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堂:那段与火车站相伴的岁月
发布时间: 2013-11-01 10:13:47 星期五
作者: 滕谦 责任编辑: 刘芳 来源: 金华晚报

 3个铁路段地下通道中首建的一个,听说一到下雨天就积水

紧挨着成直角的两幢原供销社大楼

蒋堂手绘图

   资料简介

    蒋堂镇位于金华市区西南方向,距城区20公里左右,浙赣铁路横穿境南,白(龙桥)汤(溪)下(潘)公路横贯中部,另有蒋堂至罗埠、蒋堂至兰溪、蒋堂至琅琊等公路,其区位优越。

    镇政府驻地为蒋堂自然镇。《婺城名村志》中提到:解放前,蒋堂只是个300人口左右的小村庄。自从1934年浙赣铁路建成并于1948年落成蒋堂火车站,以及1959年金(华)汤(溪)公路建成并在蒋堂设立停靠站后,公路的客货运输堪称便捷,提升了蒋堂的区位优势。

    自1954年开始,省、地、县各级先后在蒋堂村境内设立机关单位、兴办各种企事业,还有来自新安江库区的移民,使得蒋堂境内外人口剧增,并逐渐形成了当地的经济、文化中心和农贸集散地。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金华一中曾于1959年从金华城区酒坊巷迁入蒋堂办学,1993年才迁回城区八一南街。

    蒋堂的老街,与记者之前走访的其他乡镇不同,它几乎看不见古老的白墙黑瓦,更别提木质结构的老房子以诉说过去的往事。它的兴起与繁荣都是上世纪解放以后的事了。对生活在这里的人而言,见证历史的痕迹并未灰飞烟灭,并且显得与众不同,这一切,都要从蒋堂火车站说起。

    蒋堂火车站带来了“蒋堂镇”

    蒋堂火车站给予了蒋堂很多东西。据史料记载,蒋堂原名“蒋塘”,因郑氏世祖迁址落户,以门前有约七亩水面的蒋塘而命名。民国十八年(1929年),兴建浙赣铁路,设置了蒋堂火车站,为此改成了现名。在民国期间和解放初,现在蒋堂镇属地并非称为蒋堂镇,而分属于当时不同的乡,其中有部分就属于开化乡。1980年,于1961年改称为开化人民公社的驻地迁移至蒋堂火车站,蒋堂的地理位置日益凸显,这才在1987年时有了蒋堂镇的名称。

    或许可以这样说,正是因为蒋堂火车站的存在,才有了蒋堂镇。除了政治上的历史渊源,在当地人生活的长河里,火车站附近曾有着一番说不尽的热闹场景。解放初,蒋堂因有火车站,故有供销社以及一些饮食、理发、菜馆、裁缝等店铺。现在靠近原火车站一头的康丽街,其两边各有一幢供销社大楼,其中的一座还与原综合市场路边的供销社大楼紧挨着,构成直角的模样,颇有些当年“金融中心”的味道。俗话说:“供销社在的地方,就是当年人流量最多的地方。”

    “当时客流量很大的,蒋堂不是有监狱嘛,坐火车来探监的人比较多。”如今位于康丽街和尊贤路交叉口的钟表修理店,店主兼修表师傅告诉记者,他手下的这家店,外墙所挂的牌子,还是最初开店时的那块牌子———金华县蒋堂镇钟表修理店,风雨没有磨蚀木板上的字迹,还透着那个时代严谨工整的作风。

    沿着修表师傅所指的方向,记者来到了原蒋堂火车站。不锈钢大门引人注目,只是偶尔因有工作人员出入才短暂地截断了其内部与外界的隔绝。一位刚好走出来办事的工作人员,看到记者在看大门旁所挂着的牌子,牌子上写着“上海铁路局杭州电务段蒋堂信号区”,工作人员向记者解释道:“之前作为一个停靠站,是从火车交会预防危险来考虑的,现在进入电气化时代,这种交会的危险完全可以避免,在讲究提速、拉速的年代,铁路局肯定是要缩减停靠站,减少资源浪费的。”

    火车站功能不再,但曾作为车站进出口的位置还在。一对生了锈的铁门面对着长虹巷敞开着,苍天大树掩映下的小广场停着几辆车,而广场周边的楼房都大门紧闭。附近的村民说,现在各城市里的火车站是进出口处分离,当年这里的进口、出口,都要经过这扇大铁门。

    火车站是撤销了,但来往的火车并没有因此减少。长虹巷是和铁路平行的一个巷子,巷子有一段路的两边就是当年车站铁路工作人员的宿舍,现在多是租给在蒋堂镇上打工的外地人用。宿舍靠近铁路,租金很便宜。“一天上百趟火车经过,听习惯了。”一位在此住了40年左右的大伯笑道。

    铁路下3个地下通道的故事

    根据蒋堂镇当年的集镇建设规划,以铁路为界分南北两大片。南片以火车站、蒋堂村住宅建筑用地、服装生产用地为主体,以环镇南的环岛为景点,形成服装生产中心和生活中心。北片以移民新村住宅用地、政经科技文卫、金融通讯等公建用地及电机、建陶等工业为主体,以东侧中心环岛为景。

