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地方 > 义乌  正文

金华日报|义乌这名老党员无偿捐献遗体

2021-10-20 14:13:46

来源: 金华日报

作者: 金晓英 文/摄

  金华新闻客户端10月16日消息 金华日报记者 金晓英 文/摄

  “父亲是一名有着55年党龄的老党员,也是一名普通的农民,在生命的尽头,他把遗体无偿捐献给医学院,为医学教育事业尽一份力量。”昨天,提起刚离世的父亲潘朝成,义乌的潘小庆悲伤中带着自豪。

  “老伴去世前,担心外人对他捐献遗体的想法不理解,让我们不要对外说这事。没想到,他这一做法得到社会上这么多人的尊重和敬佩,我们一家人都为他高兴。”潘朝成的妻子应美园抚摸着老伴光荣在党50年纪念章,眼里含着泪水。

  10月7日凌晨,75岁的潘朝成因病离世。遵照潘朝成生前的遗嘱,家人捐献了他的遗体。这名有着55年党龄的义乌山村农民,实现了他最后的心愿。

  大半辈子生活在小山村

  是村里德高望重的党员

  潘朝成是义乌大陈镇里坞村(现并入“众拥村”)人,这是一个仅有20多户农户的小山村。除了年轻时当兵的6年多时间,潘朝成一生都在这里度过。生前,潘朝成患了20多年的肺气肿病,最后五六年一直卧病在床。

  潘朝成家中有兄弟6人,他排行老二。16岁时他应征入伍,在南海舰队服役6年有余,其间因表现突出,曾获“五好战士”等荣誉,并于1966年光荣加入中国共产党,退伍后回到家乡务农。

  至今,潘朝成家里还保存着他退伍的红色证明小册子,以及后来跟战友们相聚的照片。“父亲很珍视这些证件,平时都用塑料纸仔细封存着。”潘小庆说,今年7月,老父亲收到光荣在党50年纪念章,特别开心。

  67岁的应美园提起老伴的病,眼泪就掉下来:“他这病都是年轻时累出来的。”

  年轻时,潘朝成夫妇生活很艰苦。应美园又患有气管炎,家里的重活全由潘朝成一个人撑着。那时,为了省下几毛钱的耕田费,大热天,潘朝成独自一人犁地,经常吃一顿饿一顿。儿子潘小庆出生后,为减轻家里的负担,应美园不得不把儿子寄养到娘家,直到儿子上小学四年级才领回。

  繁重的劳作、不规律的饮食,让潘朝成先后得了胃病、风湿病、肺气肿。每次家人催他去就医,他总是说自己能扛住。

  潘朝成没怎么上过学,但在村里有着很高的威望,这不仅因为他是一名共产党员,更在于他为人处世的原则。

  上世纪90年代初,里坞村只有一条窄窄的机耕路通往村外,村民出行很不方便。为了拓宽道路,当时,身为村干部的潘朝成一方面向政府部门申请经费拓宽道路,一方面积极做因拓宽道路涉及农田的农户思想工作。在他的努力下,里坞村跟外界连通的道路变宽阔了。

  五六年前,里坞村打算建球场和停车场。潘朝成认为,村里这些硬件改善后,年轻人会多回家看看。为此,他不仅无偿捐出自留地,还上门做其他农户的思想工作。当时已经患有肺气肿的他,为了做通一名农户的思想工作,喘着粗气爬上五楼,途中休息了好几次。

  “他认为对村民有益的事,就会大力支持,如果有损村民的利益,他也坚决反对。”在应美园眼里,老伴是一个很有正气的人。今年上半年,有人想利用村里的空地堆放废石渣,潘朝成说什么也不肯在同意书上签字,因为他觉得这会影响全村人的生活环境。

  在儿子潘小庆眼里,当了一辈子农民的父亲平时言语不多,但以身作则,教给他很多为人处世的道理。

  上小学时,父亲曾跟潘小庆提起过,自己当兵前没有条件上学,当兵后努力学文化知识,晚上睡觉时,还在肚子上用手指写字,以此告诉儿子要认真学习。潘小庆工作成家后,父亲叮嘱他最多的是“把工作干好,把孩子教育好”。

  后来,潘小庆在城区买了房子,请双亲到城里一起住,但父亲住了大半年后执意要回老家,他担心自己咳嗽会影响大家休息。前两年,潘小庆搬了家,但遗憾的是因为没有电梯,父亲一次也不曾到过他的新家。


