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华晚报 > 四版 > 正文

轻纱素幔话帐钩 “半月弯钩”忆春秋

“半月弯钩大同小异,但钩柄的模样却异彩纷呈;材质上有高低之分,但从不妨碍世人在一枚帐钩上的寄寓。”

随着空调及驱蚊液等现代防蚊用品的普及,带着帐钩的老式蚊帐几乎已退出了我们的生活。帐钩,这一日常生活用品,如今也成为了收藏品。

天气渐凉,夏夜防蚊利器之一的蚊帐也到了收纳时节,但无论钓竿般的抽紧式还是能随手弯出弧度的魔术支架式,在不少人的脑海里,收纳的方便性,依然敌不过孩童时架子床上的那种老式蚊帐。

“四根床柱撑起一顶蚊帐,那种 ‘四平八稳’的感觉……”现年53岁的市区藏家陈先生是一个民俗文化用品收藏爱好者,他感言,随着平板床席梦思的日益普及,传统架子床的没落,伴帐而生的帐钩几乎成了“濒临灭绝”的物件,需人为“保护”了。

帐钩之美在与艺结缘

“对早已疏远了从前生活环境的年轻人来说,帐钩已经十分陌生,但这并不妨碍我们了解从前人们生活中的那一份美与讲究。” 陈先生说,帐钩之美,研究之趣,在于它的雕饰镌刻与艺结缘,更在于其凝结着的人类智慧和美好寓意。

据介绍,帐钩属生活实用器,材质多样,尽管半月弯钩的形态大同小异,但钩柄的模样却异彩纷呈。简单的如圆柱、方骨、纸牌等几何状,而錾铜、刻铜、累丝等传统工艺的加入,使得钩柄有的俨然成了一块镂花装饰板,在巧匠们锻、磨、镂、雕、刻、镶的精工细作下,花窗、花篮、宝瓶、人物、鸟兽、花果、文字等,使得小小的帐钩玲珑多姿,美不胜收。

“虽材质上有高低之分,但从不妨碍人们在一枚帐钩上的寄寓。”陈先生说,帐钩作为日常生活用具,历史上深宫皇家用之,商贾富户用之,草庐百姓亦用之。宫廷之用,象牙、黄金、白玉、紫铜极尽所奢;讲究的商贾大户,亦从不惜银两,专挑精良之材,黄铜、鎏金、裹银,丝毫不草草待之。平头百姓家的帐钩,虽多是朴素白铜白铁白锡,倒亦是一丝不苟地镌刻吉纹,寄托平常人家对柴米日子的殷殷祝祷。

研究之趣在纹饰之寓

长者之用,饰葫芦万代纹、长宜子孙纹;书生之用,饰五子登科纹、状元及第纹、连升三级纹;新婚燕尔之用,饰龙凤呈祥纹、麒麟送子纹、和合二仙纹、喜字纹;闺阁小姐之用四季花卉纹……

陈先生认为,撇去材质及具体工艺,仅帐钩在传统纹饰的取材上,就是一部吉祥纹案大典。其间无论是喜鹊冬梅还是麒麟送子等都反映出人们对生活的祈福和热爱、对美好理想的追求和渴望,也从中表达了朴素善良的价值与审美取向。

据介绍,帐钩的纹饰基本上都是以吉祥如意为主题,大致又可以分为婚庆类、寿庆类和吉祥类三大类,其间不乏传统吉祥纹案中的经典。如“和合二仙”,是中国传统“家庭和合 婚姻美满”的典型象征形象。从古代民间神话故事,到唐代寒山、拾得两位高僧禅意诗形象的意象化植入,再至明清时期披发、束髻,一持荷、一捧盒(谐音“和”“合”),两个脸蛋圆润、笑容可掬的孩童状经典形象确立,进而清雍正十一年受敕封,民间的“和合二仙”纹案,在内容上已经涵盖了之前所有,成为象征“夫妻和合”“家庭和合”“朋友和合”的中国民间神话中的和美团圆之神,中华“和合文化”的经典形象符号。

半月弯钩钩起古时的那抹轻纱

帐钩因帐而生。放眼千年之前,轻纱素幔已为人们围合出一方“私密”空间,让人遐想。正所谓“入帷幄之中,参庙堂之上”,又道“风起于青萍之末,变生于帷幄之谋”,那何为“帷幄之谋”,“帷幄”又为何物?

成语“运筹帷幄”出自西汉史学家司马迁《史记·高祖本纪》:“夫运筹策帷帐之中,决胜于千里之外……”意为在后方决定作战方案。此中的“筹”,为古代一种计算用具(计数的小竹棒),“运筹”即计算、算计之意,“策”,古代用竹片或木片记事著书,单一谓之简,连编诸简称策;此处的“帷幄”,现今通常解释为军帐,但旧时的帷幄并不一定是军帐。

帷幄一词,最早出自《韩非子·喻老》,指室内悬挂的帐幕。东汉末年经学家刘熙,在其著的《释名·释床帐》中有云:“帷,围也,所以自障围也。” 又云:“幄,屋也,以帛衣板施之,形如屋也。” 由此可知,“帷”类似一个环闭式幕布屏风,“幄”与屋相似,矩形无顶。所谓帷幄,即旧时的天子、士大夫在特定范围内圈出的“私密”空间。

从外往里看可谓雾里看花,一眼绝对看不穿内中风景;从内往外看,却可以清楚捕捉外头动静,帷幄之妙莫过于此。

本报记者 戴玮成 文/摄

来源: 作者: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