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实时播报 > 原创新闻 > 正文

心碎!7年前,哥哥成为浙江最小的器官捐献者;而今,6岁的妹妹罹患白血病……

提示: 6年前,他们经历过失去心爱孩子的心碎时刻。那时,记者和郑方一起,见证了这家人的苦难、哀恸和大爱。直至今日,往事历历在目。

金华新闻网8月28日消息  金华日报记者  章果果

“张刚的女儿生病了。”8月25日中午,郑方给记者发来微信。

“什么病?”记者心里“咯噔”了一下,不敢往坏处想。

“白血病。”

瞬间觉得周遭的空气凝固了。完全不敢想象,巨大的不幸会再次降临到这家人身上。6年前,他们经历过失去心爱孩子的心碎时刻。那时,记者和郑方一起,见证了这家人的苦难、哀恸和大爱。直至今日,往事历历在目。

QQ图片20190828124458

6年前,他们的儿子成为浙江最小的器官捐献者

2012年8月21日,张刚的儿子、31个月大的棒棒因为意外从高处坠落,被送往金华市中心医院。记者见到他的时候,他躺在ICU的病床上,头上缠着纱布,身上插满管子。医生告诉棒棒的父母,没什么希望了,可是,夫妻俩不肯放弃。他们住在中心医院对面的小旅馆里,每天注视着医院大楼,等待下午半个小时的探视时间。每次,他们都要带上一样儿子最心爱的东西:魔方、小摩托车、牛奶、漂亮的照片……放在他的床头,祈祷奇迹出现。

然而,奇迹并没有发生。

在亲朋的劝慰下,他们无奈接受现实,考虑棒棒的后事。得知按照风俗,孩子去世不入土,夫妻俩觉得没法接受,难道没有一个可以寄托哀思的地方吗?张刚的一个同学提议,可以考虑一下人体器官捐献。这样,能用一种更加有意义的方式来纪念孩子,让孩子的生命以另一种形式延续。

张刚听了有些心动。当天晚上,他上网查了很多人体器官捐献的资料,一开始只是觉得捐献器官可以让自己的情感得以寄托,深入了解之后,才意识到人体器官捐献可以挽救别人的生命。

但是,要做出决定是困难的。

郑方是人体器官捐献协调员,那两天,她陪伴在张刚和他妻子身边,目睹了他们的痛苦、挣扎和不舍。采访的时候,记者看见了夫妻俩倾盆的眼泪,看见棒棒的妈妈忍着巨大的悲痛,用颤抖的手在捐献协议上签下名字,三个字写了很久很久。

2012年8月26日,31个月大的棒棒成为当时浙江最小的器官捐献者,是金华第9位、浙江省第49位。当天晚上,他的肝脏移植给一个和他差不多年纪的孩子,两个肾脏分别移植给19岁和30多岁的重病患者。加上眼角膜,他给五个人带去了生命的奇迹,让五个家庭开始新的生活。天使棒棒,在黑夜里完成了重生。

一年后,他的妹妹玥玥来到这个世界。抱起新生女儿的那一刻,张刚哭得稀里哗啦。玥玥从来没有见过她的哥哥,但是,每年哥哥去世那天,爸爸都会带上她,去哥哥撒骨灰的地方看看,拍一张照片。3年后,玥玥又迎来了一个妹妹。

这个遭受命运重击的家庭,随着时间的流逝,慢慢抚平伤痛,开始新的生活。可是,谁也没有想到,命运的重锤又一次重重落在他们头上。

“真没想到我们会以这样的方式再次见面”

8月26日,记者和郑方一起赶往浙江大学附属儿童医院看望玥玥。

住院部6楼血液科,这是一个令人觉得空气异常沉重的地方。病床上、走廊上,一个个的孩子,一个个戴着口罩。

“真没想到我们会以这样的方式再次见面。”玥玥妈妈一句话,让我们都心酸不已。

QQ图片20190828124656

志愿者郑方看望小玥玥

玥玥正在吃饭,穿着小猪佩奇的T恤,理了个光头,脑袋圆圆的,一双大眼睛机灵可爱。6周岁的她,原本,再过几天,将高高兴兴背上书包,走进小学校园,成为一年级新生。前几天,幼小衔接班结束后,因为肚子痛,家人带她到医院检查。验血发现血小板只有40多,医生建议到杭州作进一步检查。