  一直倡导丧事简办

  最后的心愿是捐献遗体

  前些年,当父亲跟他和姐姐提起捐献遗体的想法时,潘小庆以为父亲只是随口说说。但应美园知道,老伴对这事是认真的。“很多年前,他就说过自己的丧事要简办,那时候他还不知道能捐献遗体,但多次提起要海葬、生态葬,不要占用资源。”应美园说,老伴应该是从电视新闻上得知可以捐献遗体,之后就坚定自己也要这样做,并把这个想法告诉了子女。

  今年5月,潘朝成因病情恶化再次住院,怕自己挺不过这一关,他特地写了一张纸条告诉两个子女,自己已经跟医院沟通捐献遗体的事,希望家人支持。他还多次叮嘱身边的老伴,一定要帮他完成这个心愿。幸运的是,那次他转危为安,不到一个月就出院了。

  10月5日晚,潘朝成再次入院,这次情况非常危急,直到第二天凌晨才能勉强说话,而他说的还是捐献遗体的事,这也成为潘朝成生前交代的最后一件事。潘小庆与医院再三沟通病情后,最终与浙江大学医学院取得联系,了却父亲最后的心愿。

  骆贤勇是潘朝成多年的好友,前几天得知潘朝成离世并捐献遗体,既难过又敬佩。骆贤勇比潘朝成小20多岁,曾当过村支部书记。“以前,村里遇到难题,我经常会上门去向他请教。身为党员的潘朝成不仅积极配合还经常主动帮助推进村里的各项工作。”骆贤勇认为,潘朝成捐献遗体为医学事业发展贡献力量,非常了不起。

  受父亲的影响,作为义乌稠城一校的一名党员教师,潘小庆也在工作中积极付出。父亲的光荣在党50年纪念章,现在由他仔细珍藏,以此激励自己以父亲为榜样,认真做事,踏实做人。


版权和免责申明

凡注有"金华新闻网"或电头为"金华新闻网"的稿件,均为金华新闻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金华新闻网",并保留"金华新闻网"的电头。

金华日报|义乌这名老党员无偿捐献遗体
首页 > 地方 > 义乌  正文

金华日报|义乌这名老党员无偿捐献遗体

2021-10-20 14:13:46

来源: 金华日报

作者: 金晓英 文/摄

  金华新闻客户端10月16日消息 金华日报记者 金晓英 文/摄

  “父亲是一名有着55年党龄的老党员,也是一名普通的农民,在生命的尽头,他把遗体无偿捐献给医学院,为医学教育事业尽一份力量。”昨天,提起刚离世的父亲潘朝成,义乌的潘小庆悲伤中带着自豪。

  “老伴去世前,担心外人对他捐献遗体的想法不理解,让我们不要对外说这事。没想到,他这一做法得到社会上这么多人的尊重和敬佩,我们一家人都为他高兴。”潘朝成的妻子应美园抚摸着老伴光荣在党50年纪念章,眼里含着泪水。

  10月7日凌晨,75岁的潘朝成因病离世。遵照潘朝成生前的遗嘱,家人捐献了他的遗体。这名有着55年党龄的义乌山村农民,实现了他最后的心愿。

  大半辈子生活在小山村

  是村里德高望重的党员

  潘朝成是义乌大陈镇里坞村(现并入“众拥村”)人,这是一个仅有20多户农户的小山村。除了年轻时当兵的6年多时间,潘朝成一生都在这里度过。生前,潘朝成患了20多年的肺气肿病,最后五六年一直卧病在床。

  潘朝成家中有兄弟6人,他排行老二。16岁时他应征入伍,在南海舰队服役6年有余,其间因表现突出,曾获“五好战士”等荣誉,并于1966年光荣加入中国共产党,退伍后回到家乡务农。

  至今,潘朝成家里还保存着他退伍的红色证明小册子,以及后来跟战友们相聚的照片。“父亲很珍视这些证件,平时都用塑料纸仔细封存着。”潘小庆说,今年7月,老父亲收到光荣在党50年纪念章,特别开心。

  67岁的应美园提起老伴的病,眼泪就掉下来:“他这病都是年轻时累出来的。”

