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P金华
今日天气 晴转多云 24—33°C
明日天气 多云 24—33°C
 
 

   
“红白第一厨”从业20多年
只因证照全无被徒弟举报
师傅说徒弟诬告敲诈,徒弟说师傅无证经营
发布时间: 2011-09-15 00:41:00 星期四  责任编辑: 诸葛淼
来源: 浙中新报

    记者 王志坚

    【市民求助】

    徒弟三番五次

    来“要钱”

    昨天上午,义乌读者丁先生致电新报新闻热线85252000求助:两个多月前,他辞退了一名贵州籍厨工,没想到这名厨工三番五次向他“要钱”,开始是索要一两百元,后来胃口越来越大。

    “怎么告我都无所谓,问题是我不忍心看到有人因此蒙受不白之冤,甚至丢了饭碗。”丁先生说,那名厨工最近写了10封举报信,寄到义乌、金华两地相关部门,并称如果要不到一两万元钱,就要告到砸了他的“红火生意”为止。

    【记者核实】

    被辞退厨工举报师傅

    昨天上午,丁先生拿着一大叠指控徒弟黄某“敲诈”的材料来到新报,向记者讲起他所遭遇的麻烦。

    丁先生说,他是专业从事“红白喜事”上门服务的厨师。由于揽的业务量多,名气大,从业20多年来,被人称为义乌“红白喜事第一厨”,手下的徒弟也是一批接一批,举报他的黄某也是其中之一。

    黄某为何举报师傅?丁先生说,两个多月前,他觉得黄某做事不太牢靠,平时也只能帮忙做些洗菜、端菜的杂活,于是就把他辞退了。

    “看我生意一直这么好,可能是眼红了吧。”丁先生说,6月21日和22日,黄某两次致电义乌96150举报,称丁先生既无厨师证,也无从业人员健康证,之所以能包揽大量的义乌“红白喜事”厨师服务业务,是因为丁先生和义乌市殡仪馆有联系,殡仪馆有个姓贾的火化工一直给丁先生提供丧户信息。

    师傅屡遭

    徒弟“敲诈”

    得知遭人举报,丁先生有些不安。他从黄某口中得知,告他的是金东区孝顺镇低田村的一个人,但黄某不肯给他提供对方的电话号码和家庭住址,只说如果丁先生能给点好处,他可以让对方到义乌市民政局、卫生局和96150“撤销告状”。

    丁先生说,6月25日,他请黄某吃饭,并给了对方100元现金和两包香烟。第二天,又给了黄某50元钱,黄某答应去劝说举报人撤消举报,但后来又说96150不受理。此时,丁先生已了解到,举报自己的正是黄某。

    6月28日,经双方协商,黄某向96150及有关单位领导递交了“撤诉书”。6月30日,黄某向丁先生“借”了200元现金。

    事情并没由此停息。“7月1~10日,他不断和我联系,一会要我给他送烟,一会又说要给写诉状的人送礼来平息事端。”丁先生说,之后,黄某又放出话来,称要平息这件事,需要一两万元钱。

    “这分明是敲诈!”丁先生说,7月24日,他向义乌市公安局北苑派出所报案,称黄某对自己敲诈和诬告,请求派出所处理,并要求其赔偿精神损失费和名誉损失费。

    师徒纠纷殃及他人

    丁先生说,自己被徒弟举报,那也没什么,问题是黄某造谣说义乌市殡仪馆的贾师傅给他传递内部信息,这可不能闹着玩,弄不好会砸了人家的饭碗。他说,自己与贾师傅有交情是很正常的事,但没有所谓“通风报信”的事情。

    丁先生说,自从黄某四处乱寄举报信后,义乌市殡仪馆负责人已多次找贾师傅谈话,并展开调查,他为此很内疚。

    昨天下午,义乌市殡仪馆负责人虞红兴告诉记者,义乌市殡仪馆已先后三次收到不同署名的举报信,也曾多次赴义亭、北苑等地派出所了解情况。经查实,举报信出自同一人之手,举报内容也一模一样,而且署名也都是假的。

    虞红兴说,殡仪馆对死者的信息,向来都是保密的,“死者名单、丧户信息等,都有专人负责管理,储存该信息的电脑是设了密码的,且馆内有规定,管理者离开电脑前必须先关闭电脑。”作为一名专职火化工,每天都能及时把丧户信息传递出去,可能性极小。但既然有群众举报,可能性再小的事情也要查个水落石出。目前,调查工作还在进行。

    徒弟否认讹钱之说

    昨天下午,记者辗转联系到黄某。

    黄某说,他举报师傅并不是为了敲诈钱财,因为丁先生是无证从事“红白喜事”厨师业务。“他既没有厨师证、健康证,也没有办理经营卫生许可证等,根本就不具备做厨师的资格。”至于他在举报信中称义乌市殡仪馆有丁先生的“内线”,他也只是听说,并无确切证据。

    “我确实向他借过300元钱,但都打过借条。”黄某说,丁先生所说的索要100元、50元钱的事,那些都是他应得的工资,他从没向丁先生说过要一两万元钱来解决问题的话。

    对此,丁先生表示,他确实没有厨师证及健康证,但他上门提供厨师业务,都是由手下一批有证的徒弟去操作的。

相关稿件
图片报道
 
同城活动
 
 
 
论坛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