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印象金华 > 发现 > 正文

金华古城:千年城池 锁钥之地 人文荟萃

提示: 八咏楼、侍王府、水门巷、熙春巷、鼓楼里、保宁门……遗迹点点的金华古城,被南宋词人李清照的千古名句,锁住了时光里最美的一道影子。

“水通南国三千里,气压江城十四州。”

八咏楼、侍王府、水门巷、熙春巷、鼓楼里、保宁门……遗迹点点的金华古城,被南宋词人李清照的千古名句,锁住了时光里最美的一道影子。

光阴静默不语,岁月年年有痕。

时代的车轮滚滚向前,金华城凤凰涅槃、拔节生长,然而,城区中心金华古城的素年锦时却依稀可辨。

站在公元2019年初秋的阳光里,俯瞰这座基本保持着唐代建筑格局和肌理的古子城,1800多年的流光倏忽而过,千古风流、朝代更替、人文荟萃,那些渐行渐远的过往,都湮没在这古老巷陌的一片片黛瓦、一块块城砖里。

金华,是浙江至今遗有府城、子城的城市之一。金华古子城前有婺水西流,后有北山蜿蜒至大洪山余脉,是三江交汇的水运枢纽,占据着金衢盆地的中心位置。自古以来,金华古城既是兵家必争的锁钥之地,又是人文荟萃的传习之所。金华古城布局结构遵循古制,自然又不失规整,是金华这座国家级历史文化名城的重要历史街区。

东汉设县,三国分郡,隋代建州。

位于浙江之心的金华古城故事,便从这一座城池开始……

一座城池,看尽多少王朝兴衰

金华现存的古城,为什么叫古子城?

古代中国,城市有城郭之分。《吴越春秋》中记载:“诸城以卫君,筑郭以卫民。”

城:也称子城、内城、阙城,是古代州府城市或地区统治中心城市中衙署等行政领导机构所在地。周围常筑以城墙,一般多在郭(大城)之内。

郭:即罗城、外城、国城,指子城外的大城。

而今我们所见的金华古子城,就是一座内城,是金华古代府署、文庙、寺院等设施的聚集地,是金华历代的政治、文化、军事中心,是金华的城市之根,历史文化积淀极为深厚。古子城内不仅有太平天国侍王府、八咏楼等国家和省级文保单位5处,还有永康考寓等市级文保单位6处,文保点和历史建筑等43处。

史载,现金华区域于东汉献帝初平三年(192)建长山县,三国吴宝鼎元年(266)分会稽郡,西部置东阳郡,隋开皇十三年(593)改东阳郡为婺州,唐开元年间(713—740)迁郡治到现古子城一带,筑城防,修建婺州城。婺州城周长约四里,约呈方形,东至现熙春巷一带,西至酒坊巷,南至今八咏路,北至将军路。

晚唐光化三年(900),后梁钱镠率军攻婺州城,推翻唐皇朝在婺州的统治。公元907年,因城市发展需要,婺州城向东西扩建,形成府城格局,将旧城包围在内,旧城改称子城。

据《光绪县志》记载,婺州城当时的城墙周长为九里一百步(大约4700米),高有一丈五尺(5米),厚二丈八尺(9.5米)。此后,古城建制表现出明显的防御优势,总体呈不规则的长方形,南北长,东西短,城南临婺江,以大江为险,城北靠北山,以连绵群山为屏,东西都有高坡,易筑防。

到了北宋宣和四年间(1122),知州范之才组织百姓重建金华城池,扩城周围达十里,基宽三丈,高六丈。

元顺帝至元年间(1335—1340),得统治者令,婺州古城墙尽毁。元顺帝至正十二年(1352),廉访副使伯嘉纳等在旧址处重修城池。城墙周长达一万七千七百九十二尺(约6公里),厚二丈有四尺,高二丈二尺(约8米)。城东、北、西三面挖有宽约五十尺(20米),深一丈六尺(5米余)的护城河,全长八千六百二十五尺(约2.9公里)。护城河上架有吊桥,以便于城内人出入通行及城防工事。桥头有石坝作阻拦。史载城墙新建从元顺帝至正十二年(1352)春闰三月开始,到秋天七月完工,十月开始挖护城河,次年五月全部完工。

