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华日报 > 四版 > 正文

我以恒心致初心

法学专家张兆松:

记者 陈丽媛

他是改革开放后婺城区汤溪镇的第一个法律专业大学生。他是恢复高考后华东政法大学(当时称学院)的第三届毕业生,是改革开放以来我国法治建设取得重大成就的见证者和践行者。

从塔石农家走出来的他,做过检察官、高校教授、刑辩律师。年近不惑,他辞去处长当助教,很多人不理解。即将退休,他在笔耕不辍的同时,投身刑事辩护,很多人讶异于他的精力旺盛。他却说,守住公平正义的专业初心,做自己喜欢的事,不仅没有压力而且肯定能干得好。

他叫张兆松,现在是浙江工业大学法学学科带头人,在学校里发表论文多、出版专著多、承担国家社科基金项目多,是“最受学生喜爱的老师”。

爱写论文的检察官

“高考填志愿时,我对法学的认识是模糊的。少年们大多有个侠客梦,想着能从事主持公平正义的工作,便满心向往。”两年的学习后,张兆松选择了刑法专业方向,树立了为保障人权而奋斗的法律理想。1985年毕业,他被分配到衢州市检察院,成为该院第一个具有法律本科学历的检察官。

专业基础扎实,加上踏实肯干,他很快就成为单位的业务骨干。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当地公检法系统碰到疑难复杂案件,都会找他商量探讨。从检16年,他办理或指导的案件超千件。令他骄傲的是,如今回顾这些案件,无一冤错。

对司法实践中的疑难问题,张兆松喜欢进一步钻研思考,写成学术论文,投给专业刊物发表。“那时候投稿,文章都是一笔一画写出来的,杂志社里谁也不认识,单位也没有写论文的要求,可我就是喜欢。”爱写作的张兆松好学,对《法学》《法律科学》等知名法学刊物上的行家大作如数家珍,看到自己的名字和作品与他们一起排在目录栏里,他心里有说不出的喜悦。

坚持理论与实践的结合,是他从事刑事法学研究的最大特点。通过大量发表论文,张兆松在检察系统闯出了名气。

现任中国法学会副会长、原最高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朱孝清曾在浙江省检察院担任副检察长。1996年,他到衢州调研。其间,他对有关负责人说:“你们这儿有个张兆松吧,我要见见他。”张兆松闻讯,既惊喜又纳闷。他早已在法学刊物上拜读过朱孝清的论文,敬佩他的理论功底和学术视野。但是,自己只是一名普通的基层检察工作者,为何会被省院领导点名?

见面后,张兆松才知道,原来朱孝清也在一些法学刊物上阅读过他的文章,对他结合实践撰写的研究文章很是赞赏。“虽然我们是第一次见面,却聊得很投缘。他说没想到基层检察院里有我这样勤奋的笔杆子,听说我是大学毕业生,还鼓励我不要放弃理论研究。”那一次谈话让张兆松更有自信,也更清楚地认识到自己对学术研究的喜爱。

他先后被评为衢州市首届十佳检察官、市级劳动模范、浙江杰出法学青年,是当年衢州市检察院中层年龄最小的检察官。就在周围的人都认为他仕途顺利、前程看好之时,他却做出了职业生涯的新选择——到宁波大学从事法学教育和研究。那时候,主动调离检察机关到高校从教的人极少,张兆松是全省检察系统里的第一人。

高龄助教逆袭

张兆松是市级检察院的处长、一级检察官,但进入高校任教,这些优势没了,学历和教龄都成了他的短板。宁波大学人事部门说,他只能从助教开始教学。

这个从零开始的选择,张兆松从未后悔。他相信自己不仅适合学术研究,也能把专业课上得令学生爱听。事实证明,他在教学中是如鱼得水,甚至游刃有余的。多年写作提升了他的理论深度,检察官生涯丰富了他的实践经验。他把自己办理和收集的经典案例带进课堂,学生们听得津津有味,再加上他为人谦和,很快就在学生中赢得了较高的人气。从2006年起,学院每两年举行一次“我最喜爱的老师”评选,直到2012年调入浙江工业大学工作,张兆松连续3届以高票当选。他还是宁波市、浙江省的“三育人先进个人”。

上课之余,张兆松把大量时间和精力倾注于学术科研。到目前为止,他发表了150多篇学术论文,出版专著、教材9部,两次主持国家社科基金项目,是学院老师中发表论文最多、出版专著最多、承担国家社科基金项目最多的“三多”老师。2003年,他被破格晋升副教授。2007年,中国检察学会成立,他是浙江学术界唯一的专家代表理事。2008年,他已是我省为数不多的刑法学教授之一。2018年,浙江工业大学获批法学一级硕士点,他成为该校法学学科的带头人。

张兆松从事学术研究的出发点不是为了完成学校任务,而是要解决司法难题,推进司法进步。他坚持关注司法热点、难点和重点问题,关注刑事法治建设中的短板和不合理的地方,并勇于发声。

2006年,最高检出台附条件逮捕制度。不久,张兆松在《现代法学》上发表论文《附条件逮捕制度批判》,指出该制度有悖于“少捕慎捕”“疑罪从无”的原则,容易导致为服从侦查破案的“需要”而逮捕犯罪嫌疑人,呼吁废除这一制度。在全国人大督促下,2017年最高检正式发文废除了这项制度。

我国《刑法典》对贪污受贿犯罪曾规定了交叉刑,学界的主流声音认为这一立法方式应予推广适用。张兆松在2010年就发表论文《废除贪污受贿罪交叉刑之思考》,指出这种立法规定违背罪责刑相一致、刑法平等原则,破坏刑罚结构的递度性,易于扩张法官的自由裁量权,主张废除这种立法模式。2015年,全国人大常委会颁布的《刑法修正案(九)》,基本废除了贪污受贿犯罪的交叉刑。

捍卫法治尊严

再过两年,张兆松就要从教学科研岗位上退休。他表示要把更多的精力投入到刑事辩护中。

18年前,他刚开始兼职做刑辩律师的时候,中国的刑事辩护率还很低。有业内专家曾说,很多律师都不愿意办理刑事案件,做其他诉讼业务或者非诉业务容易赚钱是一个因素,更重要的是因为刑事辩护风险大。

张兆松却“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他说,蒙冤是人生灾难中最大的不幸和痛苦,罪与非罪、轻罪与重罪事关一个公民的清白和公正正义的实现,承载着当事人及其家人的无限企盼。司法为民只有通过具体的个案公正才能实现。被抓捕判刑的不一定个个都是“坏人”,即便是“坏人”也有基本人权和尊严需要维护。而充满挑战的过程,也是刑事辩护的独特魅力。

近年来,他已成功办理多起刑事辩护案件,使委托人得到无罪或从轻处理,有效地维护了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合法权益。

来源: 作者: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