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浙中新报 > 五版 > 正文

朱志强:用笔尖说古城道乡愁

为后人多留点研究中国古民居建筑的资料

记者 夏斌婷 通讯员 王东方 文/摄

“这是爷爷小时候走过的劳动桥,这座桥只是用几块木板和石头支撑起来的。”“这是外婆家以前住过的房子,现在已经拆掉了。”“这是奶奶以前经常去买酱的酱菜铺。”……

今年,72岁的武义画家朱志强在武义壶山广场举办了一场“古城记忆——朱志强笔尖乡愁作品展”。展览现场,不少老年人结伴前来,驻足与同伴讲起以前的武义古城,旧日情景不时再现;有的老人带着孙子、孙女,按照一幅幅展品,讲述以前的生活场景;年轻人则一边观赏,一边拿出手机把作品拍下来。

“文明之所以让人世代怀念,正因为他的成长历程像极了一场伟大的悲剧,一直在消亡、抗争、怀念、升华,然后继续在消亡、抗争、怀念、升华中周而复始地循环。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不仅怀念那些只能靠想象的曾经文明,也更怀念在这伟大悲剧中,那些唐吉诃德、屈原式保护文明的伟大人格,朱志强老师就有这样的人格。”全国古村之友发起人汤敏在画展贺词中,给予朱志强高度评价。

作家鄢东良说:“一个城市,它的历史随着时间的推移,会慢慢地远去。朱志强先生年过七旬,怀着对古乡的热爱,对老城的记忆进行了重新的还原,让我们回味这段历史,教育后代不忘乡愁,不忘初心。”

永康、金华、杭州等地的古村“发烧友”从朋友圈、微信群中得知画展后,纷纷赶来一睹为快。从磐安特地赶去看画展的陈七中对朱志强说:“你用笔记录下了老城,做了一件大德之事。”

朱志强的“涂鸦”之路

朱志强祖籍安徽绩溪,1947年10月出生于武义。在父亲的启蒙下,朱志强从小爱上了画画。1967年,他从武义一中毕业后,先后下乡当过知青,进厂当过工人,干过装卸工、钳工,还在原武义县印刷厂搞过印刷平面设计。1985年,朱志强进入中国美院前身——浙江美院进修学习,学成后回武义积极投入当时县里的各种活动,担任工人文化宫美术教员,培养厂矿宣传骨干,民间工艺美术家王舍安、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包剑良等都曾是他的学生。

朱志强的作品多次参加国际和国内展览,曾经入选(编)《香港·中国水彩画大展》《中国·马来西亚水彩作品联展》《二十世纪知名书画艺术家收藏大典》《中国美术选集》等书刊。华夏文化艺术出版社、国际炎黄文化出版社先后出版了《朱志强水彩画集》《朱志强武义风景画集》《水彩武义》等画册。2017年,朱志强与唐桓臻合作,集过去武义农事、行业、饮食、生活、店铺场景等图文并茂的《过去的乡居生活》一书由清华大学出版社出版发行。

包括“古城记忆——朱志强笔尖乡愁作品展”在内,朱志强的很多作品里有家乡武义的场景,寄托着他的思乡情怀。在欣赏朱志强这些充满乡愁的画时,人们很难想到早在2012年他就查出了胃癌。2013年1月3日,他在浙一医院手术治疗后,一边回家休养,一边四处采风画画,“古城记忆——朱志强笔尖乡愁作品”就是他在手术后完成的。朱志强说,采风画画是他治疗疾病和养身的主要方法。

城市发展离不开历史文脉

几年前,记者曾去拜访朱志强。与想象中的画家、艺术家不同,他没有一头披肩或扎着辫子的长发,也没有留长须,更难将他和曾经的钢铁厂、水泥厂装卸工、钳工联想起来。朱志强有些清瘦,平头短发,黑白相间的长眉毛加上两只清亮的眼睛,自有一股画家的精气神。

约好采访的地点在朱志强家里。在一张画案上,朱志强正用一支小毛笔俯案作画。案边摆放着上百张黑白线描出的民国时期武义风俗人情画稿,有补锅、补铜壶的修补匠,有乡村锣鼓班的演出,有牛拉糖车榨糖梗做红糖的劳作场景等,这些画稿用钢笔或小毛笔勾勒而成,栩栩如生地展现了现代人难以一见的老武义风俗人情。

