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P金华
今日天气 晴转多云 24—33°C
明日天气 多云 24—33°C
 
 

   
小宇下江南
24日晚,李宇春“下个,路口,见”音乐之旅行至金华
发布时间: 2009-10-26 14:06:27 星期一  责任编辑: 朱嵬嵬
来源: 金华晚报

金华“玉米”挂出的横幅。

演唱。

    与她的内地首席身价不匹配,李宇春来金华实在太悄无声息。没有前期宣传,没有横幅广告。主办方中国移动金华分公司倒是一语释疑:“不敢做广告啊,怕人太多啊……”

    24日傍晚5时后,市区体育馆门前人越聚越多。6时许,夜幕降临,离歌友会开场还有一个半小时,但人群开始自觉地排队等候进场,队伍排到马路边便自动沿人行道转弯,没有影响交通。名不虚传,“玉米”果然是最有秩序、最有组织的“粉丝”。

    6时50分许,李宇春已化好妆,笔直地站在体育馆底层的运动员休息室里等待金华媒体的采访。

 

小宇下江南之印象

   为什么是李宇春?这个问题从2005年的夏天开始,就不断地有人在问。从来没有一个人,能在中国引发如此长久、如此激烈的争议。爱她的人爱得近乎疯狂,讨厌她的人却也恨得血脉贲张。

    李宇春的歌迷绝大多数是女性,从10多岁的小妹妹到大妈级别,年龄跨度之大让人称奇。与之形成鲜明反差的,是网络上越来越泛滥的以其中性外形作为攻击的“春哥”贴。对于这个不符合传统审美的女星,女性的热捧与男性的攻击,俨然形成了两种性别话语。说到底,女人对一个女人的喜欢,绝对不会以她胸的大小作为标准,那只是男人的焦点。

    10多分钟的媒体采访,90分钟的歌友会,李宇春站有站相,站得笔直。当然,也有身高的先天优势,直而舒展不显拘谨。四年前已是如此。在超女的舞台上随时随刻两腿并拢,欠身微笑。当年就有帖子赞扬说,从她的站姿可以看出她是个有教养的孩子。当妈的有谁不喜欢一个有教养的孩子呢?

    从不少男性对李宇春的攻击来看,他们并无兴趣关注她的性格、舞台感,抑或人格魅力,甚至是对公益事业的努力,“不男不女”成为攻击的最大理由。而“不男不女”却正是很多女性热捧她的要素之一。很多女性尤其是在年少时都产生过这样的愿望:希望自己是个男的,走路说话不用矜持,可以像男孩子一样无拘无束地撒野。

    小女生都喜欢看《白雪公主》,都憧憬过白马王子,看看或想想童话书里画的白马王子吧,俊美、挺拔、秀气,是没有多少男人气的,而李宇春的外形,很大程度上满足了她们对白马王子的想象。

    离李宇春也就一米距离,如此近地观察,脸上肌肤细腻无瑕疵,眼神专注妩媚。超女造型师马雅在四年前就感叹李宇春皮肤之好,没想到四年聚光灯下的明星生活竟然对之没有摧残。没被摧残的还有她的独特个性,从当晚的演唱会看,依然礼貌、率性、真情,当然还有挥之不去的潇洒。

    不能再说了,要不然“玉米”身份暴露无遗,会被男同事的口水淹死的。其实经纪人一说时间差不多了采访到此结束时,记者们就马上变身“玉米”要求合影、签名,当然,都是女记者。 (罗 江)

    

小宇下江南之访谈

    今年8月,李宇春推出了她的第四张专辑《李宇春》,新专辑中10首歌李宇春包办了8首歌曲、9首歌词。其中《下个,路口,见》一推出就登上了各大音乐排行榜的首座。“中性歌手”的前缀已在李宇春的名字前逐渐减少,取而代之的是“创作型歌手”。

    李宇春:曾花很多时间和写歌的老师沟通,但都不太满意,逐渐有了自己写歌的想法。这几年,常常拿手机在旅馆里、在飞机上或者汽车里记录一些想法、感悟。不是创作型歌手,全能也谈不上,只是玩玩音乐。

    《下个,路口,见》歌名中加入逗号是因为人生当中有很多停顿的地方,这一次的停顿是为了下一次的相遇,同时表示一种时间的跨度,一种等待。

    入行4年,奔波在机场,一个朋友在我的登机牌上写下了“常旅客”三个字。《常旅客》是在一次演出结束后回北京的车上创作的。那天回到北京已经是凌晨5点,7点又要赶飞机,没有休息就在电脑上写出了这首歌的旋律。

