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华日报 > 三版 > 正文

我的外国学生说: “学好汉语,想在中国找工作”

1824537_zps_1569808108965

 

口述:方 玲 整理:汪蕾

79岁的盛奇洪和70岁的方玲住在浙师大老家属区的二楼,五斗柜、四方桌、小板凳,生活得简单朴素。青丝成白发,他们还坚持着年轻时的习惯,每逢重大节日,家中必备一面五星红旗。

国庆了,盛奇洪特意穿上了胸前印有“70周年”字样的红色T恤,方玲也是一身橘色的衣裳,明亮鲜艳的颜色让他们看起来精神又年轻。

他们的国庆“初印象”

我和共和国同龄。1949年,我出生在武义。9岁那年,我们一家人到了金华市区外婆家。第二年,恰逢新中国成立10周年。那年庆典主题是庆丰收。大家拿泥巴垒起比成人还要高的玉米棒、大白菜,四人一组抬着到街上游行庆祝。村上还要选一个漂亮的小姑娘,打扮得花枝招展,让大人抬起来一起游行。很幸运,我被选中,坐在大人们肩上看游行,格外不同,也因为是最漂亮的女娃,心里别提多高兴。

这一年,盛奇洪19岁,正在金华一中准备高考,他是我表哥的同学。第二年,他考取了北京大学,我的表哥考取清华大学,他俩成为1960级金华一中考取清华、北大两所顶尖名校的7人中的两个。

20岁的他带着家里拆了稻柜当柴火卖才凑齐的路费,只身前往北大。一个月后的“十一”,他头一回作为学生代表赴天安门参加国庆庆典。天安门前人山人海,彩旗飘扬,这也是一个乡村青年脑海里第一份难忘的国庆记忆。

那年秋天,他在北京本地同学的带领下一路步行,从北京大学走到景山公园,登上并不高的山眺望北京城。北京可真大啊!故宫就很大,人民大会堂等十大建筑已相继落成,这样现代化的首都,足以让一个乡村青年热血沸腾。

我讲得心潮澎湃,同学们听得热泪盈眶

当然,这些是老盛后来告诉我的。1970年,我与老盛相识。同年,我被分配到后城里的五星小学当民办教师,学校就安在祠堂里。同一个教室有不同年级的学生,一个老师要教语文、数学、常识各科,从周一到周五,从早讲到晚,喉咙一定是哑的。还有一件很有意思的事,班级里很多学生都是“小爸爸”“小妈妈”,还要抱着弟弟妹妹一起来上学,学生们做作业的时候,我就帮他们抱小孩。

每年国庆前,各个班级的老师都要把学生组织起来,一起接受爱国主义教育。我给学生讲鸦片战争,讲抗日战争艰苦卓绝的奋斗岁月,也讲新中国成立的故事,学生们听得热泪盈眶,而我讲得心潮澎湃,这也是教师岁月里难以忘怀的一段记忆。

1981年,我转为公办教师,待遇大大提高,生活条件也越来越好。1995年,我调往师大附小任教。一晃35年,2004年我从小学语文教师的岗位上退休。此时,再看我工作过的学校,从祠堂、牛栏到高楼大厦,从一支粉笔都要节约、写到拿不起为止发展为多媒体教学……眼前的一切让我从心底里自豪:“祖国发展得太快了!”

从“英语很重要”,到“学好汉语,在中国找工作”

退休以后,我迎来了更加有意义的14年。2005年,我受聘成为浙师大国际教育学院对外汉语教学的老师,让“你好”“谢谢”“再见”这些中国话从各国留学生口中传出。从一开始的五六十人,到后来位居全省第二的数千人,浙师大留学生的规模越来越大,学习汉语的外国学生也越来越多。

当我面对这些来自世界各国的留学生时,感慨万千。以前我总教育我的中国学生:“英语很重要,学好英语才能走出国门。”万万没想到,我的留学生会对我说:“老师,我学了汉语回国找工作就容易了。”“中国那么大,学好汉语,我想在中国找工作。”“我在义乌有公司,学好汉语,我的生意就发达啦!”

每学期我们都会举办国际文化节。印象里,其中一期内容叫“谁不说咱家乡好”,左右两联是“不说不知道”“世界真奇妙”。每个学生都展示了本国的人文风景、名胜古迹,但有一个共同点——每个国家的展牌中都会有一张特别醒目的照片,那就是他们国家元首和我国领导人握手的合影。每每想到这件事,我总是激动万分,中国在世界人民中的影响力越来越大。

很多人曾问我,你这么大年纪了,还要去上课赚钱?实际上,这个问题很好笑。国家规定课时费是按职称、学生数计算的,因此我一课时的收入只有五六十元,有时候都不好意思告诉别人。有人又会问,那你为什么还坚持教了14年?

今天的我站在讲台上,下面坐着的是来自世界各国的留学生,他们来学习中国文化,而我在传播中国文化,我多么自豪啊!下课了,他们叫我“妈妈老师”,还把我们的合影发回国,说“这是我的中国妈妈”。你看,我又成了中外交流的使者。

前不久,我的哥斯达黎加学生杰西卡来金华,与我再度相聚。11年前,她作为中哥建交后首批“中国奖学金”获得者来到浙师大学习汉语;而今,她已经成长为哥斯达黎加驻沪代总领事,见到我的第一眼,她兴奋地跑上来抱住我:“妈妈老师!妈妈!太让我意外了!”

这一切都是因为祖国的强大、文化的魅力、时代的发展!祝我亲爱的祖国繁荣昌盛!

来源: 作者: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