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华晚报 > 四版 > 正文

轻衣当风扣束衣 “玉饰”隐春秋

秋风起日渐凉,不论男女只要穿上裤装就离不开裤带,尽管现今裤带形式多样,品牌迭起,但无论是意大利的古琦还是英国的登喜路、德国的万宝龙,从用料到工艺,很大程度上再奢侈的洋品牌也不敌中国腰带的奢华。

从大大小小的博物馆到市井一隅的古玩店铺,经常能看到一些零散玉饰,这些玉饰呈扁平状的方形、圆形或桃形,大小不及盈掌,其纹饰或浮雕或镂雕,有的还镶金嵌宝,无论是真文物还是新仿品,都令人好奇乃至充满遐想——这些奇怪“玉饰”,究竟能做什么用?

其实,这类“玉饰”有一个共同的名称——玉带板,在历史上曾一度为达官贵人的专利佩戴品,有着彰显佩戴者不同身份和地位的功能。

历史上的摩登和风尚

说起腰带,在我国有着十分久远的历史渊源。以玉石作为材料的玉带扣及带钩在四五千年前的良渚时期就已经出现,玉带板北周开始出现,在隋唐宋元时期慢慢发展成熟,在明朝达到一个高峰。

带銙制度唐代始有了佩戴规制的雏形,至明代,玉带板更是王公国戚的专属用品。

从历史资料来看,至少从周代开始,贵族腰间就有两条腰带:一条是很宽的丝织物,叫作大带,也就是绅(中国绅士一说由此而始);另一条是皮质的,相对较窄,叫作革带(又称蹀躞带)。两条腰带的原因是大带美观但无法负重,于是更结实、更能负重的革带就成了大带的搭档,革带上面会镶缀有许多勾环之类,用来承载佩刀、佩剑、佩镜、佩印等物品。玉带,又称玉带銙,是镶缀玉制装饰物(玉带板)的腰带。陕西咸阳北周若干云墓出土的白玉九銙八环蹀躞带,是迄今为止发现最早的玉带。

至唐,高祖李渊颁布《武德律》,将官服皮质革带定为制式,并规定用玉、金、银、犀、角、铁、木等不同材质配饰镶缀于革带上,以带上的装饰品质地和数量区别官员的官阶高低。

悬浮腰间的身份象征

玉带板作为旧时皇帝及王公贵族腰带上的镶嵌玉饰,代表着阶层与官衔,嵌玉的数量及嵌件上的纹饰会因各个朝代之不同而有不同的形制。“玉带”形成定制是在明代。

对于腰带上的配饰,明代开国皇帝朱元璋制定了“一品玉带,二品花犀,三品金花,四品素金,五品银花,六七品素银,八九品乌角”的带銙制度。总体而言,古代的“玉带”一般分为三个部分,即鞓(即革带)、銙(嵌或缝缀于革带之上的玉、金、银、犀、铜等装饰品)、铊尾(即革带端头的饰物)。至明代带銙制度发展成熟,种类变化复杂,虽如此,亦仍以以往形制为基础变化而来。

带銙上的带板,从13块到26块不等,材质、数量依据等级不同都有着严格的规定,唐代“十一带銙”“十三带銙”的称谓即是根据带板数目而来。至明代,玉带仅限于皇帝、藩王、建立功勋受封的公、侯、伯、驸马及夫人。通常由20件玉饰所组成,包括2件铊尾,8件长方形玉带板,4件细长条形玉带板及6件桃形玉带板。

从工艺上看,唐宋元时期,玉带板上动物纹饰非常盛行,如狮、熊、象等瑞兽,雕刻手法多具备写意特征,即用简单的线条勾画出强健、动感的造型。至元代,镂空技法发展至玉带上,开始出现双层镂空之龙纹、花草题材于玉带上。至明代,装饰功能进一步加强,这一时期的工艺无论是造型还是纹饰都有了较大的发展,出现了单层高浮雕、双层镂空雕乃至三层镂空雕(即坊间所称“花上压花”)的工艺,但在工艺方面发展到了一个新的高度的同时,纹饰内容开始倾向于程式化、世俗化。

不同时期社会文化的写照

带銙制度至明末伴随着满清入关确立新政后的服饰制度变革而销声匿迹。因此玉带的存在,大多是清朝以前的事情,伴随着时光岁月的淘洗及长期辗转流传,玉带的纺织等基础材料等基本都已经损毁,玉带板却因其坚实的质地得以较好地保存下来。

玉带板,自北周至明末前后共延续了一千多年。从最开始作为腰带的玉质装饰,到用来体现官员官阶的高低,成为带銙制度的历史见证,进而成为一种具有较高艺术价值独立的玉器门类,变身为文物学家及相关收藏爱好人士的研究对象,不仅是历史时期不同艺术风貌的杰出代表,同时也是不同历史时期社会文化的真实写照。

尺寸大小抑或形状方圆、光素抑或工艺繁缛、缺一二片抑或就此一片、雀鹿隐喻“爵禄”抑或鹰熊谐音“英雄”……正是由于年代久远,许多传世玉带多已散落不全,因此才造成了现今不少人对博物馆等藏馆及古玩地摊上零散玉带板原有功能和用途的模糊。不过,这也成就了现今人士怀揣探究的收藏乐趣之所在——刨根问底、正本溯源。

本报记者 戴玮成 文/摄

来源: 作者: 责任编辑:
关键词: 玉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