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实时播报 > 原创新闻 > 正文

陈三富:从“新三届”大学生到 “金华非遗”守望人

提示: 即使年届70,共和国同龄人陈三富每天过得依然十分忙碌。几年前,他从金华市五届人大常委会副主任任上退休,目前是金华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协会会长。

f13154b5-d593-4035-b240-464da3ca8538

金华新闻网6月28日消息  金华晚报记者  倪国栋 

即使年届70,共和国同龄人陈三富每天过得依然十分忙碌。几年前,他从金华市五届人大常委会副主任任上退休,目前是金华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协会会长。

婺州窑、婺剧、剪纸、金西美食……这些曾经面临困境的传统金华味道,是如何一步步成为如今“香饽饽”、“金招牌”的?未来如何更好融入社会、融入年轻人生活圈,焕发新的生机?这位老人参与其中,描摹未来,如青年人般充满热情。

“去年,协会和浙师大文化与创意传播学院、金职院美术设计学院、金华一职高实施战略合作,共同创建‘金华市非遗融合发展促进中心’。”谈起正在忙碌的事业,陈三富兴致勃勃,该中心目前已开展了多场有意义的活动,接下来正准备举办“非遗衍生品创意设计大赛”。

“这不只是一次简单的校企融合、文旅融合。我们希望,借此能扛起‘非遗融合发展’大旗,不断促进非遗与现代生活的融合,让金华的非遗保护传承发展再上一个台阶。”他说。

趁老人“档期”稍空,记者好不容易约到采访,他很用心,提早索要了采访提纲。“我们是新中国的同龄人,可以说是与共和国同呼吸共奋斗的一代人。”回首过往,他充满深情和感慨。

的确,70年在历史长河中只是一瞬间,但在人生的历程中却是漫长的,陈三富深有感触的说:“个人的成长、奉献何尝不是融入新中国发展过程中。”

“高考恢复了!我太高兴了!”

“我认为这70年中有两件事对我人生影响最大、感触最深,事实上,这两件事对我们国家发展的意义也最深刻。”陈三富说,其中一件事,就是1977年恢复高考。

他出生于农村,兄弟姐妹中他最小,父母从小重视孩子教育,大家都是通过刻苦学习走上了工作岗位的。60年代中期,正当少年的陈三富在金华一中读书,当时金华一中(蒋堂)高考升学率是全国闻名的,学校抓教学抓的非常紧,但也非常重视劳动,每个班都有几亩地,种粮,种菜,种水果,还养猪,这种教育给人影响是终身的。

1966年,高考被丢进“垃圾堆”,“老三届”毕业生多数上山下乡当知青,陈三富也由此回乡当起农民,和农民一起生产、生活,接受了最为淳朴的教育。六年后他来金华城里当了一名初中代课教师。

“十年没有高考,意味着整整十年的人才断层,蹒跚起步的国家百业待兴,太需要人才了!”人才紧缺到什么程度?他回忆,70年代优秀教师紧缺,小学文化的人教小学甚至教初中,虽然荒谬但是常见。

1977年,高考要恢复的消息传来,等待十多年的人为此欢呼雀跃,“恢复高考了!我太高兴了!”陈三富说当时有两道独特的风景线: “千军万马过独木桥”,全国数千万考生争夺20余万大学名额; “父母与子女同试场、同学堂”。在陈三富的大学班级中,年纪最大与最小的相差就达到了二十多岁。

“如今我们国家每年大学要招八九百万大学生,是当时高考政策的延续和扩大,它对我国经济社会的发展产生的作用,对多元人才方阵的建设,怎么褒美都不为过。”陈三富说。

“知识变得受尊重,影响深远。”

第二件事就是1978年全国科技大会的召开,首次提出“科学技术是生产力”,这被称为中国“科学的春天”,这是中国科学史上空前的盛会,标志着我国开始让知识变得受尊重。“我是读物理、教物理的,我认为先进发达国家与贫穷落后国家最大差别就在科学技术上,国家要强起来,科技、人才必不可少。”非常值得一提的是,华为创始人任正非就是1978年全国科技大会的代表。

