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华日报 > 三版 > 正文

农村生活垃圾“各就各位”且看“东阳智慧”

通过全过程监管、大数据分析、精细化管理,实现垃圾减量化、资源化、无害化——

记者 杜晓萍

编者按:

6月底,东阳举行“十美村”创建暨垃圾分类工作现场推进会,对这两项重点工作进行再部署、再落实。据悉,自2015年开展农村生活垃圾分类减量化处理以来,东阳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各镇(乡、街道)全力推进,农村生活垃圾分类处理设施基本配备到位,工作机制逐步完善。

在此基础上,东阳探索建立“考垃”App智能化管理系统,建设可回收再生资源体系和长效管理体系等,全过程监管、大数据分析、精细化管理,实现垃圾减量化、资源化、无害化(简称“三化”)。去年,东阳被评为全省农村生活垃圾分类处理工作优胜市。

在垃圾分类工作中,每一个人、每一个环节都很重要。今天,本报选取一个人、一个村、一个镇,看看农村生活垃圾分类攻坚战里的“东阳智慧”,看看垃圾分类给东阳农村带来了哪些变化。

尽心“管垃圾”4年

督查员获评优秀党员

今年,画水镇陆秀村菱角自然村党员陈秀珍被评为画水镇优秀党员,在该镇纪念中国共产党成立98周年大会上,她介绍了2015年以来担任垃圾分类督查员的心路历程。“一开始,很多人说我傻,其实我也不甘心‘管垃圾’,但我想,既然做了就要做好,绝不应付了事。”陈秀珍今年60岁,声音有些沙哑,她为了宣传垃圾分类说太多话,声带动了两次手术。

自从当上督查员,陈秀珍几乎每天全副武装,戴上口罩和手套,拿着火钳,晚上还要带上手电筒,查看村民的垃圾桶。有人投来异样眼光,有人不愿配合,陈秀珍尽管感到心酸、委屈,但始终尽职尽责。她不厌其烦地向村民宣传垃圾如何分类、分类有什么好处。看到垃圾桶太脏,陈秀珍甚至会帮农户清洗。她有几本厚厚的笔记本,记录着多年来的督查情况,今天谁家分得好、谁家分得不够好,一个月下来,每一户分类情况都总结得十分详细。

陈秀珍知道,做好垃圾分类工作不能单打独斗,而要和村民搞好关系,特别是负责家务事的妇女,并且不能一查了之,要多交流、多沟通。2017年的一天,她偶然间发现,村里几户关系较好的农户建了一个微信群,二十几个人经常在群里聊天,于是她想办法加入其中。

“姐妹们,中午好,大家坚持参与垃圾分类,谢谢你们,你们辛苦了,希望大家再接再厉。下面的照片是今天巡查拍的……”陈秀珍经常在群里发照片,从分得好与不够好、垃圾桶干净与不干净几类情况中挑选“典型”,标上拍摄时间和户主的名字,但不作评论。一段时间后,她发现,群里部分农户分类情况有所改善,垃圾桶也变干净了。

“这个办法管用!”于是,一拉十、十拉百,陈秀珍动员更多农户加入微信群。去年,她邀请陆秀村党支部书记陆国兴当群主。如今,菱角200多户农户都已入群,陈秀珍的开场白从“姐妹们”变为“兄弟姐妹们”,农户们在群里比学赶超,陈秀珍不必再全副武装去督查。

据了解,菱角原先是个深受废塑污染困扰的脏乱村,去年已被评为东阳市“十美村”。在陈秀珍看来,这只能代表垃圾分类工作取得一定进展。接下来,她计划组织村民开展垃圾分类趣味活动,进一步宣传该项工作,调动村民的自觉性与积极性。

“考垃”App事半功倍

助枫树下跻身“十美村”

“你们枫树下怎么变得这么好啦,连角落里都干干净净。”前几天,六石街道枫树下自然村村民吕茂仙遇上熟人,听到熟人夸自己的村子,心里乐呵呵的,“现在我们都很自觉,不乱扔垃圾,也习惯了垃圾分类”。

6月下旬,东阳对2019年度46个秀美村进行考核评选,枫树下获评“十美村”。垃圾分类是美丽乡村建设的前提和基础,是“十美村”的一项重要评选指标。据了解,枫树下实行垃圾分类已有6年时间,去年下半年起,该村用上“考垃”App。

“有了这个App,工作效率高了很多。”枫树下垃圾分类督查员蒋献萍说,该村垃圾分类近一年来的成效,比前几年加起来都好。去年6月,枫树下为每一户农户发放垃圾桶、制作二维码。当时,蒋献萍告诉他们,垃圾分得好有奖励,大家都表示怀疑。

原来,垃圾分类分得好,村民可以获得积分,完全分类20分,基本分类10分,基本不分类0分,完全不分类扣10分。村民也可每天自查一次,拍照经后台审核合格的得10分。出售可回收垃圾也能赚积分。积分可当钱用,100个积分抵1元。

枫树下已兑换两次积分,兑换商品有盐、肥皂、洗洁精、小麦粉等。“他怎么能换5包盐,我只有1包。”“说明你分得不够好,分好了下次你也能换5包盐。”蒋献萍说,村民拿到实实在在的物品后,知道奖励不是空头支票,垃圾分类的意识越来越强,自己也越来越受欢迎。

蒋献萍一周检查约100户农户的分类情况,时间相隔长一点,农户就开始记挂她。连村里90多岁的老奶奶都十分关心垃圾分类,一看到蒋献萍就问:“分得对不对?”

