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浙中新报 > 六版 > 正文

义乌“电商传奇”: 一个“直播村”撬动万亿元市场

在江北下朱村, 从事社交直播零售的外来人口超2万人, 各路网红聚集于此,网络爆款一个接一个

记者 方静/文 钱旭升/摄

每天清晨,当很多人还在睡梦中时,义乌福田街道江北下朱村刚经过了不眠夜。这一头,熬夜通宵直播的主播们刚下班;那一头,另一批白班主播早已准备就绪,开始了第二天的直播。走进这个离国际商贸城约2公里的村子可发现,这里的节奏很快,有来自全国各地的主播、供货商、平台运营商、培训机构等,目之所及是各种直播平台上的爆款,也流传着各种暴富神话,小小一个村落构筑了电商直播产业链的闭环,被业界冠以“网红直播第一村”。江北下朱村在不断孕育爆款的同时,本身也成了一个“爆款”,成为当下义乌乃至全国电商直播发展的缩影。

草根创业者扎堆慕名而来 电商从业人数超2万

“接下来让我们看下这款包,和前面那款包不同的是……”昨天上午9点,位于义乌江北下朱村义乌市臻艺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的一处直播间内,圈圈已经连续直播了三个小时。他和妻子是该直播基地内少有的夫妻档,说得口干舌燥之际,妻子上场,换他中场休息。

“圈圈”是山东大汉,也是直播圈内为数不多的贩卖女包的男主播。在接触电商直播前,圈圈夫妻俩在义乌一家工厂上班,平时闲下来会看看直播,刷刷“口红一哥”李佳琪、“淘宝直播一姐”薇娅等网红主播的新闻。听闻江北下朱村是“网红直播第一村”,他俩没事就来村子里转转。

“我原来也在做销售工作,看到主播们在线介绍产品时,我有些蠢蠢欲动。”后来,圈圈夫妻俩索性辞了工作,来到江北下朱村开始创业。两个月前,夫妻俩签约成为臻艺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的主播,开始了淘宝直播卖货的生涯。

“淘宝直播从2016年开始,兴起于2018年,今年开始,主播被广泛关注。直播多集中在美妆、服装、母婴用品等类目上,女性主播因而占大多数。”圈圈说,签约后,他所直播的类目是女包,而他作为一名典型的“直男”,自知对包的审美不如女主播,而每天淘宝平台上有近万场直播,为了吸粉,最初他选择错峰直播,即避开下午6点至晚上12点的黄金直播时段,在晚上12点至第二天早上6点直播。

连续熬了40多个通宵,终于积累了一些粉丝后,圈圈将直播时间又调整为上午6点至中午12点。

“为什么要调整直播时间?”

“我已经快40岁了,年纪大了,吃不消了呗。” 圈圈调侃道。如今,圈圈在不到两个月时间积累了5000多粉丝,平均每场直播带货数一两百件。

“圈圈,粉丝叫你了。”

在聊天间隙,听到粉丝呼唤,圈圈立马调整状态,重新投入直播中。这次他需要坚持到中午12点。就在圈圈直播中,货架上的包一个一个都有了归宿。

“这件格子外套非常百搭,可休闲可当正装,我穿给大家看一下……”就在圈圈直播间附近,来自山西的维纳也正在直播。她每天的直播时间从上午6点持续到中午12点,持续6个小时,有时候8个小时,中间仅吃饭、喝水时离开一下。因为长时间说话,她声音略带沙哑。

“我原来在广州开过服装店,所以比较懂服装搭配、面料等方面的知识。”维纳一边直播介绍产品,一边还不忘介绍自己。

和圈圈一样,维纳也是慕名而来,不过她比圈圈更早一些,在江北下朱直播已经有小半年时间。每场直播下来,能带货两三百件。

除了这样从零开始的素人主播,走在江北下朱,你还可能在其中一家店中遇见拥有数十万、甚至数百万的网红主播。而主播们的背后,还有完善的服务团队,有庞大的供货体系,有快捷的物流基础,还有配套的仓储、培训等服务,隐藏着的是庞大的社交电商业态,他们的存在为大家掀开电商直播行业的一角。