在浙江大学附属儿童医院,骨髓穿刺的结果如同五雷轰顶:急性髓性白血病。“没想到看个肚子痛就来到了这里。”张刚说。几天过去了,他们还没恍过神来,可是,又不得不选择坚强,从泪水中站起来,面对接下去困难的每一步。

当天下午,玥玥将接受深静脉置管,这是化疗前的准备工作。第二天,第一期化疗就开始了。她对于自己的命运一无所知,正戴着口罩看动画片。爱玩的小姑娘,会偷偷拿妈妈的眉笔,在自己和妹妹脸上画猫咪胡须,假装是只小猫咪。爱美的她,在被剃掉一头长发时,十分委屈地哭了。

为了让女儿不那么伤心,张刚也剃了个光头,告诉她,剃光头很帅。其实这也是一种决心,接下去,他们将陪伴女儿一起闯过治疗过程中的一个又一个难关。

浙江大学附属儿童医院血液科主任医生宋华告诉记者,玥玥马上要开始化疗。接下去,还要检测基因、染色体,确定其病情是低危、中危还是高危,检测结果出来后再判断是否需要骨髓移植。她说,目前能帮助病人的,一个是费用,另外一个,就是血小板的供应。化疗会引起白细胞降低、血小板降低,到时候就需要输注血小板,而血小板的供应往往比较紧张。另外,白血病治疗过程中最严重的是并发症,如果出现并发症,费用就会非常高,而且无法预估。如果要进行移植,则需要一次性交30万元费用。移植后的费用,也是不小的数目。

巨额的费用,对于这个家庭来说是难以承担的。张刚的父母是聋哑人,妻子没有工作,在家照顾两个孩子,平时家庭经济全靠张刚跑业务的收入。而现在,他们必须面对漫长而艰难的治疗过程。为了方便治疗,他们不得不在医院附近租一个房子。张刚已经打算好在杭州找点零工。

“如此有爱的家庭,这个时候更需要我们给予温暖”

一点点的爱心,正在向这个曾经给人以大爱的家庭汇集。

8月26日下午,浙江省红十字会人体器官捐献管理中心副主任阮维修、器官捐献业务科长曹燕芳一起到医院看望慰问,金华红十字会也将送上慰问金。

家人已经在“水滴筹”上为玥玥发起爱心接力。还有很多人记得当年本报刊发的《天使在黑夜中重生》,记得玥玥从未见过面的哥哥带给大家的感动,纷纷为这个苦难的家庭献出爱心。浙江省的器官捐献协调员一个个在微信朋友圈里转发;看到移植医生的转发后,有器官受赠者就把该爱心接力链接转发到相关群里,“如此有爱的家庭,这个时候更需要我们受益人给予一点温暖”……

就在快写完这篇稿子的时候,记者看张刚的朋友圈,发现在7月17日那天,他发了一条微信:传递生命的美意!我是第550345名中国人体器官捐献志愿登记者,一起来吧!打开来看,是中国人体器官捐献平台的器官捐献志愿登记卡。志愿卡显示,张刚是本平台第550345位志愿登记者。

采访过程中,张刚从未提起这一点。记者向郑方了解,她也还不知道。过了一会儿,她发来一张截图。原来,当天上午,她在朋友圈里发了一张图片,图片中,书里一段话划上了标记线,是关于邓小平的。划线的句子写道:“他以唯物主义者的精神看待生死问题,对家人说,我哪天去,哪天走,不关紧要。自然规律违背不得,你们要想透这个问题。他逝世后,按照他的遗愿,把角膜捐献给了医院,遗体供医学解剖,骨灰撒入大海,奉献了自己的一切。”

郑方发了这条微信后,张刚在底下询问,“我怎么签捐”。她回复,可以搜索微信公众号“中国人体器官捐献”进行登记。真没想到,当天晚上,张刚默默地就登记了。

“刚才我看到,眼泪都要下来了!”郑方说。记者也是如此,一边打字,一边忍住眼泪,为这个家庭的大爱之心,也为命运对他们的极度不公。此时惟有衷心祝愿,祝愿他们挺过难关!小玥玥,一定要加油啊!我们和你一起努力!

如果你愿意为他们提供一点帮助,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QQ图片20190828124814

有好心人愿意提供帮助

也可以与记者联系

13566780579

来源:金华日报 作者: 章果果 责任编辑:吴慧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