  年轻时,潘朝成夫妇生活很艰苦。应美园又患有气管炎,家里的重活全由潘朝成一个人撑着。那时,为了省下几毛钱的耕田费,大热天,潘朝成独自一人犁地,经常吃一顿饿一顿。儿子潘小庆出生后,为减轻家里的负担,应美园不得不把儿子寄养到娘家,直到儿子上小学四年级才领回。

  繁重的劳作、不规律的饮食,让潘朝成先后得了胃病、风湿病、肺气肿。每次家人催他去就医,他总是说自己能扛住。

  潘朝成没怎么上过学,但在村里有着很高的威望,这不仅因为他是一名共产党员,更在于他为人处世的原则。

  上世纪90年代初,里坞村只有一条窄窄的机耕路通往村外,村民出行很不方便。为了拓宽道路,当时,身为村干部的潘朝成一方面向政府部门申请经费拓宽道路,一方面积极做因拓宽道路涉及农田的农户思想工作。在他的努力下,里坞村跟外界连通的道路变宽阔了。

  五六年前,里坞村打算建球场和停车场。潘朝成认为,村里这些硬件改善后,年轻人会多回家看看。为此,他不仅无偿捐出自留地,还上门做其他农户的思想工作。当时已经患有肺气肿的他,为了做通一名农户的思想工作,喘着粗气爬上五楼,途中休息了好几次。

  “他认为对村民有益的事,就会大力支持,如果有损村民的利益,他也坚决反对。”在应美园眼里,老伴是一个很有正气的人。今年上半年,有人想利用村里的空地堆放废石渣,潘朝成说什么也不肯在同意书上签字,因为他觉得这会影响全村人的生活环境。

  在儿子潘小庆眼里,当了一辈子农民的父亲平时言语不多,但以身作则,教给他很多为人处世的道理。

  上小学时,父亲曾跟潘小庆提起过,自己当兵前没有条件上学,当兵后努力学文化知识,晚上睡觉时,还在肚子上用手指写字,以此告诉儿子要认真学习。潘小庆工作成家后,父亲叮嘱他最多的是“把工作干好,把孩子教育好”。

  后来,潘小庆在城区买了房子,请双亲到城里一起住,但父亲住了大半年后执意要回老家,他担心自己咳嗽会影响大家休息。前两年,潘小庆搬了家,但遗憾的是因为没有电梯,父亲一次也不曾到过他的新家。


  一直倡导丧事简办

  最后的心愿是捐献遗体

  前些年,当父亲跟他和姐姐提起捐献遗体的想法时,潘小庆以为父亲只是随口说说。但应美园知道,老伴对这事是认真的。“很多年前,他就说过自己的丧事要简办,那时候他还不知道能捐献遗体,但多次提起要海葬、生态葬,不要占用资源。”应美园说,老伴应该是从电视新闻上得知可以捐献遗体,之后就坚定自己也要这样做,并把这个想法告诉了子女。

  今年5月,潘朝成因病情恶化再次住院,怕自己挺不过这一关,他特地写了一张纸条告诉两个子女,自己已经跟医院沟通捐献遗体的事,希望家人支持。他还多次叮嘱身边的老伴,一定要帮他完成这个心愿。幸运的是,那次他转危为安,不到一个月就出院了。

  10月5日晚,潘朝成再次入院,这次情况非常危急,直到第二天凌晨才能勉强说话,而他说的还是捐献遗体的事,这也成为潘朝成生前交代的最后一件事。潘小庆与医院再三沟通病情后,最终与浙江大学医学院取得联系,了却父亲最后的心愿。

  骆贤勇是潘朝成多年的好友,前几天得知潘朝成离世并捐献遗体,既难过又敬佩。骆贤勇比潘朝成小20多岁,曾当过村支部书记。“以前,村里遇到难题,我经常会上门去向他请教。身为党员的潘朝成不仅积极配合还经常主动帮助推进村里的各项工作。”骆贤勇认为,潘朝成捐献遗体为医学事业发展贡献力量,非常了不起。

  受父亲的影响,作为义乌稠城一校的一名党员教师,潘小庆也在工作中积极付出。父亲的光荣在党50年纪念章,现在由他仔细珍藏,以此激励自己以父亲为榜样,认真做事,踏实做人。


版权和免责申明

凡注有"金华新闻网"或电头为"金华新闻网"的稿件,均为金华新闻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金华新闻网",并保留"金华新闻网"的电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