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实时播报 > 原创新闻 > 正文

陈越:行游踏暖 为婺而歌

金华新闻客户端8月9日消息 金华日报记者 陈丽媛/文 梁小龙/摄

7日,《亲爱的婺城,亲爱的你》MV完成了拍摄工作。知名词曲作家、音乐制作人陈越是这首歌的词曲作者,也是MV中的主角。他骑着28寸凤凰牌自行车穿过保宁门,行游在古城巷陌,婺剧、婺窑的身影挥之不去。出走半生,归来仍是少年,意气风发地跨在机车上,身旁是婺江两岸的花团锦簇。登高俯瞰,尖峰山下万家灯火依旧,婺城新颜已今非昔比。

近乡情更怯,因为对这土地爱得深沉。让一个年过半百的游子抛开深沉和怯意,喊出“亲爱的”告白,又何尝不是出于脚下这片故土的深爱。

“为了这一眼,我已等待了许多年,你看尖峰山下万家灯火,仿佛换了人间;为了这一刻,我已期盼了许多年,你看婺江两岸花团锦簇,一派祥和人间;无论有多远,爱你心情永不变……”在陈越的演绎下,曲调歌词直抵人心。乡愁,浓得化不开了。

《江南有座金华城》是陈越写的第一首城市音乐。25年后,再看这首歌曲,陈越觉得它的词、曲均算不上成熟。但是每每哼唱,白龙桥、小河、小船、星星、外婆都会构成一幅画卷,在他脑海中不断延展……这首歌感动了金华人,也感动了陈越自己。事隔多年,陈越已经走过数百座城市,创作了数百首城市音乐作品。《亲爱的婺城,亲爱的你》是他最满意的作品吗?陈越摇了摇头:“从技法上来说,不是。”但它带给听众的感动,是超出地理概念的。歌曲于5月20日全球首发后,一周全网点击量就突破240万次。陈越手机里存着一段视频,记录了一名日本音乐人听了这首歌后掩面流泪不止的画面。可以说,这是一首可以让大家情感共通的恋乡曲。

“它赋予了歌曲强大的生命力和传播力,就像《达坂城的姑娘》,我们不是那里的人,甚至没有去过那里,但我们都会唱它,都知道有个美丽的地方叫达坂城。”陈越希望,《亲爱的婺城,亲爱的你》也能冲出婺城,传唱天下。

同样的朗朗上口,《江南有座金华城》是纯美恬静的,《亲爱的婺城,亲爱的你》是直抒胸臆的。创作《亲爱的婺城,亲爱的你》,陈越在情感上酝酿了一年,写出来只用了短短的几天:“婺城不好写,但写不好我会瞧不起自己。”下笔时,他很笃定。故土上的童年有苦难,说来也怪,现在闭上眼睛,他看到的都是美景,闻到的都是花香。栀子花香、油菜花香、桂花香、稻花香。他说,自己是伴着花香成长的,故乡用另一种教育方式帮助他认识自己、认识世界,认识到温暖的力量。故地重游,亲人和老房子已经不在了,以前闭着眼睛都能找到的街巷也不在了。家乡人的生活变得更好了,温暖中他也会失落、害怕,甚至愧疚,这是他的一种乡愁。如果说,美的艺术会带着恰如其分的悲伤,《亲爱的婺城,亲爱的你》里就有陈越的乡愁。

《亲爱的婺城,亲爱的你》概括了花满婺城的“双城”战略,把婺城巧妙地从地理属性提升到了文化属性的高度。“要为婺城而歌,更要为婺而歌,我们的婺文化历史悠久、影响深远,值得每一个金华儿女骄傲。”陈越说自己在老家已没有一砖一瓦,但故乡对他的影响一直都在作品里。除了为家乡深情而歌,他也勤奋地带着对婺文化的热忱和深度思考,创作散文杂文。

早在8年前,陈越就写过《白沙溪》,将龙桥映月、宝塔摇铃、白沙古堰、琅琊峰回、铁店遗韵、双湖烟雨、乌云桥渡、涧道雄关列为白沙八景,细细回忆了故乡的山水人事。他憧憬着,它们就像白沙溪上的珍珠,激活当地的文化因子。“如果有一天,我行将老去,我愿意再看一眼的风景,唯有白沙溪。我想再听一听溪流的歌唱,并把这清越的溪水声带回梦乡,然后循着少年行游过的足迹,细细倘佯……我是一个白沙溪的孩子。”陈越说,宣传家乡,他责无旁贷,不遗余力。他愿为婺正名,为婺而歌,用音乐提振这座城市的精气神。

来源:金华日报 作者:陈丽媛 梁小龙 责任编辑:徐超
关键词: 陈越 游踏暖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