    有铁路为界,连接南片和北片的交通要道自然靠地上或地下解决。当地人说,在有现在这3个铁路段地下通道之前,大家来往南片与北片,都是从地上穿过铁路去。至于为何后来要建地下通道,当地人的解释众说纷纭。

    有人说,当年蒋堂的闹市不在现在位于北片的新菜市场,而是在南片出地下通道口附近的综合市场。没有地下通道时,当地百姓熟知穿过铁路要如何规范地走,而生活在附近从山里迁出来不久的移民对此并不熟悉,见火车在,就从车厢底部穿过,结果引发了几场悲剧,由此引发了村民要求建地下通道的呼吁。

    据说,3条地下通道中,居中的这条修得最早,也建得最不易。除了求助外来的资金赞助,当地村民也加入了集资队伍。

    因为建得早,距今有十几年了,当初的设计显然没有预料到今天的私家车如此普及的状况。目前这条居中的地下通道只能用于行走或者自行车、电动自行车等轻便型交通设备的行驶。通道内,除了天花板低、视线不好外,出口处上坡或下坡的坡度极陡,都不适于私家车通行。

    随着私家车的普及率越来越高,这条地下通道逐渐不能满足人们的需求,所以在四五年前,另外两条可通车子的地下通道建成了。

    然而,首建的地下通道的故事还在继续。据说,一到下雨天尤其是暴雨天,这个通道就容易积水,积水常常可及膝,当电动自行车、摩托车骑过,更是溅得路人满身污水。

    这是连接南片和北片最近的路,对走路的老人和孩子而言,下雨天过这条通道最受苦。“从北片到蒋堂小学,过这条通道是最便捷的,它几乎是上学孩子的必经之路。”

    火车站撤站,市场逐步外移

    据修表师傅回忆,他原先住在位置稍里面些的蒋堂小学附近,后来兄弟们分家,他只要了口粮,就出来学修表开店了。起初的店铺靠近火车站,随着综合市场的建立,站前的市场开始外移,他的修表铺就一步步移到了现在的位置。

    四五年前,原先的综合市场已无法满足发展需要,新的市场位于北片,且离白汤公路很近。不过这一次,修表的师傅没有再随着市场外移而迁移,“老了,不像年轻时那么拼命了,现在这房子是自己的,顺带着做做,吃吃住住,很知足了。”

    当天的阳光很好,修表店的屋前还有一小块水泥空地,空地上撒着些稻谷,有两只鸡悠闲地在那啄食,一幅惬意的乡间小画油然而生。

    记者和修表师傅聊天的空隙,一位穿着蓝色中山装的老人拿着旧表来修。“现在来修表的都是些老人、熟人了,年轻人一般不会拿来修,因为我这里的配件跟不上,另外以前的表多是机械表,现在的人多戴石英表,直接换电池就行了,哪还用修啊。”

    这样几易门店的情况还不止于修表师傅。从钟表修理店沿着尊贤路继续往里走,走到第一个路口时,是一家“蒋堂酒家”。楼前,老板娘正在清洗一只土鸡,店里就她一个人,老板去附近村里给人家办喜宴去了。这对夫妇也曾在火车站边上开过饭店。“当年生意好的,来来往往坐火车的人要吃饭的啊。”现在,夫妇俩开的饭店用的是自己的房子,房子是30年前造起来的。

    “今年生意不好做,儿子在家待不住,回到市区开酒吧,没想到,现在市区饮食娱乐的生意也难做啊。”老板娘感叹道,“再做个一两年,我也不想做了。”

    但村子里也有回来继续做生意的人。在蒋堂镇派出所对面,有一家制衣厂,除了请来的员工,该制衣厂的负责人一家都全力投入在了这家厂的发展上。据老板的女儿介绍,起初家里开的是儿童服装厂,后来一家人去苏州开门店卖布料兼做裁缝生意。去年,江苏的一家制衣厂请她母亲去打板,这家制衣厂正在拓宽网络销售。看对方做得不错,一家人索性回到了老家,接着开起了主打工作服类的制衣厂。“为什么回来?至少不用交房租呀!”而做网销这条线,又不用在乎厂的位置在哪里。“每天快递都会来打包发货,这段时间,是快要换季的时候,就比较忙了。”

    蒋堂的制衣厂,在省内有一定的知名度。从镇上某些路段的命名可对此略知一二。“蒋堂酒家”门前的这段路,左右路段各以制衣厂的名字命名。一边是“恒力路”,一边是“豪森路”,分别指向恒力制衣和豪森制衣。

    在淘宝时代,尾单、原单、老款处理时常勾起一些精打细算百姓的消费欲望。尤其近几年,淘尾单的个人、商家特别多,这些产品既价格实在又有质量保证。

    “蒋堂酒家”的老板娘告诉记者,前段时间,家门前的豪森制衣就在处理一批衣服,这些衣服因为换季销售不掉而退了回来,放在办公室作为内购自销。因为离得近,蒋堂酒家的老板娘也去挑选了些回来,“质量很不错的,就是对我来说太洋气,送送人是不错的。价钱便宜质量又好。”

    文/摄 本报记者 滕谦

相关稿件
图片报道
 
 
同城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