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华新闻网首页

首页 > 地方 > 东阳  正文

关注金华新闻

微信

微博

百岁老人4位,90岁以上老人34位,东阳这个“长寿村”你知道吗

2020-10-21 14:21:08

来源:

作者: 杜晓萍

  金华新闻客户端10月20日消息 金华日报记者 杜晓萍 文/摄/视频

  楼金星和蒋冬英相濡以沫走过了70年,两人年龄加起来有193岁(虚岁,下同),是东阳市南市街道槐堂村目前最长寿的夫妻。槐堂村是东阳高铁新城所在地,由6个自然村组成,即花墩塘、寿塔、上槐、下槐、桐川、溪甘,约5000人口,为南市街道人口最多的行政村。目前,槐堂村90岁以上老人有34位。其中,百岁老人有4位,分别是102岁的韦福妹以及100岁的葛德暹、楼金星、厉姣娥,并有两对长寿夫妻。16日,记者走访了几位老人,发现他们有个共同的特点——吃好睡好心情好。


01
韦福妹:
爱吃肉的“老小孩”

  韦福妹坐在床上,正准备午睡,她穿着一件唐装,精神矍铄。床前有张方桌,摆着零食,抽屉里有橘子,地上放着一箱酸奶。“她非常喜欢喝酸奶。”76岁的儿媳厉秀光说,婆婆是个“老小孩”。

  尽管身材娇小,但韦福妹很能干,下田插秧割稻,在家养鸡养猪。到了老年,她的务农兴致依旧高涨,90多岁时也要去挖番薯。吃饱饭才有力气干活,她年轻时就有一个好胃口,不过那时条件有限,很少接触荤食。随着生活条件越来越好,韦福妹无肉不欢,特别爱吃红烧肉。家人都感叹,老人的胃口比他们还好。“一餐大概能吃2两肉。”孙媳妇负责韦福妹的一日三餐,她总要为老人“开小灶”,准备一小碗肉,满足老人的味蕾。

韦福妹

  牙早已掉光,韦福妹却不太吃汤汤水水的食物,更喜欢干、松、香的,如麦角、饼等。“她能吃3个麦角或2个葱油饼,再配一碗粥,不爱吃馒头、包子。”厉秀光说,与过去相比,韦福妹现在反而圆润些。她的消化能力好,吃完大约3个小时就饿了。因此,家人常备她爱吃的小麻花、酥饼、肉松饼等零食,让她垫肚子。

  韦福妹的窗外,花红树绿,那是孙辈们在庭院里栽种的。老人爱热闹,喜欢外出,但毕竟年纪大了,不安全。多年前,她曾摔了一跤,比较严重,不过很快就痊愈了。从那时起,家人减少其外出频率,让她在自家庭院里走走,看看花草。今年,韦福妹在家里摔了两跤,幸运的是只有手掌擦破点皮,并无大碍。于是,只要老人出房门,厉秀光就不让她离开自己的视线。

  除了高血压,韦福妹没有其他疾病,连感冒也很少。她生养了一儿一女,女婿是海军东海舰队原政治部副主任、少将韦立汝,定居外省,经常回老家探望岳母。如今,家里已是五代同堂,韦福妹尽享天伦之乐。

02
葛德暹:
爱读报的善良老人

  10月5日,葛德暹为自己举办了百岁寿宴,地点在下槐自然村居家养老中心,还为下槐每户人家发了200元红包。他终生未娶,生活简朴。

  当记者问其长寿的秘诀,葛德暹认为睡眠很重要,他每天要睡9~10个小时,却没有午休习惯。不过,他有时也会熬夜,因为太痴迷阅读报纸,《人民日报》《环球时报》《参考消息》等。楼梯上,报纸占了半壁江山,走廊的旧课桌上,摆放着当天的报纸。葛德暹先看标题,再仔细阅读他认为重要的新闻,了解国家和国际大事。“看报纸很花时间,不知不觉就到了晚上12点,有几次甚至到(第二天)凌晨2点。”他觉得熬夜不好,于是尽量控制阅读时间,早些睡觉。

葛德暹

  中午11点,到了午饭时间,葛德暹从后门走出,踱步两分钟来到居家养老中心。一荤两素一汤,他吃得津津有味。每天中餐、晚餐,他都在这里吃,早饭则自己解决,用奶粉泡熟核桃,再吃点饼干。他不喝酒,曾抽过烟,听说吸烟有害健康就戒了。

  除了听力不好,葛德暹身体硬朗,尚能搬动桌椅。他喜欢打太极拳,喜欢遛弯,前几年一走就是两公里,去年在家人的陪伴下还去了北京等地。“吃过晚饭,他都要在村里散散步。”下槐自然村负责人葛丁明常去看望老人,对其生活习惯较为了解。

  葛德暹的房间、阁楼里还藏着许多书。年少时读书,工作时教书,他和书打了一辈子交道。他是离休干部,7岁上小学,在亲戚、朋友的帮助下,坚持读到大学毕业。他在国立中央大学、华东军事政治大学、广西桂林第三高级步兵学校学习,毕业后在重庆、南京、东阳中学、金华一中、东阳二中、千祥中学等地任教。

  葛德暹对自己精打细算,却十分热心公益事业,经常资助家境困难的学生。仅2018年以来,他就捐钱为村里的一口池塘安装围栏,为村老年协会捐电视机、空调等。他住的老宅叫一乐堂,是东阳市文物保护点。当老宅需要修缮时,葛德暹都慷慨地自掏腰包。他说:“这是祖上传下来的宝贵财富,一定要保护好。”

03
长寿夫妻:
互相包容的老来伴

  59年前,32岁的方福香嫁给了槐堂同村31岁的厉朝根。“我们基本不吵架。他要是脾气上来了,我就不作声。”上周五,方福香对记者道出了两人和谐相处的诀窍。

  当天中午,儿子送来了鱼肉、虾,厉朝根摘了自家种的扁豆,清洗、炒熟、端菜上桌,再把碗筷递给妻子。前年起,方福香无法自主行走,厉朝根便承包了所有的活,除了烧饭、洗碗等家务活,还帮妻子穿衣、脱衣,悉心照顾。

  “她跟着我,年轻时吃了很多苦。”厉朝根说,妻子上山砍柴、下地劳作,什么都会干,两个人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夫妻俩生育了4个儿子,现在已经发展成4代同堂、20多人的大家庭,小辈们都十分孝顺。“孙女背着方福香去洗头、洗澡,给她剪指甲。”一个邻居这样说道。方福香听了笑得合不拢嘴。

厉朝根 方福香

  去年,东阳高铁新城上槐棚改区完成300多户的征迁腾空工作,厉朝根是其中一户。夫妻俩住在临时安置房中,儿子们轮流照顾。老人在旁边的田地里种了青菜、番薯等,每天早晨6点多起床,种种菜打发时间,日子平淡而温馨。今年,厉朝根90岁,方福香91岁。村里,一幢幢高楼正拔地而起,将成为文创、科创、生态有机结合,生产、生活、生态“三生”融合的高铁新城。老人家希望,自己能早日住进新房。

  与厉朝根夫妻俩相反,楼金星忠厚老实,蒋冬英脾气较急。“我总要念叨两句,他让着我。”蒋冬英和丈夫育有四儿两女,曾经8个人挤在两个小房间里。熬过艰苦岁月,儿女们都长大了,开枝散叶。五六年前,蒋冬英摔了一跤,只能卧床,但心态开朗,与记者交谈时总是笑眯眯的。楼金星听力弱,多数时间坐在床边,安静地望着妻子,看看屋外,任时光静静流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