“村里本地人有540多户,1300多人,但在这里的电商从业者有2万多人,峰值时可达3万多人。”江北下朱村党支部书记黄正兴说。

大平台争相进驻

江北下朱成全国爆款货源地

小小一个村,高度汇集了社交电商业态所需的元素,对很多从业者来说,这是一个既令人赞叹又充满着吸引力的地方。直播圈中不少从业者原先对客户流失至江北下朱,百思不得其解。当他们决心来到这里一探究竟时,马上被这里深深吸引。

俞寒冰是浙江尚珑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负责人。在来江北下朱前,他的公司是国内文教行业的翘楚,旗下一款好字成防近视笔是公司的明星产品,曾经在8个月内创造了3个亿的销售额。但慢慢地他发现,公司客户正在被分流。一问才知,不少人已经转行,经常拿货的地方就是义乌的江北下朱。

不明就里的俞寒冰前来探路。他一到这个村就为眼前的景象所惊呆:满目红色的招牌,上面大大小小印着“抖音爆款”“拼多多专供”“主播培训”等字眼。实地走访过后,俞寒冰心动了。去年2月,浙江尚珑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正式进驻江北下朱,公司旗下的玺爱社交社区供应链以及玺爱网红直播机构也在江北下朱设立驻点。

“目前,公司供应链已与云集、环球捕手等上百家社交社区交易平台有了深度合作,供货量排在前列。玺爱网红直播机构与快手、抖音等多个直播平台均有官方合作,在义乌、诸暨、杭州拥有3万平方米的直播基地,已成功孵化10名收入过百万、千万的主播。”俞寒冰说。

和俞寒冰相比,林风兵是后来者,今年他才将公司搬至江北下朱。更早时,他甚至排斥电商。

林风兵在义乌国际商贸城做了10多年的传统珠宝贸易。那时候,总是有电商来拿货,但每次拿货量很少,习惯大件发货批量定制的林风兵一开始是拒绝的。“2008年开始,外贸形势随着国际政治经济局势变化开始每况愈下,客户结款时间越拖越长,甚至跑单。而那时候开始,电商开始爆发,相比较传统生意,电商平台上,单款经常出现爆款。对商家来说,无需开模准备太多样品,只需集中押宝就行。”林风兵说,从那之后,他对电商少了抵触心理。

2012年,他开始主动拥抱电商,进驻淘宝;2016年开始,进驻拼多多、苏宁易购、国美等社交电商平台。与此同时公司也开始扩大产品线,加入家庭清洁类目,并开始接触电商直播。今年,他带着义乌众燃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来到江北下朱,开始了新征程。

如今,公司有自己的供应链管理团队,与淘宝、抖音、快手等多个平台的几千个主播有合作关系。“合作的主播中,粉丝量最大的有一千多万,直播一小时就需要35万元。”林风兵说,前些天,还有一名有数百万粉丝量的网红主播来找他们对接。

随着越来越多类似大平台的加入,村里不断涌现年销售额千万元、过亿元,甚至日卖百万元的例子。他们凭借着强大的供货体系,以及成千上百个主播的联手带货,爆款逻辑被广泛复制,让江北下朱迅速成为全国电商爆款的主要来源地之一。比如一款网络爆红的懒人拖把,整个江北下朱村一天至少要发10万单,还有魔术衣架、科比休闲鞋、阿道夫精油洗护产品等,一天的发单量较大。

“江北下朱的发货量很大,现在连快手直播平台高层也开始注意这里。前天,平台的一名高层打电话给我,让我寄一些样品给他。”俞寒冰说,说不定有一天,快手也会专门为用户开设江北下朱专场。

租金飞涨一铺难求

江北下朱是否只有造富神话?

