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华日报 > 一版 > 正文

“两山”实践在武义:从自觉到自信

1537274_zps_1561452237095

坛头村优美的生态景观

记者 邵雪廉 章馨予 朱静怡 余菡

报道组 朱跃军 李增炜/文

记者 李建林/摄影 张辉/摄像

武义的水晶莹剔透,武义的山苍翠欲滴。

武义的绿水青山着实让人艳羡。数据显示,武义拥有国家级森林公园、省级自然保护区10处,森林面积11.58万公顷,森林覆盖率74%,79%的地表水达Ⅱ类标准,空气质量优良率90%,负氧离子年平均浓度不低于1000个/立方米。

绿水青山是大自然的馈赠。武义素有“八山半水分半田”之称。樊岭—大庙岭横贯中部,境内有钱塘江、瓯江两大水系,其中钱塘江水系干支流11条,经武义江汇入婺江。1000多年前,唐代诗人孟浩然游历东南来此地,用诗句“川暗夕阳尽,孤舟泊岸初/岭猿相叫啸,潭影似空虚/就枕灭明烛,扣舷闻夜渔/鸡鸣问何处,人物是秦余”,描写武川大地天人合一、自然和谐的景象。

绿水青山离不开武义人的呵护。生态立县、旅游富县、工业强县、科技兴县、开放兴县……无论这些关键词在武义各个时期的发展战略中如何组合,“生态立县”从未缺席。即使自1997年第一家外来企业落户泉溪镇,武义开始从农业大县向工业大县转变,仍然较好地处理了“机声隆隆”“车水马龙”“满目葱茏”之间的关系,“生态立县”战略始终未变,生态环境一直保持较好。尤其是近几年来,通过治水拆违、美丽乡村建设、垃圾分类、污染整治等,武义进一步擦亮生态底色,进一步厚植生态优势。

这样的生态自觉曾经受现实考验。曾几何时,绿水青山就是险山恶水,恰是致富路上的屏障与险滩。人们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却一直在贫穷与落后之间反复。2001年,武义县虽然成功摘除“贫困县”的帽子,却仍是全省26个欠发达县(市、区)之一,当年农村人均纯收入仅3009元。

但武义始终坚持这样的生态观: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愚公移山”既不现实,也是对生态的破坏,那就换个角度“下山入海”。1993年开始,武义开始探索下山脱贫。至2017年底,全县搬迁56个建制村、423个自然村,搬迁农民16902户、51106人。生态保住了,口袋变鼓了,下山脱贫因此被列为可持续发展的典型经验,在2002年世界可持续发展首脑会议、2004年全球扶贫大会上作交流。

2005年,时任浙江省委书记习近平提出“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重要论断,“两山”理念在武义迅速扎根。人们重新审视这里的山水林田湖草,重新开始发展与保护内在统一、相互促进、协调共生的实践。2015年,全省26个欠发达县(市、区)成功“摘帽”,武义进一步确立“生态发展、绿色崛起”的战略主线,无数人为将绿水青山转化为金山银山而努力奋斗。

——在牛头山景区,原先的下山脱贫村纳入景区统一开发与管理,随着旅游业的日益红火,许多像鲍伟忠一样的村民重新上山,吃上了生态饭。

——在大田乡橘溪旁,碗铺村村民戴俊离开村子去上大学前曾发誓:再也不回村里,再也不当农民。现在却回到村里开民宿,还要把村子打造成“童话村”。

——熟溪边原来污水横流、臭气熏天的养鸭场,却被詹丰勇打造成网红民宿;履坦镇坛头村原先臭不可闻的“垃圾场”“垃圾塘”,如今变成湿地公园,变成“田庐文创园”。

——离开村子从事保险代理的上官华明、经销家电的程增明,回乡当起新型农民,规模种植绿色有机蔬菜、开发有机功能饮料,仙客岭农庄成为武义现代农业基地的代表……

武义发展最大的优势是生态,最大的潜力也是生态。2018年底,武义吸引游客1900万人次,城镇、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分别达到39252元和17899元。

我们记录这一个个梦想、记住这一张张笑脸,因为这不仅体现了守护绿水青山的自觉,更彰显着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自信。 (相关报道详见今日2版)

来源: 作者: 责任编辑:
关键词: 武义 实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