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实时播报 > 原创新闻 > 正文

【院士在金华】何新贵:一说起浦江方言,话匣子就打开了

金华新闻网10月8日消息 金报全媒体记者 孙梦婷 文/摄

10月7日,恰逢重阳节,都说每逢佳节倍思亲,不假。这一天,中国工程院院士何新贵回了趟老家故居,特别高兴。

何新贵今年82岁了,三年前因病开始有些“健忘”,如今记忆时而清楚、时而模糊,话也比以前少了。但是一回家乡,听到周围人说起浦江方言,他立马咧嘴笑,还能用方言顺溜地跟大家聊天,开心之情溢于言表。

望见仙华山的那刻,他开心地像个孩子

说起何新贵,浦江人都特别自豪。他是浦江走出的两名院士之一,也是浦江生浦江长大的唯一一位院士,如今是北京大学信息科学技术学院院长、中国载人飞船工程软件专家组组长。

当天,金华市科协主席汪希燕特别从金华赶赴浦江,看望何新贵。何新贵也在市科协和金报全媒体主编的书籍《院士在金华》上,签了名留念。

何新贵出生于1938年,初中毕业于浦江中学,高中毕业于杭州第二中学,之后考入北京大学数学力学系。20世纪80年代初,他留学美国俄亥俄州立大学计算机和信息科学系,研究数据库和数据库技术,曾先后在国防部五院、七机部(后改航天部)和原国防科工委担任总工程师等职。2001年,何新贵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

出去之后,何新贵鲜有机会回老家。上次回来还是三年前,这次回乡,则是因为浦江乡贤大会的邀请。

“他现在身体不好,换了新环境会不适应,这是医生特别交待的,所以我们犹豫了很久,到底要不要回来。”何新贵的夫人马国荣坦言,老何特别渴望回家乡,临行前几天不断提醒她“再晚票要买不到了”,犹豫再三,家人们还是决定随了他的意愿。

10月4日,在妻子、外甥、发小的陪伴下,何新贵终于踏上了乡土。车子缓缓驶入浦江,远远望见仙华山的那刻,何新贵开心地像个孩子。

乡音勾起记忆,方言依旧说的顺溜

这次回来,何新贵参加了浦江首届乡贤大会开幕式,给浦江中学校训石揭了幕,见了以前的老班长,走了老家故址,逛了仙华山、通济湖,还吃了浦江麦饼、豆腐皮、米筛爬、葡萄……

“有些记忆还在,有些和以前大不同了,但很开心。”何新贵对家乡的记忆很碎片化,但每到一处,他总能想起些往事,还兴奋地要求拍照留念。

妻子马国荣说,平时在北京,没见他这么高兴过。“近三年身体差了,外地的活动都推了,但一听说回浦江,他就坚持要回来,到了浦江后,他的面部表情都丰富了!”

交谈中,何新贵话不多,但当浦江县科协主席孙婉贞用浦江方言问他时,他立马打开了话匣子,也用浦江方言聊了起来。

“我办公室门口贴着您的照片。”

“真的吗?感到很荣幸!”

“浦江葡萄很甜的。”

“是啊,你们再来晚点,我就都吃掉咯。”

方言的交流,让气氛很愉快,何新贵还与大家开起了玩笑。

10月7日,何新贵去了趟古街区中的横街,那里是他的老家旧址所在地。他边走边看,碰到了一位88岁的老乡,用方言聊起来,居然还是曾经的校友、邻居,俩人握着手拉了许久家常。

他还称赞了浦江的“五水共治”。“在北京就对咱们浦江的治水有所耳闻,今天见了,发现变化真的非常大。”

没帮家乡做点事,是最大的遗憾

此次回乡,何新贵走了许多地方,吃了不少家乡美食,每天心情都乐呵呵。

作为我国首批计算机软件工作者之一,何新贵一直在外从事计算机软件和人工智能的理论研究和工程实践工作。他提出的模糊数据库、加权模糊逻辑、模糊分布值逻辑、过程神经元网络等的理论与技术,对边缘科学《知识处理学》的建立和发展起了较大推动作用。至今,发表第一作者学术论文130多篇,著有10部中英文专著,获国家或部委级科技进步奖19项,其中12项排名第一。

虽然对国家交上了实实在在的答卷,但何新贵却觉得有愧家乡。“这么多年在外面,没帮家乡干点事,特别遗憾。”

在妻子马国荣眼里,何新贵是个不爱说话、专注、细心的人。如今,何新贵的记忆碎片化,也经常忘事,有时候说了前一句忘了后一句,但他每天起床仍旧会习惯性问妻子:几点出门?今天几点开会?

再糊涂,初心仍在;离开再久,乡情依然。

来源: 作者: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