“目前美国封杀华为,而华为不惧怕,自信而有底气,关键是华为站在5G科技制高点上。任总对‘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的理解比一般人要深刻。”陈三富说。

大学毕业后,陈三富当了一名物理教师,几年后担任小市教研中心组的组长,并参加省教研室有关教辅资料的编写工作。他所教学生参加竞赛及升学考试成绩都不错,深得学生、家长及学校领导的认可,教研论文、教学仪器研制也多次获的省部级奖项。

当时,教师佩戴红底校徽,学生佩戴白底校徽,走在大街上,陈三富常常为四周投射来的目光自豪,“社会上尊师重教的意识日益浓厚,人们都尊敬老师。”

他对学生教育非常认真负责,义务给孩子辅导后留孩子在家吃饭是常事,师生之间就像家人一样。30多年来,他的不少学生毕业、成家后,还会自发来老人家聚餐团圆,甚至带着配偶、孩子,他们自己动手做菜洗碗,虽然把屋子挤得满满当当,但也因此让陈三富觉得温暖、其乐融融。“25年的教师生涯,是我的终身财富”,陈三富说。

这些“金华故事”里有他的身影

“历史机遇让我走向从政之路,我是党组织精心培养的一名党外干部。”陈三富始终记得党和组织对自己的培养和关怀。1989年,被市教委任命为学校教务主任后,他被列为党外干部的培养对象,之后,多次送市委党校、省委党校学习。再之后,被提拔为校长助理、副校长、副区长,被安排为省、市政协委员,省、市人大代表。2001年调至市人大工作,直至2013年退休。主要从事教科文卫方面的工作。

“在人大工作十多年中,有许多事还是值得回味的。”陈三富说,随着经济建设的快速发展,国家富起来了,人民也富起来了,但由此带来许多环境问题。金华最典型的是水污染扣大气污染的加剧。“四届、五届的人大领导非常重视这个问题”陈三富说,他和同事们积极呼吁“保护母亲河”,“建立和保护生活用水涵养区(沙畈水源保护区)”,“整治北山水泥厂”等。当时,农村里的污染严重,农村居民饮用水安全形势非常严峻,为此他领衔撰写了“关于确保农村居民饮用水安全”等建议案,不仅荣获当年优秀建议案,其中“城乡一体化供水方案”建议案被政府采纳。这些事,媒体也积极跟进,对遏制当时环境进一步恶化起到良好的作用。当然最近几年全省的五水共治,其力度和作用更大,进一步促进了环境的根本性好转。

2001年陈三富时任市人大教科文卫主任,鉴于当时经济发展中,文物的人为破坏现象突出,许多古建筑,古遗址,古桥梁等被破坏,常委会研究要作一个“加强文物保护工作的决定”。教科文卫积极行动,认真学习相关法律法规,深入开展调查研究。“决定”作出后,对我市的文物保护工作及后来我市再次审报“国家历史文化名城”都起到良好的作用。

2005年,陈三富任五届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分管教科文文卫工作,考虑到当时我市许多非遗项目面临保护困境,他在主任会议上提出,希望人大常委会能作一个《关于加强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决定》,这样就可以让我市的文化遗产保护形成一个完整体系,也让我市丰富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得到有效保护。市人大常委会主要领导非常重视,把《决定》列入年度主要工作。

后来证明了这一举措的正确性,当时我国非遗保护法、省非遗保护条例均未出台,金华的工作走在了前列,其举措得到省人大、省政府有关领导的肯定和表扬。有效地推动了我市的非遗保护工作。如今,我市已有国家级非遗项目32项,省级116项,市级413项,非遗文化项目都有了传承人,列入保护序列。许多工作走在了全省前列。

“金华素有小邹鲁之称,文化底蕴非常深厚,我们要把老祖宗留给我们的宝贵的文化遗产保护好,传承好,发展好,我们还有好多事要做,最近我们准备与金华市素质教育中心,实施战略合作,共建‘非遗进校园促进中心,开展一些有意义的活动,让青少年爱上非遗,也推动青少年素质的提升。我是一个长期从事教育文化工作的同志,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陈三富说。

来源:金华日报 作者:倪国栋 责任编辑:黄晓茹
关键词: 金华 大学生 陈三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