自此,婺州古城范围基本定型,南临婺江,西至新华街一带,北至人民东路一带,东至东市街一带,由通园溪等引水灌入挖凿的护城河。

一围城墙,凝结多少英雄血泪

古婺城墙历经战火洗礼,朝代更迭,屡毁屡建。

翻开金华府城历史,可以看到,金华城最早的城墙是在1100多年前建造的。

史载,唐开元年间,婺州州治迁徙今址。州治城墙,由吴越王钱镠于唐昭宗天复三年(903)四月授命始建成,后梁开平元年四月(907)建婺州城,并筑有子城(即今东市街以西,八咏路以北,酒坊巷以东,将军路以南的坡地上),周围约四里。子城有四门,南为保宁门(在今鼓楼里出八咏路口,2004年已重建),东为熙春门(在今小井巷通东市街口),西为桐树门(在今八咏楼西侧),北为金华门(在今鼓楼里出将军路口)。

元顺帝至元年间古城墙尽废。元至正十二年(1352)在旧址上重建城墙。明清时期,金华城墙多次修筑。清顺治十四年(1657)修缮府城,置垛2554处,敌台15座,庐50间以守望。城墙修筑后,有“两浙城池唯婺为首”之誉。

作为主要的防御工事,城墙砌筑多就地取材。2000年,在金华东市街桥头旧房拆迁过程中,清风龙头山坡西侧起始处,南距已修复的赤松门城墙码头豁口约12米处,发现过一堵红铜色的本地红砂岩条石堆砌的残墙。由此,后人就有了“铜金华,铁衢州”的说法。城墙上常建有齿状的矮墙,即“女墙”,也称“垛子”。女墙顶上有向外张开的梯形孔洞,既可为守城军士提供掩护,又可作为射箭放炮的出口,易守难攻。

因御敌所需,婺城外城墙比子城墙更为高耸、厚实且牢固。城墙中都设有若干城门。子城城门较宽大恢弘,便于城内百姓通行及相关仪式阵仗的铺陈。外城的城门则较窄小。每个外城门上通常建有一座二层城楼,作战时作瞭望、守城杀敌之用。传说在护城河边城墙上还筑屋36间,供巡城士兵休息、住宿之用。

婺城墙也曾损于水患。严荣在《捐修金华府城墙》碑记中,记录了清嘉庆七年,金华遇特大水患,金华知府严荣和乡绅方廷玉发起捐修金华府城墙的义举。清光绪八年(1882),知府邹仁溥重修旌孝门迤南至迎恩门一段。清光绪十二年(1886),知府陈文騄继续重修自迎恩门迤北至旌孝门一段。各段城墙的基宽、高度和面广不等,历代度量单位所指向的具体长度亦有所不同。

民国二十六年(1937)起,金华连遭日本侵华飞机轰炸。1938年12月10日,为防空和便于居民疏散,金华古城墙先后被拆,今仅存宏济桥头、明月楼、白莲巷北、高坡巷等几处遗址,较大的古建筑也仅存侍王府、八咏楼、天宁寺、府城隍庙、明月楼等,现通远门一段为1995年新修。

古子城历经千年沧桑,饱经战争摧残以及城市化建设的影响,整体格局受到了一定破坏,但仍然有众多的历史文化遗迹得到了较好的保留。

一道城门,历经多少沙场征战

原婺州子城有四个城门,北为金华门,东为熙春门,南为保宁门,西为桐树门,今八咏楼内还留有保宁门的遗址。

历朝历代,婺城外城门变化较大,屡开屡闭,元代曾有11个城门。据史料记载,清道光三年(1823),在废圮的古子城地域,尚可见保宁门和桐树门遗址。清光绪十九年(1893)八月重新测量,全城长一千七百零五丈八尺,高二丈三尺许,基宽近三丈,面广九尺五寸左右。