和从业人数、入驻平台数量大幅增加相对应的是,江北下朱的店铺租金快速上涨。“这些年来,随着江北下朱配套服务的不断完善,产业集聚的逐渐形成,店铺租金实现了逐年上涨。”黄正兴介绍。

他列了一张近期的租金上涨清单:

“2011年,店面租金在1.5万元~1.8万元/间;

2012年涨至2万元/间;

2013年开始,在村集体频繁外出推荐下,义乌部分电商从业者搬至这里;

2014年“双11”期间,有一家电商一天赚了88万元;

受此影响,2015年,电商群体蜂拥而至,店租涨到约3.4万元/间;

2016年,随着义乌第一届微商大会的召开,江北下朱开始策划组织微商大会;

2018年,电商直播之风正旺,江北下朱站在了风口,又迎来了一波入驻潮。

目前,江北下朱店铺最少4.5万元/间,位置稍好的需7万元/间。原先地下室租金仅需6000元/间,现在也涨至2万元/间。

“我所租的三间两层的房子,去年店租12万元,今年已经涨到36万元。”俞寒冰说。

尽管店租上涨较快,但总体上仍然供不应求。方水耀是无印良品的线上代理商,今年4月,他带着团队江北下朱选址,当时整个村尚有1/3的店面可租。可前两天他发现,现在这里已经一铺难求。

从店铺租金的涨幅以及供应紧缺中,可窥见江北下朱的红火光景,但在从业者看来,这里并不只有造富神话。“对很多人来说,江北下朱仿佛就是一夜之间爆红的。其实在广为人知前,江北下朱已经打了好几年社交电商的基础,现在趁着这股电商直播的东风火了起来。”黄正兴说,江北下朱的发展历程与义乌其他市场的发展路径并无二致,它现在经历的,正是其他市场正在或者已经经历过的阶段。

对于“网红直播第一村”这个称号,大多数村民并不排斥,但也没因此沾沾自喜,而是保持着一种“局外人”的清醒。“其实很多第一批、第二批来这里‘淘金’的人已经离开了,有些甚至是亏掉全部身家。现在在这里的企业很多是第二批、第三批来的。”黄正兴说。

“我们是在摸着石头在过河。”在江北下朱,很多受访者都会将这句话挂在嘴上。相关数据显示,直播已经发展成为电商在新时代的新产业,预计到2020年,我国社交电商商户规模将达2400万户,市场规模将突破万亿元,未来五年行业至少有10倍拓展空间。“在这项新产业中,没有前人经验可供借鉴,大部分人只能靠自己不断摸索,用自己的方式寻找价值洼地。”俞寒冰说。

为了尽快让流量变现,前期一些企业能想到的方法就是不断往里投钱,但如此一来,有人承受不住压力铩羽而归,半年亏几百万元的也大有人在;或者用假冒伪劣产品赚一波快钱,但行业信誉却因此受损。

“在发展的过程中,除了收获红利,也暴露很多问题。”黄正兴说,目前,江北下朱正在建新的综合楼,届时会专门规划一个空间,用作网红直播产品的展示平台,给企业新品发布提供一个平台,帮助中小企业孵化自己的特色产品,帮助企业做强做大。同时,江北下朱村还会联手行业龙头牵头成立行业协会,使得行业能够实现规范化,实现健康有序的发展,引导企业品牌化、正规化运营,促使企业发展壮大,留住人才。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

用直播为产业赋能

电商直播时代内容为王。在全国的直播平台绞尽脑汁策划内容引流时,江北下朱正试图输出模式。

据了解,义乌众燃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与浙江省机电技师学院已经达成协议。双方将展开合作,针对电商专业的学生开授相关课程。部分企业也有意与全国贫困县合作,在企业的平台上免费推广他们的农副产品,并且深入当地,手把手教授农户关于电商直播的技巧等方面。

“不仅仅是国内需求大,国外对电商直播的需求也开始萌芽。”俞寒冰说,现在外国客商对直播的关注度也较高,他每个月都会接待一至三波来访的外国客商。他们主要来自美国、澳大利亚、意大利、新加坡、泰国、越南、韩国、日本等国。据了解,部分客商回国后已经开始直播带货。

通过电商直播分到一杯羹的义乌商人,也不忘回馈市场。有企业正在计划打造义乌特色的主播,通过整合供应链资源,为义乌产业赋能。“当前外贸形势稍显严峻,不少外贸进出口企业的大批量订单开始变得小而散,企业的库存压力增加。”义乌市臻艺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总经理何岩萍说,我们希望打造一批主播,通过他们,加速消化企业库存,减轻企业压力。

据了解,今年,该公司与义乌库存协会等合作,在江北下朱开设了占地1600平方米的电商直播基地,品类涵盖服饰箱包、潮流饰品、网红食品、日用百货、珠宝首饰等多个品类。

来源: 作者: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