村民的自觉性也大大提高,因为蒋献萍只要打开“考垃”App对着垃圾桶一拍,垃圾分得好不好一目了然。枫树下还设置了一个“红黄榜”,每月评出垃圾分类先进户、后进户各5~10户,在村公示栏以照片形式公布。

据了解,“考垃”App后台通过对数据逐项量化分析,可形成农户奖励积分排名、党员联系农户成效排名、镇村工作排名等信息。目前,东阳“考垃”App注册用户超16.5万户,933个自然村开始运行该软件,占总数的86%,今年将覆盖90%以上行政村。

湖溪镇先行先试

以“互联网+”促“三化”

“考垃”App最初是从湖溪镇“走”出来的。2017年7月,湖溪率先启动农村生活垃圾“三化”处理试点。该镇积极探索智能化管理模式,研发了“考垃”App管理系统,通过“互联网+”构建了从源头分类、收集处理到资源回收的完整运行体系。

垃圾“三化”处理是一项繁杂的工作。农户把垃圾初次分成会烂、不会烂后,村保洁员要进行二次分类,将不会烂的分成好卖、不好卖。湖溪创新建立智能化、社会化、规范化垃圾分类处理模式,引入第三方专业公司,对会烂的垃圾进行机器堆肥处理,好卖的由可再生资源公司回收,不好卖的经过低温热解后转运至东阳市垃圾填埋场统一填埋。该镇设有一个大型分拣中心、一批回收网点,可为农户提供预约上门回收服务,实现再生资源回收利用最大化。

社会化运行实现了“管干分离”,湖溪抓牢督查、审核、清运、处理等重点环节,分别建立审核制度和奖惩办法,利用“考垃”系统进行大数据分析和全过程监管,确保每个环节可查可控。该镇每周对督查员进行考核,每季开展“十佳”评选,每月对第三方清运回收公司进行考核,对未清运的点扣100元/次,不合格的扣50元/次。今年以来,该镇督查员共检查129.6万户次,分类良好率96.7%;镇管理员发现并整改问题263件次;第三方清运6000余点次,清运合格率94%,扣除清运费3.31万元。

以上这些流程和数据,都记录在“考垃”系统里。“考垃”App有农户、保洁员、垃圾清运人员等15个角色终端,后台通过分析各终端上传的数据,可精确找出农户每天是否垃圾分类、村保洁员每天是否到户收运、第三方清运公司每天清运是否彻底等信息,有效促进农户分类和镇村督查常态化。“考垃”系统吸引了多地相关人员前来取经,其中,嘉兴、义乌、磐安、武义、淳安、仙居等市县已开始试运行。

“我们还整合了驻村干部、村干部、党员、村民代表、巾帼志愿者等力量,分层落实职责,强化工作合力,确保长效推进。”湖溪镇副镇长蒋红翔说,湖溪还与浙江树人大学签订合作协议,设立产学研合作基地、农村生活垃圾分类标准化建设实践基地、大学生实习基地,在农村垃圾处理的标准化建设、垃圾资源化处理技术及理论化提升等方面开展全方位合作,促进专业、产业共同发展。

东阳创新工作载体

激励镇(乡、街道)比学赶超

湖溪试点工作取得一定成效后,东阳开始全面推广其经验。东阳引入第三方公司,建立可再生资源回收体系,在平原镇(乡、街道)建立标准化分拣中心,在生态乡镇建立中转站,在交通不便的行政村建立兑换超市或回收点,其他村实行预约上门回收。

同时,东阳建立长效管理制度,每季度对各镇(乡、街道)进行督查考核排名,以书面形式报东阳市四套班子分管领导;与东阳市综合行政执法局对接,加强执法力度,目前已查处90起违反《金华市农村生活垃圾分类管理条例》的案例,处罚7215元。

日前,东阳又发布《关于加快推进农村生活垃圾分类工作的实施意见》。其中提到,今年,东阳将完成2个省级高标准生活垃圾分类示范村创建工作;完成53个省农村生活垃圾分类处理村(金华市优秀村)建设;完成100个东阳市垃圾分类示范村(自然村)创建工作;农村生活垃圾回收利用率达40%以上,资源化利用率达85%以上,无害化处理率达100%;2020年前,力争农村生活垃圾分类合格村全覆盖。

“为了完成目标,我们创新工作载体,7月起开展月度‘最好村’‘最差村’评选活动。”东阳市农业农村局社会事业科科长叶俊介绍,评选共设置制度落实、垃圾分类、“考垃”App使用、环境卫生4大类、15项指标。

各镇(乡、街道)每月推荐1个“最好村”、评出1个“最差村”,东阳市美丽乡村建设领导小组办公室通过实地评审,每月确定10个月度“最好村”,“最差村”不另外评审。“最好村”可享受一次性奖励,“最差村”则要接受黄牌警告,一个年度内两次被评为“最差村”的,将被扣除当年度20%垃圾分类人口奖补资金;3次及以上的,扣除当年度50%奖补资金。评选结果与镇(乡、街道)年度考核挂钩,以激励镇(乡、街道)比学赶超。

“垃圾分类是民生关键小事,也是社会发展大事。”东阳市农业农村局副局长何小飞说,东阳将充分利用美丽乡村建设的各项评选活动,不断提高农村生活垃圾分类处理工作的实效,为东阳“大花园”建设作出新贡献。

来源: 作者: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