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华日报 > 一版 > 正文

“龙山经验”:“枫桥经验”新实践

1791978_zps_1568873816832

悉心调解,化解纠纷

记者 蒋晓明 李聂 孙武斌

永康市龙山镇是一个历史悠久、文脉深远的小镇。这里有碧波粼粼的太平湖,依华溪山水而建的生态绿道,像一条绿飘带环绕着这片美丽的田园。

龙山是南宋思想家、文学家陈亮状元故里。一直以来,陈亮文化“义利相兼、以义为先”的经世致用理念也深刻影响着生活在这里的人们。在新时代,这里掀起一场被称为“龙山经验”的基层治理模式的新变革,受到全省乃至全国的关注。

缘起:因需而动的“大调解”

2013年,永康市委以龙山法庭正式恢复设立为契机,明确打造“基层党建+社会治理”的基层治理新格局的工作思路,以及“党委主导、文化渗透、分层调解、先调后诉、法庭兜底”的工作路径,打造“共建共治共享”的综治格局。

皮肤黝黑、做事风风火火的永康市法院龙山法庭庭长潘文接记得,2013年11月龙山法庭刚恢复设立时,一年收案就有800多件,还大有继续增长之势。如何恢复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村干部、乡镇干部冲在一线化解纠纷的传统?让熟悉乡规民约、熟悉社情民意的“乡贤”再活跃在纠纷的源头?

谁也没想到,“两堵围墙”引起的矛盾纠纷成为大调解机制建立的起点。一个是当地辖区小学因征地原因导致围墙修建问题十多年未解决,一个是金融机构围墙被村民损毁引发矛盾。

面对这两起纠纷,镇村两级干部分头轮换上门调解,却都无法将政策、法规解释得很到位,没有取得很好的效果。龙山镇党委尝试把辖区内的法庭、检察室、派出所、司法所等单位聚拢到一起,与镇村干部建了个临时调解团,专门解决“两堵围墙”纠纷,历史遗留的“围墙”纠纷妥善解决了。

受此启发,2014年,龙山、西溪镇党委政府牵头,联合公检法司劳动等部门成立大调解中心,党委政府将法庭调解纳入综治平台,出台《构建矛盾纠纷多元化解实施意见》《对村(企)矛盾纠纷调处积分奖励办法》等文件,从镇到村,有奖有惩,调解组织从“可调可不调”变成“必须调”,纠纷调解真正作为乡镇综治的重要内容落地生根。

“5年时间,我们法庭收案量减少了近一半。”今年8月30日,潘文接来到国家法官学院,向全国各地的法官介绍“基层党委领导,法庭功能前移,各方力量联动,分层过滤调解,把矛盾纠纷化解在基层”的“龙山经验”。而作为先行试点的龙山法庭,其收案数从2013年的806件,降至2018年的413件,减少了48.76%。

今年7月,龙山镇吕南宅四村一村民在三村建房时,不慎从二楼摔了下来,导致身体多处受伤。事情发生后,吕南宅三村党支部书记吕其新第一时间组织人员将受伤村民送到医院治疗,并立即和专职调解员吕金鱼到现场拍照取证,联系双方亲人和目击证人到村调解室了解情况,促使双方第一时间达成“救治第一位,待村民伤好出院后,再由镇、村组织调解,按责任承担”的共识,并在《人民调解协议书》上签字,使一起有可能引起矛盾的纠纷得到及时化解。

【启示】“龙山经验”的最大优势就是发挥了党委的领导核心作用,以党建引领基层治理体制机制创新,通过顶层设计,将基层党组织打造成为矛盾纠纷多元化解的战斗堡垒,增强了各级党员干部积极性和责任感,进一步降低纠纷成诉率,维护了基层的和谐稳定。

提升:分层过滤实现调解“大合唱”

“龙山经验”成功重塑了新时期纠纷解决理念。其中,关键问题是纠纷如何分级?龙山、西溪两镇创造了“分层过滤法”矛盾纠纷多元化解模式,形成网格调解——村、企属地调解——部门调解——镇矛盾纠纷调处中心分流以及组织联合调解的诉前化解体系。

