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实时播报 > 原创新闻 > 正文

行行摄摄143|画忆兰江风情

提示: 2017年底,一组名叫《桃花坞》的钢笔画被新华网等媒体发布,立马在网上走红。作者王恩贶,1947年生。他当过农民、工人、记者、编辑,退休后从事地方志工作。

金华新闻客户端2月15日消息 记者 琚红征 王恩贶

2017年底,一组名叫《桃花坞》的钢笔画被新华网等媒体发布,立马在网上走红。作者王恩贶,1947年生。他当过农民、工人、记者、编辑,退休后从事地方志工作。

王恩贶从小就喜欢画画,因故与美院失之交臂。当其10余年前第一次接触到钢笔画时,就深深地被这种黑白艺术吸引住了。通过网络,他结识了不少钢笔画大师,这些年来,一直画笔不缀,不时便会勾勒一幅钢笔画作品。

7eab63b0-02ed-476a-99e1-90899ce0e677

6e527056-9d81-4d0f-a34f-d99a582b4e31

2017年,为改善居民生活环境,兰溪市启动了8个城中村和桃花坞区块棚户区的改造工作,其中桃花坞区块位于兰溪老城的最南端,是该市城市核心区危旧房最集中、市政基础设施最薄弱、消防隐患最突出的区域。

面对熟悉又陌生的桃花坞,能否用写实钢笔画的形式记录下一些兰溪古城和桃花坞的风貌呢?这岂不是件既有益又有趣的事吗?

起稿、排线、刻画,3个多月的时间里,王恩贶对着手边的照片仔细描摹着。画钢笔画讲究的是精细,有些景致在照片上呈现得不是那么清晰,这时候,他就会停下手中的画笔,跑去现场仔仔细细地观察一番,再回到桌前继续画。

在这组钢笔画的画纸上,王恩贶一丝不苟的标注了画稿的名称、大小、作画时长等基本信息。其中,耗时最长的一幅作品是《桃花坞全景》,共用时34小时,而完成整组作品所花费的时间,更是长达150小时。

68dbc30b-79a7-4dc2-9752-935cff06bd7d

55a08b5e-1b07-4fb5-ab11-a8b95009a16f

画画很累,看到这组作品受到了网友的关注和喜爱,王恩贶觉得值。他说,“我还想继续再画,留下这个城市的记忆!”

新年伊始,他向本报投来了一组最新作品《兰江风情》,继续他的故园情、艺术梦。

钢笔组画《兰江风情》一共16幅,本端选发部分,以飨读者。(晏 客/文)

5913a587-b65e-4410-83f9-ce98ecf44214

392cdd8f-d0bc-44dc-9289-584620a251a9

2017年,老城桃花坞征迁,引发了许多兰溪人的乡愁;2018年,一部以兰溪城为原型的动漫片《昨日青空》更是轰动了全市。前者以中老年居多,后者则以年轻人为拥趸。我哥哥住在美国芝加哥女儿家,不经意的一句乡音,竟然就结识了同一社区的两户兰溪人。乡音难忘,乡愁永远。不论安居本土还身在异乡,“乡愁”永远是萦绕在你我心头挥之不去难以解脱的故土情怀。

兰溪人的乡愁,最离不开的是母亲河兰江。《兰江水》歌词中的“只有家乡的兰江水,最亲最美”,就贴切地唱出了个中原因。这首陈越写词并演唱的《兰江水》,我百听不厌,经常把她用作我的美篇的背景音乐。这篇《画忆兰江风情》的背景音乐自然就非她莫属了!“兰江的水啊,流淌了多少年,一如我的乡愁缠缠绵绵。”这轻柔婉转的旋律,带给我们深情的诉说,使我们如醉如痴。

8596e3aa-ffab-4182-a98a-b26c4d114a6b

a57f507d-5577-4712-916a-84c2e27ce9ed

我生在兰溪,长在兰溪,工作在兰溪,退休在兰溪,70多年来,几乎天天生活在兰江边。见证了江水由清变浊,船只由多变少,江边码头几度改造,悦济浮桥几多变迁;见过江上成片的木排顺流而下、江边拉船的纤夫弓腰前行;见过大雁南飞、老鹰击水、鸬鹚弄波;见过一担水2分钱的挑水伯吃力地上下码头,见过大溪里摸铜捞铁谋生的“水鬼”……我们这一辈,到兰江中挑过水,在兰江边洗过衣,曾在兰江中游泳嬉水,在浮桥上跳水嬉闹…… 这些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场景,不会再现,亦无法复制了。

兰江,兰溪人都习惯地称其为“大溪(音duoqi)”。有人说“兰溪人三日看不到横山要哭”,我说“兰溪人一天见不到大溪要害相思”。

c0e31972-d21f-479e-951f-04fecf76ee6b

a0728efd-fbf6-4034-97ac-08b05501816b

b123fd28-6f7c-470c-8bf8-63278ad0233a

兰江流淌千百年,她记录了兰溪的千年历史,沧海桑田,兰溪跨入新时代,面貌日新月异,但丰厚的人文历史,不能丢弃,必须传承。

2017年,我以一组钢笔画《桃花坞》记录了老城的古旧建筑,今年,我再以一组钢笔画《兰江风情》,留存自己的些许记忆。(王恩贶 图 /文)

来源:金华日报 作者:琚红征 王恩贶 责任编辑:胡越
关键词: 兰江 风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