朱志强说,人的生命延续靠血脉,一个城市的发展离不开千年历史形成的街道、巷坊、牌坊、庙宇等城市形态作为完整表达城市意象的文脉。“历史是根,文化是魂,切断城市历史文脉就成了无根之城,失去了延续性。”他常常说,要在有生之年把武义老县城的民国风情画下来,给后人留下历史的记忆。

历经三年完成“大画”

2009年,朱志强开始着手收集武义旧时资料。因为当时生活较穷苦,旧照片很少有拍建筑和风情内容的,好在这段历史和旧城的样子还有不少留在朱志强记忆中,加上那个时期出生并健在的老人还有不少,武义县城上街、横街、下王宅还保留着一些古建筑,这些都是创作的可贵资料。

朱志强曾向被省人民政府授予“有突出贡献的老文艺家”金质奖章的叶一苇先生讲述想画一幅民国武义县城风情图,叶一苇连声称好,并跟他讲了很多武义县城旧时的景象。原武义县政府办公室主任、退休老干部胡长金,曾当过民国浙江省《东南日报》和解放后中共浙江省机关报《浙江日报》的邮递员,他向朱志强提供了不少当时武义城内存留店铺的情况。同时,朱志强一边到武义县城的上街、横街及下王宅等地拍照片画速写,一边从平时画的速写及网络、书刊、旧时连环画中收集民国江浙的人物服饰、建筑、风情等资料。

经过半年的努力,2011年10月,朱志强完成初稿。随即,他带上画稿向时年94岁的叶一苇、92岁的武义抗日远征军老战士戴有贵、85岁的原武义文化馆馆长薛天申等人征询意见,为正稿修正做备案资料。朱志强还采集了何德润的《武川备考》、武义党史办陈祖南提供的《武义抗战时期示意图》、武义县档案馆1950年县城工商行业登记档案等相关内容。随后,他开始第二稿创作。

2012年底,大画《民国武义县城风情图》终于完成,长3.5米,宽1.5米。画中,横贯全城的壶山老街、横街全景及鸣阳楼、徽州会馆、东岳宫等老武义人熟知的建筑和自然景观跃然纸上。老壶山街两旁商铺林立,往来商贾密集;街市上人流熙熙攘攘,有沿街叫卖的,有坐花轿的,有的在推旱船,有的在看大戏,画中人物达数百人,情景各异,展现出一片百姓安居乐业、吉祥和顺的繁华景象。

作画用了三年时间,朱志强也为此累倒。2012年12月,他在武义人民医院查出胃癌,2013年1月在浙一医院接受了手术。

笔耕不辍 为后人多留点古民居资料

朱志强说,中国建筑文化悠久,民居建筑蕴藏着无限的智慧,是十分宝贵的文化遗产。近年来,种种原因令许多传统民居消失,令人痛惜。

为给后人研究中国古民居建筑留点资料,朱志强又奔走在武义各地,画一些武义乡村朴素实用的老屋。古建筑较多的俞源、山下鲍、少妃、塘里等村是他常去的地方,有时待在当地一画就是一个星期。

“日本兵打进武义时,熟溪桥两头曾经造了两个碉堡,桥墩以上的建筑都被拆掉,铺上铁轨通火车盗运矿石。”“下王宅洪家祠堂上下首有两座功名牌坊,一块叫世进士坊,是因为南宋时洪无竟及其儿子洪坎、洪鉴一门连出三个进士;另一块叫双桂坊,为明朝永乐年间进士洪钟、洪熊而立。”“以前,五圣堂弄街进朱何巷可直出上水门,出了上水门就是竹木材码头,上游山里来的竹排、木排都在这里上岸交易,这里也就成了竹木交易市场。”……说起武义老县城,朱志强如数家珍。

2018年10月,“古城记忆——朱志强笔尖乡愁作品展”第一次在武义县城上栈房开展。今年,该作品展又应广大市民的要求在武义壶山广场再次展出。作品主要反映了武义古城内街巷、厅堂、庙宇、宗祠、牌坊、商铺等历史风貌,也是《民国武义县城风情图》的延伸。

来源: 作者: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