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实时播报 > 原创新闻 > 正文

卢凯:失学青年去参军,从南到北、由苦向甜

金华新闻网10月8日消息 金华日报东阳分社记者 杜晓萍

【个人名片】

卢凯,1927年出生,东阳湖溪人。1949年5月至1951年2月,在西南军政大学(原称解放军二野军事政治大学)三分校四总队、解放军十二军参训队学习。1951年2月至1954年5月,先后任志愿军三兵团司令部、留守处参谋。1954年5月任十二军35师104团参谋,1955年7月任遂昌县人武部参谋。1963年入党。1969年12月到东阳纺机厂工作。1985年离休。

卢凯今年93岁,始于70年前的参军经历,他记忆犹新。1949年5月18日,东阳解放后不久,解放军第二野战军在东阳招生。卢凯家境困难,考上了东阳中学却没钱读书,因此,得知解放军在招生,他立即报名。

“主要考我们的政治思想,有5个题目,其中一个是‘1949年,中国共产党提出了和平谈判的8项条件,你认为是否正确’。”18日下午,成绩公布,卢凯榜上有名。20日,他到部队报到,成为解放军二野军事政治大学的学生,跟着部队从南到北。“一个失学青年参军后,在党的教育培养下,有了信仰、理想、奋斗目标,成为一个共产党员。”卢凯说。

曾步行35天到重庆

蹚水过河、睡过牛栏

1949年6月,卢凯与同学们到义乌乘火车,前往安徽“二野军政大学三分校”。他们的行李只有一个背包和一块油布,乘坐的是货运列车,车厢露天,油布既当雨衣又当地铺。火车停站时间是个未知数,战士们想上厕所也不敢轻易下车,颠簸了两天一夜终于抵达目的地。

“同胞们,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在今天成立了!”1949年10月1日,卢凯和同学、战士们在部队里收听广播,听到这句话,所有人都沸腾了。新中国成立后,军政大学的学生到营级以上的部队锻炼,卢凯随部队进军西南。

他清楚地记得,部队从湖北沙市出发,步行了35天、约1600公里到达重庆。“我们背了5斤米、半斤盐,但也吃不饱。”卢凯回忆,有次过江,江水又急又深,战士们从国民党军队手里缴获一艘船,每次只能载20多人,他们一个师的兵力,等了三天两夜才全部过江。其间,粮食断了,战士们就在山里挖红薯吃。

部队一路追国民党军队,翻山越岭。为了赶时间,水不深的江河,战士们就靠双腿走过去,寒冷的秋冬也不例外。夜深了,战士们借宿在老百姓家里,卢凯还住过牛栏,靠着墙壁睡了一夜。

虽未经历枪林弹雨

却也见证战争的残酷

1949年12月,重庆解放后,卢凯原本随部队向成都进军。据悉,成都战役是解放祖国大陆的最后一次大规模战役,战况激烈。不过,卢凯接受命令,留下负责西南军政大学招生工作,没有上一线战场。

报名西南军政大学的人很多,被录取的学历都在高中以上。“招生工作结束后,我们江南参军的一部分学员当了区队长,管理新生。”卢凯笑着说,自己负责唯一一个女生区队,被学生们称为“卢妈妈”。

1950年5月,卢凯从军政大学毕业后,又调入十二军参训队学习。1951年2月,志愿军三兵团司令部到参训队挑选人员,从70人中挑了5人,卢凯就是其中之一,成了志愿军三兵团司令部情报处侦察科工作人员。在朝鲜,他每天的工作是把关于兵力部署的电报内容标注在地图上。

虽然情报处距离前线战场有100多公里,但敌军的飞机也总是在其上方环绕。1951年8月1日,卢凯和战友们难得包一次饺子,庆祝建军节。“正包着饺子,敌机来了,我们马上撤到情报处后面的山洞里,但有个翻译迟了一步,不幸牺牲。”卢凯说,自己虽然没有在一线经历过枪林弹雨,却也见证了战争的残酷。

后来,卢凯经历多次人事调动,每一次他都服从分配,无论在北京、省里还是在地方上,他认真对待每一个岗位,受到多次奖励,也立过功,1963年在遂昌县时入党。1969年12月,他到东阳市纺机厂工作,负责行政等工作。1985年离休后,卢凯不忘学习党的方针政策,曾被评为金华市离休干部先进个人、金华市离退休干部优秀共产党员。

“没有共产党,哪有我们的今天。”卢凯总是把这话挂在嘴边。其妻子也是党员,两人结婚66年,年过九旬,身心健康,尽享天伦之乐,生活美满。

来源: 作者: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