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P金华
今日天气 阴转多云3/ 12°C
明日天气 晴-1 / 9°C
 
 
   
机身锈蚀荒草丛生 机车公园呼之难出
金华老铁路上的蒸汽机车怎么利用?
发布时间: 2011-12-23 00:16:22 星期五  责任编辑: 刘芳  作者: 阮锋 金璐
来源: 金华日报

 

    近日,旅游蒸汽火车驶过内蒙古克什克腾旗一座大桥。 新华社发

    2001年10月,本报刊发《最后一辆蒸汽机车走进历史》的报道。一转眼,蒸汽机车成为历史已经10年多。

    在金华老机务段,七八辆锈蚀的“建设”牌蒸汽机车静静地待在同样生锈的铁轨上,有一辆机车的下面竟然长出了一棵粗壮的树。它们有几个“兄弟”运气比较好:一个远嫁到了美国,一个放在上海铁路博物馆,一个在温州主题公园,还有一个在金华职业技术学院。

    现在铁路全面实现电气化,连内燃机车都要淘汰了。这些第一次工业革命的标志性产物,难道无法避免被切割进炼钢炉的命运?

    记者 阮 锋 金 璐 文

    风风火火的蒸汽岁月

    金华是铁路枢纽,蒸汽机车曾在金华扮演重要角色。老金华,也曾经像很多北方城市:穿城而过的铁路,呼呼作响的蒸汽机车,白色蒸汽缓缓升腾……

    蒸汽机车运行时,必须有3位工作人员:司机、副司机、司炉。司机负责驾驶和瞭望,副司机和司炉则轮换加煤、瞭望。煤把机车锅炉中的水加热、汽化,推动蒸汽机活塞往复运动,带动机车动轮旋转,从而牵引机车前行。司炉的工作强度特别大,遇到较大的坡度,加煤几乎一刻都不能停。开车前后,驾驶室里的3人都要对机车进行检查:司机拿个小榔头围着机车叮叮当当地敲、副司机和司炉则给机车各部件添润滑油。出一趟车,3人前后得忙活12小时。

    1988年12月,山西省大同市最后一批蒸汽机车下线。从1992年开始,铁道部逐渐弃用蒸汽机车。但由于属于国家财产,不能随意处理,就以储备的方式停在各地,还分为“部备”和“局备”两种。金华机务段不少蒸汽机车调剂到了其他地区,剩下的一些停在老火车站。

    金华还曾经有一所华东唯一的铁路司机学校。2004年,金华铁路司机学校并入浙师大。从事铁路教学工作近30年的浙师大职业技术教育学院副院长王昭华说,目前,国内只有少数厂矿的自有铁路还在使用蒸汽机车。

    据说在建德和兰溪一家工厂,现在还有两个马力稍微小一点的“上游”牌蒸汽机车。停在金华老机务段的“建设”牌是中型的,再大功率的是有五个动轮的“前进”牌。

    上铁博物馆没有的,这里尚存

    2005年,金华机务段大部分并入杭州机务段,金华只在东站保留一个整备车间。

    瞿师傅是杭州机务段金华整备车间负责监管这些老机车头的工作人员。他说,现在金华老机务段还有1995年淘汰下来的8辆蒸汽机车,旁边两排淘汰下来的内燃机车是战备物资。

    这批“建设”牌蒸汽机车1987年从大同机车厂出厂时,瞿师傅曾参与接车,第一批共接回来5辆。

    谢志浪是金华资历最老的蒸汽机车司机之一。

    他回忆,金华这批机车到1993年淘汰时只用了6年左右,蒸汽机车设计使用寿命是15年,实际上按正常保养,用30年没什么问题。看着老铁轨上锈蚀的蒸汽机车,谢志浪有些淡然:“社会在发展,老的就要淘汰掉。”

