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华日报 > 六版 > 正文

一百公里路上的十个孩子

记者 盛游 通讯员 应羽淇

在磐安,有小部分孩子因为各种原因,较难走进外面的世界。感人的是,两年多来,每个月的10日,两位特殊教育老师一趟又一趟,一百多公里路风雨无阻,搭建起和孩子沟通的桥梁,努力让他们在同一片蓝天下快乐成长。

昨天8时许,在磐安县特殊教育启智园门口,陈林峰、韦雅芬像往常一样出发,准备前往仁川镇。手上的早饭还是热乎的,陈林峰说:“今天刚好是教师节,做的事应景。”他们两人便是两年多来坚持上门送教的特殊教育老师。

特殊教育启智园在教育、康复方面能给一些孩子提供帮助,为培养他们生活适应能力、更好融入社会而不断努力。但是,特殊儿童中还有一些重症残障儿童因自身条件不适合到校接受康复教育,需要老师上门送教。

昨天送教的第一站是地理位置最远的仁川镇。第一个孩子是锦锦,他基本不会语言交流,长期不良坐姿导致驼背严重、行动迟缓,走路似乎随时会摔倒。对锦锦的教育内容就是语言沟通交流。

结束第一节课,两位老师立即前往冷水镇。第二个孩子杰杰已在门口等候。杰杰脑萎缩,近乎失明,但喜欢听歌唱歌。每次老师到了杰杰就手舞足蹈,非常开心。课程中有时候会播放一些儿童歌曲,帮助杰杰接触外面的世界。看到孩子开心,父母从一开始拒绝送教,慢慢地变成欢迎老师们到来。

离开冷水镇,他们来到新渥街道,这里有3个特殊的孩子。其中,宏宏因为双脚后天萎缩,长年卧床,瘦骨嶙峋,心态消极,努力帮他恢复信心是两位老师的重点任务;浩浩有一点自闭,曾在康复中心学习自理能力,但随着时间推移很多能力开始退化,陈林峰和韦雅芬便常让他复习。

另一个孩子巧巧比较不同。她虽然双脚萎缩,但智力情况相对稍好。也许是之前受过校园欺凌,她非常害怕见到陌生人,怕到学校上学。巧巧是这批学生中较为优秀的一个,通过两个学期的教学,学会了简单的电脑打字和上网操作。

“希望她花更多的时间去学习,掌握一门技能融入社会。”韦雅芬说,为使这类孩子获得最大限度的进步,就要把课堂教学生活化,把康复训练实践化,善用环境让他们在熟悉的情景中获得生活的体验与能力的提升。

离开巧巧家已是中午,在路边的餐馆随便解决一下午饭,两人便前往深泽乡,那里有4个孩子等待他们。

峰峰曾在启智园读书,不幸的是后来母亲得了抑郁症,无法再接送峰峰上学,本就艰苦的日子雪上加霜,不得已辍学转成送教;涛涛是自闭症患者,失聪,只能靠肢体语言交流,当别人理解不了他的意图时有一点喜怒无常;俊俊只能在轮椅上生活,只对简单的方言有反应。但随着两位老师的到来,他们都显得异常兴奋,一节课很快就过去了。

学会阿拉伯数字1—9,在常人看来是十分简单的事,可在这些特殊儿童看来却如登天一般难。深泽乡的最后一站是仙仙家,一上课,陈林峰拿出标有数字的图片,打乱顺序,让仙仙识别并排序。出差错时,他耐心地告诉她正确答案,然后继续重复。经过一年多的努力,仙仙终于认对了1到9。课程结束时,陈林峰尽管说了句“真不容易”,但眼里满是欣慰。

家住安文街道的两个孩子涵涵、林林是昨天送教行程的最后一站。上完课回校途中,韦雅芬和陈林峰还在聊工作,谈到了一个不愿意接受送教的家庭。两位老师认为,现在社会送教的阻力还是很大,有些家长觉得给孩子提供吃喝即可,忽视了孩子在精神上的需求,也有家长不想让外人知道孩子不够健全,藏着掖着,还有极少数家长甚至认为相比送教上门,换些物质来得更实在……这些都增加着送教的难度,常态是,哪怕家长的一点理解、接受和认可,都需要特殊教育老师付出巨大的努力才能换得。

因此,这两年的送教经历,两人既受过赞扬,也受过打击,但始终不变的是他们默默的坚持和守候。也许是简单的一个词或者是端碗动作,特殊儿童每一次成功的背后,都是异于常人的努力和付出。

“因材施教、按需送教,不厌其烦,认真寻找合适的方法,只要能让他们学会一点知识或者一个技能,我们都会一直坚持。”他们俩说,任何教育,因有爱才无障碍。

(本文孩子均为化名)

来源: 作者: 责任编辑:
关键词: 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