古代多行水路,城门作为出入必经通道,有其特殊的意义。所以,婺州府城门常以其通航方向或功用命名。东北有义乌门,在旌孝街附近,因宋时女子剁手救父、百姓裱其旌孝而得名旌孝门;东南有赤松门,在东市街一带,又称梅花门;南边八咏楼下有八咏门,旧名玄畅门;往西有清波门,俗称柴埠门,在今艾青纪念馆附近;再往西有水门,又称长仙门,在今御江帝景附近,附近有明代闽商建的天妃宫;另有通远门,俗称望门,通往金华小码头;府城西有兰溪门,是金华通兰溪的主要出口,又称迎恩门;西北为天皇门,又称天柱门。

太平盛世,出入城门畅通无阻。而在冷兵器时代的乱世,城门却是守城的险要之地。到了热兵器时代,城门早已形同虚设,门洞尚存,用于闭户的城门却不见踪影。砌筑外城后,府城门承担了主要防御任务。赤松门、旌孝门、通远门和兰溪门,百姓通行频繁,且便于大批人马登陆,城门形制为瓮城,又称月城,即设有里外大小两扇城门,都安装有“千斤闸”。战时敌军攻入小城门而未能穿过大城门,守城将士从两边放下“千斤闸”,便可把进犯者困在其中,做“瓮中捉鳖”之局。

然而,常遇春却是这瓮城之计的破局者。传说元至正十八年(1358)十二月,朱元璋率大军攻婺城,命部将常遇春攻打梅花门。婺城内元军镇守严密,城门紧闭,每天只放少量能说金华方言的人进出。常遇春的部队到婺州后驻扎在赤松山的赤松宫(时称宝积观)里,赤松宫内16名道士假扮赤松山民,挑着柴炭先一天进入婺城内作为内应,又请二仙桥村民以给城内送馒头、下芳埠村民给城内送豆腐之名叫开梅花门,常遇春率部一拥而上,放下桥板,顶开城门。紧急时分,元兵从赤松楼上放下千斤闸试图阻止大军入城。千钧一发之际,常遇春用双手托着千斤闸让部下冲入城内,又令大军立即放炮为号。这时,先一天入城的16名道士在大洪山、明月楼、庆丰楼等处堆起柴炭点燃大火。元军内忧外患,朱元璋才得以攻入婺城。

一蓑烟雨,氤氲多少楼台诗意

在城防中,城楼起到了关键作用,如婺州府城赤松门上有赤松楼,双溪门上有双溪楼,镇东门上有镇东楼,通远门上有望楼等。

相传,婺州城楼中常筑房七间,供守城及夜巡将士居住,近水的城楼连接吊桥。战事紧急,城门紧闭,将士们从城楼上放下一只吊篮进出城,传递战况。遇敌攻城,将士们拉起吊桥倒扣在城楼上,一来阻断敌军进路,二来加固城门防守。

位于今保宁门位置的镇东楼就是当时典型的城楼。抗战前,镇东楼尚存残损城楼景观,楼内有一口直径约1.5米的铜钟,外有铁栅栏,有门可登城俯瞰婺江。当时的城墙高约8米,城门洞高4米,路宽3米,城门两侧留有灰色青砖。新中国成立初期,镇东楼城门洞已无存。

到了安平盛世,城池转危为安,城楼则显出另一番风貌。宋时吕祖谦就曾在游赤松门时留下《城楼》诗一首:“城峻先迎月,帘疏不隔风。棋声传下界,雁影没长空。岛屿秋光里,楼台海气中。登临故待晚,甬外夕阳红。”

除城楼之外,城墙上还建有观天、望景的亭台楼阁,多建在子城墙上,如子城北城墙上就有翠微楼、金华楼、仁风堂、披仙台,子城南城墙上有谯楼。

双溪楼始建于宋政和年间,于宋绍兴十四年重修。繁华落尽,霜月清冷,却道似曾相识,千百年来,无数文人骚客、铁血将士饱蘸人世悲欢,写下传世诗篇。

北宋元丰年间,婺州知州、范仲淹的侄子范纯诚曾在州衙正寝之北子城上建翠微楼,后婺州节度使、其曾孙范直忠重修婺州城墙及翠微楼。

宋代文风鼎盛,审美艺术空前发展,后南宋迁都临安,带动江浙一带经济与文化繁荣。这个时期,婺城新建名楼较多,如南宋淳熙元年始建的仁风堂,婺州城南、宋嘉泰初始建的稽鼓阁,婺城西北县治后园内、南宋年间始建的清燕阁,位于子城东隅、宋熙宁年间始建的极目亭,北宋元祐年间始建的谯楼等,其中不乏名家手笔。