    谢志浪说,“建设”牌蒸汽机车所用的钢材比较好,但再好的机器,长时间不用也会烂掉,只能切割进炼钢炉。他希望金华能完整地保存几台。

    老机务段的人对这些蒸汽机车感情很深。许多调到杭州的同事,回到金华都要来看看它们。

    据介绍,上海铁路博物馆从金华机务段调取过不少展品,但这里还有一些该博物馆没有的东西,比如水鹤、抓煤机、卸煤机……

    回溪公园曾设想利用老机车

  曾担任市规划局总规划师的洪铁城说,当初市区回溪公园改造时,提供设计方案的宁波园林设计院曾经想保留一段老铁路和几台蒸汽机车。

    该方案认为,蒸汽机车本身具有雕塑的美,同时具有传承金华城市记忆的功能,作为第一次工业革命时代的标志性产品,保留的蒸汽机车可供青少年参观。

    当时,大家都说这个方案好。遗憾的是,当时这个设想不了了之。由金华老铁路改造而来的回溪公园,没能留下关于铁路的一星半点痕迹。

    按照现代规划理论,城市规划也要接地气,要有文化、地理、历史依据。比如上海铁路博物馆其实是老上海的火车站,就是当年辛亥革命先驱宋教仁被刺杀的地方。

    洪铁城说,现在还有机会,老机务段地块面临拆迁,如果改造成公园,保留部分蒸汽机车,处理一下,罩上防锈漆,也是一个很好的办法。

    据了解,金职院购买的火车头,既是用于参观的雕塑,也可让机械专业的学生了解蒸汽机结构。该学院一位老师说,金华是铁路枢纽,蒸汽机车是城市文化、市民记忆的符号,留几辆老蒸汽机车当做城市记忆,开设城市文化博物馆是很迫切的事。

    蒸汽朋克风格颇受年轻人欢迎

据了解,很多欧洲国家都有蒸汽机车爱好者组织。英文里还有一个专门的名词,叫“Steampunk(蒸汽朋克)”。在辽宁、内蒙、山西、四川等地,许多有蒸汽机车的地方几乎都推出了专题游或博物馆,许多国外游客不远万里来参观蒸汽机车。

    许多电影利用老式蒸汽机车拍摄上世纪的蒸汽火车镜头。老司机谢志浪说,上世纪的电影《杨乃武与小白菜》就是用他开的蒸汽机车在千岛湖拍的。

    在金华老机务段,不时有年轻人来拍写真,一些新人也会慕名来这里拍个性婚纱照。在现场,一个穿着时尚的女孩不畏寒冷,听话地摆出各种姿势,与锈迹斑斑的蒸汽机车合影(上图)。

    “喜欢拿火车头当背景的年轻人很多。”某婚纱摄影的客服小何说,他们主推的市区外景就是婺州公园和老火车站,他们还租下了老火车站附近一整幢楼房(原老站酒店),装修成室内摄影基地。

    “喜欢的很喜欢,不喜欢的很不喜欢。”某影楼一位姓施的摄影师说。喜欢这种风格的人约占顾客的1/3,以80后和90后为主,尤其是二十五六岁的人特别喜欢。还有顾客看了别人拍的以火车头和铁轨为背景的照片,特地找上门来,指定要拍这个景。小施说,听说这里快要拆迁了,如果不保留几辆,感到很可惜。

    老司机记忆深处的火车头

    吴旭阳,金华老机务段的团委书记。他曾经在1985至1991年开过7年蒸汽机车。回忆起那段日子,他既辛酸又怀念。

    要当司机,先从司炉干起,司炉说俗一点就是锹煤的。干了一年,吴旭阳当上了副司机,还是得和司炉轮流锹煤。哪怕像“建设”这种用于调车和小运转的中型机车,拉一列车货到衢州,司炉和副司机也要锹两吨多煤。如果烧的煤是发热率高的“大同块”还好,要是发热率低的,更费力。

    “建设”蒸汽机车最高时速是80公里,但因为要给其他列车让行,跑到衢州要6个小时。有一次到衢州,遇上列车晚点,线路乱,他们在车上足足待了26个小时,带的饭菜都吃光了,只好到铁路边的田里拔菜,最后是当时的80次特快列车带了三个人来跟他们换班。

    谢志浪说,开蒸汽机车毕竟辛苦,不要说那种用手摇轮控制方向的老式KD-5,就是后面用手柄控制的KD-7、“建设”也很累,如果是牵引力大的“前进”机车,副司机和司炉跑一趟车要锹4吨多煤。他作为司机,在冬天侧身向车外迎着寒风瞭望,经常两行鼻涕被冻成冰,两个肩关节也因此落下了肩周炎。

    他们出车回来,满身满脸都是黑油黑灰,路人见了都躲得老远。开蒸汽机车的人有一句自嘲的话,“远看像要饭的,近看是机务段的”。他们从火车下来第一件事就是钻进浴室洗澡,因此,机务段的澡堂条件最好,而且24小时开放。

    相关数字

    从新中国成立到1988年,我国共制造了“工建”、“上游”、“前进”、“建设”等品牌的蒸汽机车9606台。新中国成立前,我国铁路上的蒸汽机车都是进口的。1952年在青岛制造出中国第一台“解放”型蒸汽机车,随后就把外国机车运用到支线与调车场使用,铁路干线上跑的都是中国自主研发生产的机车了。

    上图为金华最后一台蒸汽机车退役

    时的情景。 摄影 傅樟绩

图片报道
 
同城活动
 
 
热点专题
 
论坛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