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P金华
今日天气 多云转雷阵雨 27 / 36°C
明日天气 中到大雨22-25°c
 

居民抱怨火车噪音让人难以入睡
铁路部门:先有铁路后有小区,噪音防治由建设单位承担
发布时间: 2013-08-30 11:17:26 星期五
作者: 陈月丹 刘胜平 责任编辑: 刘芳 来源: 金华晚报

    本报讯 本该安静享受睡眠的夜晚,却每天都有火车长鸣声、车皮对接声、刹车声,这样的生活环境,你受不受得了?日前,有多位网友向本报胜平接待室反映,称自家小区就在铁路旁边,日复一日的噪声严重影响了他们的生活。

    网友:火车噪音影响正常休息

    最早向本报胜平接待室反映这个问题的是一位网名为“macuire”的网友。其在金华新闻网《行风瞭望(在线)———胜平接待室》网络版发帖称:“金华火车东站每个夜间都作业,火车的长鸣、内燃机的轰鸣、还有刹车时与铁轨的摩擦声、车皮的对接声,其噪声最高时可达100dB以上,严重影响了周边居民小区的夜间休息与学生学习。”

    同样是火车噪音问题,网友“钓鱼人”也在金华新闻网《行风瞭望(在线)———胜平接待室》网络版发帖,称自己是市区玫瑰园小区的住户,同样深受火车噪音之害。

    在帖子中,该网友称:“因杭长高铁开工建设,环城村和朝晖小区拆除之后,玫瑰园1、7、13幢的房子已经直面火车铁路线,金华火车西站进出的火车非常多,而且进出站都要长鸣笛,加上有些是非电力驱动火车,噪音非常大。由于没有任何噪音防护措施,到晚上根本不能开窗睡觉,整个夏天都要关着窗户,严重影响大家的正常休息。”该网友表示,他们小区请人去测量过,结果无论是白天还是晚上噪音均超标。

    本月27日,网友“平哥(454356228)”也在胜平接待室QQ群发帖,称自己是市区东景小区的住户,他们那儿的火车也非常吵,“每车进出都鸣叫,不管是黑夜白天,而且这儿的火车流量很大,真的吵死了,特别是夏天,车好像更多,叫得也特别响,很难入睡。”该网友希望我们能帮助向有关部门反映一下,让火车进出能不鸣笛,或者轻一点。

    铁路部门:先有铁路,后有居民小区

    综合这些网友的反映,记者联系了上海铁路局金华车务段,并在随后收到了书面答复。

    就网友“macuire”所提的刹车噪音问题,上海铁路局金华车务段办公室表示:“金华火车东站是上海铁路局设在沪昆线浙江段南端的大型区段站,承担着沪昆线、金温线、金千线、萧甬线等区段货物列车的解体、编组、始发等铁路运输任务,日均解编货物列车100余列,日均作业车辆约9000多辆。为保证列车安全和运输畅通,金华东区段站在对到站列车解体和出发列车编组中采用车辆溜放作业,车辆溜放时必须使用铁路缓行器降低车辆的速度。缓行器工作情况与刹车类似,使用时会产生‘吱吱嘎嘎’刹车声。另外,车辆在调动连挂过程中也会产生一定的噪音。”

    关于机车鸣笛问题。该办公室答复:“2007年和2012年,上海铁路局两次公布了管内限制鸣笛的区域,金华火车东站均未列入限制鸣笛区域,为了确保通过列车以及列车解编调车作业过程中的安全,金华火车东站还是允许机车鸣笛的。需要说明的是,金华东站于1997年4月开通使用,从那时开始车辆缓行器的刹车噪声和机车的鸣笛声就已经存在,只是当时靠近车站周边居民住宅小区还没有建设。”

    就网友“钓鱼人”的疑问,上海铁路局金华车务段办公室答复:“沪昆铁路(金华段)原为浙赣复线铁路(金华段),该线路于1979年开始建设,1995年开通使用,金华西站也同时启用。金华东站(1997年4月开通使用)北侧的玫瑰园小区始建于2000年(据2000年9月21日金华市计划委员会发布的金市计投[2000]338号《关于金华县永兴房地产开发公司玫瑰园住宅小区初步设计的批复》)。对于先有铁路等交通干线,后建设民用建筑的情况,《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噪声污染防治法》中第二章、第十二条规定:‘城市规划部门在确定建设布局时,应当依据国家声环境质量标准和民用建筑隔声设计规范,合理划定建筑物与交通干线的防噪声距离,并提出相应的规划设计要求’。第五章、第三十七条规定:‘在已有的城市交通干线的两侧建设噪声敏感建筑物的,建设单位应当按照国家规定间隔一定距离,并采取减轻,避免交通噪声影响的措施’,因此,小区噪声防治责任由该小区建设单位承担。”

    “同时既有铁路边界噪声执行的国家标准是《铁路边界噪声限值及其测量方法》,标准规定距铁路外侧轨道中心线30米处的等效声级(Leq)昼、夜均不得超过70分贝,是指平均车流密度下一小时的等效声级(不是指火车经过时的瞬时噪声)不超过70分贝。据上海铁路局环境监测部门按照《铁路边界噪声限值及其测量方法》标准规定,在沪昆铁路金华段区段的噪声监测结果,铁路边界噪声(等效声级)低于国家规定的噪声限值要求,故沪昆铁路金华段区段铁路边界噪声不超标。国家《声环境质量标准》所列的标准限值也是指环境噪声等效声级,即采用的是昼、夜连续监测等效值。”

    另外,关于金华火车西站进出火车的鸣笛问题。该办公室答复:“根据《关于公布<上海铁路局限制机车(动车组、自轮运转特种设备)鸣笛后行车办法>的通知》,由于金华市玫瑰园小区地段不属于上海铁路局公布的限制鸣笛的区域,因此为了确保铁路运输安全,该地段还是允许火车机车鸣笛的。”

    记者手记:

    在胜平接待室,有关铁路噪音扰民的投诉接到过很多次,也报道过多次。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这个矛盾依然存在。

    其实,如果真要掰道理,铁路部门的答复每一条都有据可依: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噪声污染防治法》,先有铁路后有建筑的情况下,小区噪声防治责任由该小区建设单位承担;根据《关于公布<上海铁路局限制机车(动车组、自轮运转特种设备)鸣笛后行车办法>的通知》,XX小区不属于上海铁路局公布的限制鸣笛的区域,因此为了确保铁路运输安全,该地段还是允许火车机车鸣笛……每一条都看似合情合理,无懈可击。

    按照这个说法,这些小区的居民该去投诉小区的建设单位。但结果又会如何?木已成舟,既成现实下,最无奈的还是小区居民。深受噪音之害的是他们,投诉又被“合理”驳回的是他们。他们该怎么办?说实话,记者也不知道。

    网友“平哥(454356228)”跟我们说,半年前他就同样的问题向本地其他媒体投诉过,当时主持人说,要不请他搬出小区。看似很没人情味的话,现在在记者看来,却认为大概是那位主持人也对这个问题同样感到无奈而说的丧气话。似乎这一老矛盾,又进入无解状态,我们今天刊登这个调查,只是想说,让噪音降低些,有没有可能? 本报记者 陈月丹 刘胜平

相关稿件
图片报道
 
 
同城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