    《一点一点》讲的是我看到大学时有很多同学谈恋爱,非常甜蜜,但是到现在,同学当中只有一对结婚了,我觉得好幸福,但是别的就一点一点地没有了。这就是创作这首歌的感觉。

    李宇春加盟的电影《十月围城》将于12月18日上映。该片放眼望去都是明星大腕,作为新人的李宇春压力不小,而且,她是片中唯一的女主角。每天脸上的妆化得跟巧克力一样,要拍哭戏、下跪的戏,要吊威亚。

    李宇春:对电影里的表现不像音乐上有这么多值得说。我至今也没见过这片子,所以内心很忐忑,也很期待看到它。以后会不会拍片,要看完《十月围城》后再做打算。第一次拍戏,真的不知道自己表现得好不好。

    2005年,随着风靡整个中国的超级女声落下帷幕,大三学生李宇春横空出世如一道闪电,热捧与攻击形成两个“你死我活”的阵营。4年了,李宇春的人气依然如日中天,质疑声也依然没有停息。

    李宇春:和现在比,2005年的压力更大。刚出道时什么都不懂,每天接公司的通告,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做,经常一觉醒来想不起来自己是在哪里。心累。现在是身体累。但是,只要心里不累,一切都可以调整。

    怀念大学的生活,和同学在一起无忧无虑,很珍贵的日子。明星的路看起来光鲜,走起来很艰苦。想踏上这条路的人要有心理准备,要有抗压能力。

    有没有男朋友?问得直接。

    李宇春:目前没有。确实太忙,交朋友的时间都没有。对男朋友也没有什么标准,没想过一定要怎样怎样,不过彼此聊得来很重要。

    天娱第一位冠军艺人安又琪也于9月与天娱解约了,只是不像陈楚生、尚雯婕、何洁那样闹得满城风雨。2010年将是天娱最为紧张的一年,因为李宇春的5年合约到期,李宇春的去留关系着天娱的发展。虽然李宇春留在天娱是绝对的一姐,据传李宇春与天娱的分成已经达到李宇春拿大头的地步,不过,眼看同届超女张靓颖国际化了,周笔畅去了金牌大风这样雄厚的唱片公司,把唱片约签在太合麦田的李宇春,能否愿意再死守湖南卫视这块“乐土”?

    本报记者的问题一抛出,李宇春嘴角一抿笑意先行,但记者身后一男一女似经纪人或助理的从两边冲上来说“这个问题不回答”。

    文/本报记者 罗 江 赵如芳 摄/单光辉

 

候场。

小宇下江南之场外

  “玉米”

    市区体育馆门口,赫然停着一辆车头贴着“杭州玉米包车”的大巴。上车一看,全是三四十岁的妈妈“玉米”,一问,一车有40余人,中午到的金华,在咖啡馆用的餐。其中一位验了我的采访证后说:“不早点来买不到票呀。杭州一共来了三辆大巴。”

    上海“玉米”以小姑娘为主,据说来了四大巴。小姑娘们七嘴八舌:“金华‘玉米’不够有组织。”“金华歌友会的票在上海炒到2280元,市场上还买不到。”这时,边上有一人经过,上前道:“论坛里有帖子,说春哥的票倒贴都没人要。”在“玉米”丛中说这样的话,真的很“欠”。这群上海“玉米”先是一怔,然后正色道:“不要迷恋哥,哥只是个传说。你看过李宇春的演唱会就会知道了。”呵呵,“玉米”也成熟了,不像四年前那么容易愤怒了。

    “黄牛”

    6点半左右,10多个倒票的“黄牛”在人群中穿梭。一中年“黄牛”看到我胸前的采访证,开价100元。当然没卖。这个“黄牛”手头有10多张票,100元买来,四五点钟时300元一张卖出,而且很有人要。“现在快开场了,来的都是有票的,卖150元都没什么人要了。”他说。

    小贩

    生意红火的还有卖荧光棒、李宇春照片的小贩。“荧光棒好卖,照片差一点。”一小贩说。问他成交额有多少,他摊开手上的一把钱数了数,800多元,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也就卖了两个小时。” (罗 江)

图片报道
 
同城活动
 
 
 
论坛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