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实时播报 > 原创新闻 > 正文

你养我长大 我陪你终老 三轮车上载出万里孝亲路

金华新闻网9月12日消息  金华日报记者  陈丽媛

55岁的陶姐有辆电动三轮车。她走到哪里,车开到哪里,后面坐着86岁的爸爸,和她形影不离。

爸爸变成了“老小孩”,看到她出门就没有安全感。她一不留神,就可能找不到他了。只要出门,陶姐就要带着爸爸。要是有一天,陶姐的三轮车后座空了,八成就是老人犯病住院了。

陶姐不会开车,为了方便带爸爸出门,买了这辆三轮车。老人腿不方便,最喜欢坐陶姐的车兜风。只要三轮车电量能跑到的地方,陶姐这几年都带爸爸去逛过了。这辆车充一次电能跑40公里,4年加起来,陶姐载着父亲跑了上万公里。

当年,陶姐是带着养父母出嫁的。认识她的人都说她孝顺,却很少有人知道她和老人没有血缘关系。她说,爸爸妈妈给了她完整的爱,亲生不亲生早已不重要了。她现在能做的,就是在最后的陪伴中,让他们多一些开心,让自己少一点遗憾。

小时候,爸爸用自行车载她回家;现在,她用三轮车载他兜风

带着养父母出嫁

陶姐是养女,在养父母家享受的是独生女儿的待遇。妈妈工作出色,当过金华县人大代表。“她是童养媳,小时候吃了不少苦,却对生养她的两个家庭都顾得很牢。发工资时,她总是不忘寄两份钱回家。那时候物资匮乏,她每次回去都给老人们大包小包地带糕点。”陶姐说,妈妈言传身教,让她很早就懂得了孝顺和感恩。

跟妈妈相比,爸爸更温和。妈妈慷慨地接济两家的兄弟姐妹,甚至表亲们,有时候会影响自家的生活。爸爸对此从不抱怨。在陶姐的印象里,爸爸对妈妈“言听计从”,对自己宠爱有加。

“小时候,妈妈为了锻炼我做家务,把洗碗的工作交给我。可是,每次爸爸都抢着洗,他说‘有爸爸在,用不着你干’。”

“读小学时,我和小伙伴们经常结伴到3公里外的农场看电影。爸爸妈妈在生产队干活回来都很累了,但是每次电影结束,爸爸一定会骑车来接我。”

“上世纪80年代,爸爸到深圳出差。回来时,他给我买了很漂亮的运动衫、休闲服,还有心形的电子挂表,把带去的钱都花完了。我那年正好20岁,特别爱美。这些东西当时在金华还很稀罕,感受到小伙伴们投来羡慕的目光,我心里别提有多美了。”

在陶姐的回忆里,严母慈父给她带来了无数温暖。

准备婚房时,陶姐想着要把养父母带在身边,就和丈夫商量买了一套130多平方米的商品房。他们把最大的卧室留给两位老人,连装修风格也参考了他们的喜好。陶姐的女儿出生后,老人帮着带,一家人其乐融融。

一次,爸爸碰到老同事,互道近况后,对方脱口而出:“你还和女儿住在一起啊。”说者无心,爸爸却往心里去了。回家后,就和妻子商量要搬走。老人觉得不好意思,也不想一直打扰女儿的生活。陶姐一再挽留:“要不是为了和你们住在一起,我就不会买这么大的房子,装修也不会像现在这样了。你们要是搬走了,我们都不习惯。”可是,老人搬家的决心很坚定。他们没有买过房子,就租了一套,租金一付就是5年。

陶姐去探望父母,看到租的房子周边环境复杂,越想越不放心。她和丈夫一商量,就在离家不远的新小区又买了一套房子,90平方米,正适合两位老人居住。就这样,5年的租期才过了一半都不到,两位老人就被陶姐软硬兼施地请到新房居住了。

