透明玻璃瓶是根本不能比拟的。“到了清中叶后,则开始风行玉瓶、珠瓶等料器瓶,至晚清又盛行瓷瓶烧料瓶”。

“内画鼻烟壶出现于嘉庆末年道光初期,这又是中国工匠的杰作。” 老李说,这解决了透明玻璃瓶缺少美感的问题,还在传统书画的基础加上了微缩手法,这一变身让世人皆惊,特别是为解决玻璃瓶表面过于光滑容易掉色的问题,成就了一门手工艺项目——内画。如今,这一鼻烟壶内画工艺成为中国传统手工艺之一,被列入国家首批非物质文化遗产,荣获联和国教科文组织“杰出手工艺品徽章”认证。

源于实用美于艺术

很难想象,一件简单的舶来品容器,到了中国几经变身,成为集中国工艺美术之大成的袖珍艺术代表。

老李说,仅“内画”在鼻烟壶的工艺发展中,就形成了京派、鲁派、冀派等流派。所谓“内画”,就是在壶内作画,艺人用小竹签弯成钩、绑上狼毫,伸到壶内,在玻璃等透明材质的瓶内作画,如山水人物、花鸟草虫,书写正、草、隶、篆等各种字体的诗词文章等,成为诗书画并茂的艺术精品。鼻烟壶瓶口不过一粒黄豆大小,且从壶的外表看要成正面图像,所以画时一律要反面落笔,技术难度可想而知。

据介绍,现今国外一些艺术馆、博物馆都陈列有不少国内清代鼻烟壶内画名家的作品,其间不乏当时为国外皇室、贵族特制的肖像内画鼻烟壶。这充分体现了古代中国劳动人民的卓越才能和艺术创造力,也代表着中国工匠高超技艺水平和不朽的艺术价值。

老李认为,鼻烟壶虽属于收藏杂项中的一个小门类,但它融合了中国古代的多种艺术形式,将玉石、珐琅、水晶、玛瑙、瓷、料甚至最普通的果核、竹木根茎等与绘画、书法艺术结合起来,器型之繁多、工艺之博杂,可以说在古玩中没有哪一门类能单独和鼻烟壶相匹敌的。

壶小“乾坤”大

“仅以始于清代康熙年间的瓷制鼻烟壶为例,在发展过程中,一个单独个体却全面体现了当时整个清代瓷器的烧制发展历程。”老李说,从瓷制鼻烟壶的发展中,可以看到青花、青花釉里红、粉彩、五彩、斗彩、墨彩、古铜彩、珐琅彩、色釉描金等品种,而这已俨然是一段瓷器的发展史。

“每一件有每一件的精彩、每一个有每一个的故事。”老李说,如今,时代变迁,鼻烟更多地被卷烟代替,而那些历史上遗留下的鼻烟壶,成了藏家们的把玩之物,也成了研究绘画、书法、烧瓷、雕刻、漆艺、套料、镶金银、嵌螺钿、贴黄等艺术工艺发展及历史文化很好的实物佐证。可以说,鼻烟壶的工艺历史就是一部中国艺术工匠们继承与发展的“匠心”史。

本报记者 戴玮成 文/摄

来源: 作者: 责任编辑:
关键词: 洞天 物件 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