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华晚报 > 四版 > 正文

沃盥之礼,3000年前的“水瓢”密码

“藏礼于器”的那段文化DNA

高约18厘米,长约30厘米,椭圆体盆形,前有阔口状兽首形,后有龙形手把……乍一看到这造型奇特的大嘴壶,可能有人会哑然失笑——虎子!

虎子,晚上如厕方便之用,是古时候的一种溺器,因器形似虎而得名,即现在的夜壶、尿壶。对这样的古董,即便价格不菲,因不适合展示,现今普通的收藏爱好者在收纳“镇宅之宝”时也大多不会入法眼。藏家间看到失笑也往往出于自然且带着善意。不过,对上述这件器物,不少收藏爱好者是看走眼了……

叹——

“匜”,光看字就傻眼了

“口的这一侧叫兽头形流管,对应的另一侧叫卷尾龙形鋬(pàn),体饰蟠(pán)虺(huǐ)纹……这器物可是历史上一件很有名的典型器。”有着数十年收藏经历的老郑,描述起该器物时用的词汇,就显出了他不同于初级收藏爱好者的“藏家功底”。

据介绍,该器物名叫“匜”(yí 音同“仪”),是中国先秦时代礼器之一。作为古代贵族举行礼仪活动时浇水洗手的用具,出现在西周中后期,盛于东周。匜与另一件器物——盘,往往结合而用。

对于盥洗,晨起暮眠、餐前便后,现今人看起来是件极其平常的事情,但古人可以将其做到了无以复加,且把盥洗上升为礼制。如《仪礼》《周礼》《礼记》等先秦诸多文献,均提及“沃盥之礼”。

所谓“沃盥”,沃的意思是浇水,盥的意思是洗手、洗脸。古代祭祀等典礼中,“奉匜沃盥”作为重要礼仪,“沃”者,自上而浇之;“盥”者,手受之而下流于盘……至于流程,《礼记》有载:“进盥,少者奉盘,长者奉水,请沃盥,盥卒授巾。” 其场景,又如《周礼·夏官》载:“小臣受王之命,‘大祭祀,朝觐,沃王盥’。”

疑——

茶具公倒杯的“始祖”

“‘奉匜沃盥’用现今的白话,就是捧着匜倒水盥洗。”老郑说,早期的匜为青铜制,形制类似于水瓢,但前有流(即壶口、壶嘴),后有鋬(即柄、把)。可能为避免置放时摇晃不稳溅出水花等因素,青铜匜发展后期多底部带足;上部盘状敞开的入水口,也加了盖子。

中国是世界上最早掌握铜冶炼技术的国家,而青铜时代是人类文化发展的一个标志性阶段。其间遗存下来的众多青铜器皿,不仅纹饰考究,不少还带有铭文,为后世留下了珍贵的文史研究资料。上述的“蟠虺纹”,又称“蛇纹”,为青铜器的典型纹饰之一。其以蟠屈的小蛇(虺)的形象构成几何图形,有的以二方连续排列,有的构成四方连续纹样,盛行于春秋战国时期,也是后世摹仿的主要古纹样之一。随着青铜时代的终结,青铜器皿逐渐退出历史舞台,但青铜时代的器皿,除了实用器皿,很多器皿的兼备礼仪功能,这使得一些规制器皿依然以不同的材质出现在帝王权贵乃至平常百姓之家。

“匜,在此后各历史时期,有玉匜、银匜和瓷匜等材质变化,尤其到了元代,瓷匜大量出现,几乎民间普及。”老郑表示,青铜时代的鼎代表着王权,无论是青铜鼎还是历史上的玉鼎,都非平头百姓及普通官宦人家所能拥有的,但有些器物相对就没有那层意思,且生活化发展至后来,在功能上更加突出满足实用的需要。现今有种说法认为:茶具中的公倒杯,原型既是匜。 赞——

匜成就了中国最早的法典

对“匜”这个古器物,现代人都已经非常陌生,但它在历史上的作用及对后世的影响力却意义非常重大。上世纪70年代在陕西岐山县出土的亻朕(yìng)匜,因其身上的铭文,该文物被誉为中国最早的“青铜法典”代表。

据悉,亻朕匜的器盖和腹底内壁一共有157个字的铭文,这157个字不仅详细介绍了一起奴隶所有权案件一波三折的经过,还包含了本案司法官作出并修改的前后两个版本的判词。更难得的是,这些铭文以短短的篇幅将当时的法律体系、刑罚规范、诉讼程序甚至是法官的自由心证都清晰地传达出来,为后人研究西周时期的法律制度提供了珍贵的资料。也就是说,亻朕匜身上藏着我国目前发现最早、最完整的案件实录及判决文书。

时至如今,悠久的青铜时代遗存下来的器皿,除了相关历史文化领域的专业人士,对那些历史上的鼎、尊、敦、豆、爵、角、鉴……大多数人可能都说不出个所以然,虽然不外乎食器、酒器、水器、乐器等凡此种种,但对于“藏礼于器”的那段文化DNA,即便现代高科技背景下,很多时候我们的膝盖仍然献给先贤的“脑洞”!

本报记者 戴玮成 文/摄

来源: 作者: 责任编辑:
关键词: 水瓢 年前 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