父亲的“懂事”让人心酸

搬进新房后,爸爸妈妈生活安定了下来,直到7年之后。

2014年,妈妈因病去世。爸爸顿时像变了一个人。那年他已经81岁。一直以来,妈妈都是家里的主心骨,和爸爸的感情又好。陶姐很担心,只要有空就陪在他身边。她发现爸爸变得健忘了,不是忘了吃过早饭,就是找不到东西,更糟糕的是,他不记得回家的路了。陶姐又把爸爸接回自己家,这一次他一口答应了。

爸爸的另一种变化是,变得对陶姐很依赖,甚至千方百计地讨好她。他抢着干家务活,每天一定要去买菜,坚持做饭。但是,很多时候,陶姐反而变得更忙。爸爸去买菜,等来等去也不回家,她到处去找,还惊动了110。爸爸把没洗没削皮的土豆扔进锅里炒,菜不能吃了,她连锅子都要重新洗。爸爸总是到冰箱里找东西,反反复复半个小时后,冷藏箱的温度从0℃蹿到了18℃……

“他以前是家里的大厨,我和妈妈都喜欢吃他做的饭。他变得没有安全感了,费尽心思地想证明自己还是有用的,就怕我丢下他不管。”看到爸爸的变化,陶姐忍不住心酸。她努力让自己平静,笑着收拾爸爸留下的一个个烂摊子,总结经验和规律,减轻他下一次犯错的破坏程度。

爸爸喜欢买菜,她就陪着一起去。爸爸怕独处,她走到哪里都带着他。这几年来,她已经习惯没有午睡的生活,就怕自己一打盹,爸爸又偷偷溜出门……

是我陪他,也是他陪我”

2015年,陶姐买了一辆电动三轮车。她用它载着爸爸去菜场,逛公园,跑银行,参加同学会。只要电量允许,她就带着爸爸到处兜风。冬品梅花夏赏荷,春看杨柳秋拍银杏,金华大大小小的公园,父女俩都逛遍了。陶姐喜欢拍照,爸爸就是她的模特,她的手机相册里装满了爸爸的照片,每一张都笑得很灿烂。

陶姐给爸爸拍的照片

陶姐最大的爱好是越剧。因为爸爸的原因,她退出了原来的学习班,但她又在小区里找到了志同道合的票友。她组织成立业余越剧兴趣小组,在社区的支持下,每周聚会学习、排戏。他们一起参加社区活动,送戏下乡,也送爱心到福利院。不管是练习还是登台,爸爸都在旁边看着她,一边笑,一边打着拍子,时不时还跟着哼上两句。认识她的票友亲切地叫他“老爷子”,乐队师傅还夸他的拍子打得准。

舞台上的陶姐(左)

“我在陪着他,其实也是他陪我。我知道爸爸并不是很喜欢越剧,我参加这些活动至少要两个小时,他都陪着我。”

“我带他去公园,他像小孩一样高兴。老人精力有限,逛一会就累了。我还没尽兴,还想拍些照片。他就会说,你去逛吧,我在这里坐坐也很舒服。”

陶姐从来没想过送爸爸进养老院,他隔一阵子就要上医院,一天要吃11种药,一不留神吃错了,就是要他的命。他有时会犯糊涂,又不愿意戴定位手表,身边必须有人看着。她就更不放心把爸爸交给别人了。

女儿在上海生孩子了,陶姐不能脱身去照顾。她说,年轻人可以想办法解决困难,爸爸现在能依靠的只有她。幸运的是,女儿和丈夫都很支持陶姐。她心直口快,有时候一急就把话说重了。丈夫就会出来打圆场,女儿也会批评她对外公态度不好。

“爸爸对我真好啊。他今年86岁了,犯糊涂的时间更多了,腰椎间盘压迫神经,走路也困难了。他正慢慢地向我们告别。他在时,我尽量让他开心,到时自已也会少些遗憾。”陶姐说,自己就是个普通的女儿,只要把心定下来,不把父母当累赘,尽孝就是一件开心的事,也不影响自己发展兴趣爱好。

买菜的时间到了,陶姐走向坐在三轮车上的爸爸,给他理了理上衣。车子发动,父女俩又笑着出发了。秋风伴着暖阳,舒爽迎面而来,让人想起父亲用自行车把她从电影院载回家的那些日子。

来源: 作者: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