第一层:网格调解+法律指导。有纠纷,网格员要第一时间发现、介入,想方设法就地调解处理;无法调解的,上报网格小组长,由网格长调处。

第二层:镇中心分流调解+法庭服务。不能就地调处的纠纷,一并进入镇综合治理中心,根据纠纷的性质和繁简情况,分流到行业部门、派出所、检察室、劳动保障监察所等部门先行调处。法庭在各环节提供法律服务,必要时参与联合调解。

第三层:法庭调解+法庭裁判。穷尽调解手段后,属于可诉事项的,引导诉讼。在这一过程中,法庭仍运用立案调解等多种手段开展调解。五年来,总的庭前调解率达80%以上。确实无法调解的,则加快审理进程,商事案件基本施行“三结束”制度,即庭审结束、宣判结束和法律文书制作结束,尽最大可能高效定纷止争。

为此,永康市通过在全市范围内建立402个“红色网格”,安排5.5万名网格员结对联系10多万农户,推广“15分钟党员服务圈”, 网格员按时“打卡”,做到群众有不满情绪必到、有突发事件必到、有矛盾纠纷必到、有喜事丧事必到和村里的困难家庭必访、危重病人家庭必访、空巢老人及留守儿童家庭必访、信访户必访,及时预防和消除群众心中“疙瘩”。

永康市法院院长楼常青说,纠纷逐层过滤,化解在基层、化解在萌芽,做到“隐患不出网、纠纷分级调、案件庭前解”,全面增强基层社会综合治理能力。

【启示】实践证明,“龙山经验”是加强预防和化解社会矛盾机制建设,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新时期“枫桥经验”升级版,是具有中国特色的基层社会治理创新,对开创新时代基层社会治理新局面具有指导意义。

深化:建立市级纠纷化解“大本营”

“想不到,人不需要赶过来,用手机视频就能调解成功,太方便了。”今年1月,邱某等4名外来务工人员因装修一事与永康市民吕某的合同纠纷案件,通过视频方式调解,当事人双方达成调解协议,并向永康市法院申请司法确认。这种在线调解新模式依托的正是在线矛盾纠纷多元化解平台(简称ODR平台)。

2018年,永康率先在金华全市上线运行ODR平台。“以前线下调解不光凑时间麻烦,还会因为面对面而起语言肢体冲突,线上调解就避免了这些麻烦。”调解员陈金根说。

为此,永康市结合“最多跑一次改革”,全面深化网上立案、跨域立案等便民服务,将“万人成讼率”纳入综治指标,优化矛盾纠纷统筹分流机制。2017年,永康市委政法委牵头抽调各条线专业人员集中办公,成立市矛盾纠纷多元化解中心,打造平安永康综合体,整合全市所有行业性、专业性、乡村各类人民调解机构,整合人民调解、司法调解、行政调解和信访调解等各项资源,变纠纷直接成诉为调解先行,诉讼断后,打造递进式、漏斗型的矛盾纠纷分层过滤化解机制,形成“就近受理、分流交办、一揽子解决”的多元联动化解模式,实现调解机制从“独角戏”到“大合唱”的转变,有力推进基层治理现代化,基本实现了“苗头不出格、小事不出村、矛盾不上交”。

“当了30多年的调解员,感觉现在是我最有空闲的时候。”龙山镇综治中心调解员吕跃喜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就在龙山法律服务所工作,以前常常为化解村民之间的纠纷跑断腿、磨破嘴,现在,他专职为各村提供法律服务,当起真正的“法律顾问”。

【启示】党的十九大提出要打造“共建共治共享”的社会治理格局。永康在社会治理中充分运用互联网、大数据等新技术新手段,打造在线矛盾纠纷多元化解平台、 “大数据+人民调解”模式,不断提升对矛盾纠纷的预防、研判与化解能力,着力提高解决矛盾纠纷的实效。这是在矛盾纠纷化解领域推进“最多跑一次,最好不用跑”改革的有益探索。

来源: 作者: 责任编辑:
关键词: 枫桥 龙山 经验 实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