极目亭又名双溪亭,北宋政和初改名“叠嶂”,南宋绍兴年间重建,可极目婺南双溪,远眺覆釜仙源,更名为“极目亭”。南宋淳熙年间扩建翻新,留下郡守周彦广及米芾、陆游、叶梦得、韩元吉、楼钥等人的墨迹,传有《极目亭诗集》。

婺城西南、酒坊巷东侧还有一座三层高的明远楼,是贡院主楼。当时周遭建筑一律不得高于此楼。明远楼底层四面为门,楼上两层四面皆窗,站在楼上可一览贡院,号令和指挥全考场。

一段传说,讴歌多少铁血忠烈

千年婺城,多少人与事。一个个身影从泛黄的史册中走来,让后世欷歔感喟……

婺城清波门外原有一座忠烈祠,是清乾隆皇帝为表彰明末兵部尚书朱大典殉难所建。

朱大典(1581—1645),字延之,号未孩,婺城长山人,自幼勤读诗书,习练武艺。后朱大典于明万历四十四年(1616)中进士,任章丘知县;于天启二年(1622年)升兵科给事中。因反对宦官魏忠贤党,五年出任福建副使;抵御“红毛番”侵扰有功,晋右参政。丁父忧,归隐金华北山鹿田书院读书。

崇祯三年(1630),朱大典官复原职;五年,累官至山东巡抚;因平定孔有德等兵变有功,六年,升兵部右侍郎;八年,农民起义军兴,朝廷命朱大典总督漕运兼巡抚庐、凤、淮、扬四郡,移镇凤阳。此后,朱大典坐失州郡,一再贬官。十四年,朱大典受命总督江北及河南、湖广军务,仍坐镇凤阳。

在这期间,适逢许都围金华,朱大典的儿子朱万化募健儿抵御。不久,京师陷落,福王在南京登基。朱大典结交马士英、阮大铖,受召为兵部尚书,总督上江军务。

清兵破南京,福王被擒。朱大典回婺州,据城固守。鲁王监国,任命朱大典为文华殿大学士,建行台督师,辖金华、兰溪、汤溪、浦江四县。唐王立于福建,朱大典任东阁大学士,督师如旧。

清兵下浙东,过安吉,阮大铖随即降清。阮大铖又驰书信力劝朱大典倒戈,朱大典见信大怒,愤然裂书,令杀招抚使,誓与婺城同在。

清兵围攻婺城,城墙崩毁。朱万化带兵在旌孝街三清宫和关帝庙前与清兵浴血奋战,重伤而亡。朱大典急命家中妇女先入井自殉,后自携火绳与部将、子孙、馆师、随从环坐在八咏楼下火药库中,亲自点火自焚。火药库爆炸如发地震,清兵反走辟易,多自相践踏而死。朱大典全家男女22人均殉难。城陷后,清兵屠城。

乾隆四十二年(1777),清廷赐谥朱大典为“烈愍公”,并在金华通济桥北的双溪驿前,建造了一座高10米四柱的青石牌坊,横额上勒刻“表海崇勋” 四个大字。

时光再倒退数百年,同一片土地上,曾出现过一个让位求和的君主。梁开平元年(907)五月,太祖朱温封钱镠为吴越国王。吴越国经三代五世王,历时50多年,相传府治内耐寒轩两株千年古柏,即为钱镠为祝母亲生日而植。吴越时期北方连年战乱,婺州和江南诸郡在钱镠的统治下,百姓安居乐业。到吴越钱弦俶时,他审时度势,将江山拱手相让于宋太祖赵匡胤,故王朝顺利更替,婺城平安无战事。

参考资料:《康熙金华府志》 《光绪金华县志》

蒋金治、朱丽倩《金华古城文化考略》

来源: 作者: 责任编辑:苏宣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