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华新闻网首页

首页 > 地方 > 义乌  正文

关注金华新闻

微信

微博

停了半个多世纪又重新开榨,燕里红糖为何会引发关注?

2019-12-16 22:11:09

来源: 浙中新报

作者: 王志坚

  金华新闻客户端12月16日消息 浙中新报记者 王志坚

  这几天,在义乌人的视野中“消失”了半个多世纪的燕里村,突然又“火”了起来。特别是在佛堂一带,“燕里村”一下子又成了人们热议的话题和争相前往“看稀奇”的地方。

  一个仅有300余人口的偏远小村子,何以突然间会变成“网红村”?原来,经过3个月的“加班加点”,该村新办的红糖厂于12月14日正式开榨,久违的“燕里红糖”又开始在义乌上空飘香了。

  12月14日上午,燕里村还举行了盛大的红糖厂启用暨祭拜糖公仪式,全村男女老少穿上节日的盛装,喜气洋洋地聚集到村口。用“猪头鹅”最传统的方式,祭拜糖公。随后,正式开机试榨红糖。

  据《洋川贾氏燕里村谱》记载,燕里村是义乌红糖的发源地,第一个把制糖技术传入燕里的是该村第五代孙贾维承(1604年~1670年)。也就是说,义乌红糖最早可上溯至清顺治年间,传承至今已有400余年历史。

  《洋川贾氏燕里村谱》里,有《义乌红糖出燕里的故事》一文。文中详细讲述了贾维承从闽南“偷学”制糖技术并将糖种偷偷带回义乌的整个过程。据文中所述,贾维承自幼聪明过人,有一手好木匠活,对农事也颇有研究。有一次,他到洋滩市里去修水车,从一名慕名来洋滩市场买花生和芝麻的闽粤客商口里得知,福建、广东一带种的糖蔗很甜,生产的糖蔗还能制成四季均可存放的食糖。这一消息,让贾维承下决心要把制糖技术引回家。

  清顺治年间(1644年~1661年),年过不惑的贾维承经过几个月艰苦爬涉,终于来到闽南,在一个村庄附近见到了形似竹、叶如剑的糖蔗。按照当地族规,种蔗制糖术传子不传女,更不能传给外人。为了学到种蔗制糖技术,贾维承入赘该村,与村里一名年纪相仿的寡妇成婚。

  成为闽粤村民后,贾维承与当地糖农一起秋收。几年后,他终于学到了种蔗制糖技术。

  为了早日返回义乌,贾维承想尽了办法。他回到家后才知,自己已离别燕里村15年了。贾维承从雨伞里取出油纸包着的蔗糖种,开始向乡亲们介绍起如何育苗、移栽、管理、收获及制糖的经过。第二年一开春,大伙就忙开了。第三年,看到糖种在村里已得到大面积种植,贾维承花了几个月时间,动手做成了燕里村第一部木榨糖车,义乌红糖由此产生,贾维承从此被人称为义乌“糖公”。

  “燕里红糖之所以出名,与糖公贾维承的故事息息相关。”《佛堂镇志》编辑、燕里村村民贾沧斌认为,因为燕里村是义乌红糖的发源地,贾维承是义乌红糖的“创始人”,燕里红糖是义乌红糖的“祖师爷”,义乌人对“燕里红糖”怀有一种的感情,这是燕里红糖重新开榨马上引发众人关注的主要原因。

  说起燕里红糖文化,贾沧斌给记者翻看了《佛堂镇志》里的有关文字记载。1929年,佛堂镇商会选送燕里村产的红糖,以时任佛堂商会会长黄克仁先生“黄培记”老店号,作为“燕里红糖”的品牌,赴杭州西湖博览会参展,荣获“特等奖”。为了发展义乌红糖,1933年,浙江省政府拨款10.4万元,由当时的“义乌县实验科”出面,使全县的糖蔗种植面积发展到了有史以来最高数2.5万亩。

  后来,由于许多新发展起来种蔗制糖的农户缺少经验,使义乌红糖质量不好,市场价格暴跌。唯有燕里村的红糖,凭着贾祯淑“放在桌上会爬,放在口中会烊,含在嘴里清香,存放三年不烂”的“经典文化”,成为了当时糖商“抢着”收购燕里红糖的“标准”。

  此后,义乌各地糖农纷纷到燕里村向贾祯淑求取种蔗制糖的经验,贾祯淑就收集了许多种蔗制糖的谚语,写成春季怎样育苗,夏秋季怎样管理,入冬怎样制糖的《种蔗制糖四季歌》赠送给大家。

  贾熙林说,特级的义乌红糖别名“义乌青”,指的便是“燕里红糖”。燕里红糖还有一大特点“堆在桌上会爬,含在口中会烊,存放三年不烂,越陈糖味越香”。其他产区的红糖,一般都很难越过“储存关”,存放一年后,容易或“泛潮”或“霉烂”或“生虫”,一般变质后的红糖,形如“鸡屎”,色难看,味走样,不易长期储存食用。

  据贾沧斌介绍,燕里自然村划归起鸣行政村后,燕里红糖就成了“起鸣村红糖”。种糖蔗极其需要流水的灌溉,因此义乌江两岸的沙土地十分适宜种糖蔗,于是,为了向义乌江提水灌溉糖蔗,在没有动力、电力抽水机以前,糖农就联合起来,用一部接一部的“脚踏水车”向义乌江取水上岸“流水灌溉”。1955年初,义乌江上第一个动力抽水机埠在燕里村建成,起鸣村马上成了引进高产糖蔗“印度290”和“台糖134”种植试验基地。

  1958年公社化后,合作公社起鸣大队,成为了义乌红糖的重点产糖区。1961年,苏联与中国反目,撤回所有在中国“支援建设”的专家,同时慕名指定要拿义乌红糖去“还债”。由于那年榨糖季节,连续雨雪加冻,糖农收蔗制糖苦不堪言。加上政府刮“强逼命令风”,强制监视红糖生产,糖农自己生产的红糖自己都不准吃,用白色棉布袋,每袋50斤装,运到莫斯科。结果,苏联以“义乌红糖杂质(泥沙沉淀物)超标”为由拒收返还,给国家造成了“声誉与往返运输费”的重大经济损失。起鸣村四个生产队三个生产队长遭“逮捕法办”追究责任(后无罪释放)。燕里红糖因此遭受“毁灭性”的打击而一落千丈。

  1966年,义乌糖厂在佛堂镇杨宅村建成,专门生产白砂糖。在“计划经济”的制度下,佛堂地区种植的糖蔗,几乎全部成为了义乌糖厂生产白糖的“原料”。而义亭、上溪方向的糖农,因有四大水库渠道自流灌溉之利,距离杨宅糖厂路远运输不方便之弊,义亭区从此开始起步,用动力机榨糖蔗逐渐顶替了佛堂一带传统的木糖车榨糖蔗的红糖生产,逐步成为了当今义乌红糖的重点产糖区。

  不过,虽然如此,类似“义乌红糖出燕里”“义乌红糖的精品在燕里村”的话语依然在义乌民间流传着。在贾熙林看来,这就是“消失”了半个多世纪又重新开榨的燕里村红糖厂,为何一冒出就“走红”的原因所在。“明年将发动村民大规模种植糖梗,让‘燕里红糖’重新兴盛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