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华新闻网首页

首页 > 民生  正文

关注金华新闻

微信

微博

方元鹍:宦游异乡终是客 一叶扁舟寄诗行

2020-03-02 13:51:15

来源: 金华日报

作者: 季俊磊

  金华新闻客户端2月27日消息 金华日报记者 季俊磊

  方元鹍何许人也?很多人也许闻所未闻,但在清朝乾嘉年间,方元鹍是金华颇具名望的诗人,一生著作丰富,在《清史列传》和《金华县志》中都有记载。

  金东区塘雅镇马头方村是方元鹍的家乡,遗憾的是,那里已很难找到关于他的遗迹。金华地方历史文化研究者黄晓刚告诉记者,方元鹍在金华的活动轨迹丰富,还创作了不少有关家乡的诗歌,只可惜后人对他知之甚少。近年来,随着塘雅镇文化建设的发展,方元鹍开始逐渐出现在大众的视野中。

  不甘沉沦的寒门书生

  “我家世农北山下。”从方元鹍《霜前摘篱豆》一诗中可以看出,方家世代以务农为生。5岁那年,方元鹍在祖父的帮助下进入私塾读书。尽管家境不好,但他非常勤奋,17岁就中了秀才。他和所有读书人一样,希望通过科举改变命运。

  可是,在之后的乡试中,方元鹍屡试不中,为此曾有诗云“偃蹇棘帷十数寒暑”。后来,他去杭州游学,为节省开支住到雪居寺。在那段时间里,方元鹍游遍了杭州的大小古迹,这些都能从他所作的《飞来石》《净慈寺》《金鼓洞道院》等诗歌中看到痕迹。寄情山水之余,方元鹍依然怀着科举梦,每到乡试,他都会奔走在金华与杭州之间,最终守得云开见月明,乾隆五十四年(1789)中举人,时年36岁,离他中秀才已过了19年。

  第二年,他又匆匆赶赴京城参加恩科会试。他落第了,却依然想在京城站稳脚跟。在达官显贵云集的京城,方元鹍渴望伯乐,却因家贫和个性耿直屡屡碰壁。为了生计,之后的3年时间里他去当了教书先生。

  在清代,入幕是落第学子常走的路,方元鹍也不例外,他经人推荐入了直隶学幕。在那里,他不仅可以获得稳定的收入,还能继续参加科举考试,可是一连数年,依旧名落孙山。“人怪养成名士癖,天教占尽古人痴。”他把自己的喜怒哀乐都写进诗里。据《金华县志》卷六“选举表”、《凉棚夜话》卷四《记梦》第一则记载,嘉庆六年(1801),方元鹍考了12年后中进士,那年他48岁,没有欣喜若狂。他在诗中感叹:“五十成名苦不早,壮心虽在身空老。”或许,成功来得太晚,他也少了些享受快乐的激情吧。

《凉棚夜话续编》

  在那之后,方元鹍如愿以偿步入仕途。三年实习期满后,他被任命为工部主事,正六品京官。“留滞京华十余载,一官偏似上竿鱼。”好像一语成谶,他在工部主事的职位上一做就是10多年,始终没能得到升迁。官场失意,加之长期宦游在外的乡思,方元鹍辞官离京,只可惜未到家乡就一病不起,最终客死异乡。

  曾是北麓诗社重要成员

  金华历史上存在过一个民间诗歌团体——北麓诗社,它是乾嘉年间金华地区的一个文学社团,在当时影响力颇大。诗社成员14人,其中有13人在阮元所编的《两浙輶轩录》中有传,并收入作品,方元鹍便是其中之一。另外,在张作楠编写的《北麓诗课》一书中,方元鹍亦有不少诗歌收录其中。

  在诗社成员中,曹开泰、张作楠和方元鹍名气最大。张作楠自是不用多说,他在《清史稿》中有传;曹开泰是诗社中最年长者,也是诗社发起人;方元鹍和曹开泰是同学,曾同时受教于方淇,是诗社中文学成就较高的一位,虽然他实际参加诗社只有两年左右的时间,但在北麓诗社中地位非凡。

  在史料中不难发现“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的道理。不管是张作楠、曹开泰,还是方元鹍,最终的选择殊途同归:曹开泰取得教育资格后开始授徒讲学,再无意功名;张作楠官至知府后辞官归乡,编书作撰;方元鹍亦是如此。

  方元鹍自乾隆五十五年(1790)会试之后就滞留京城,之后担任京官。或许按照常规思路,在公卿云集的天子脚下,官员应该多结交权贵,可方元鹍并非如此。张问陶、马履泰、张作楠、郑士超、张维屏、汪梅鼎、曹懋坚、宋宏钊、阮元……在方元鹍的朋友圈里,都是与他有着相同兴趣之人,他看中的是文字和道义,而不是名望与地位。

  在《清史稿》中有传的张维屏会试时认识方元鹍,一生著作丰富,两人成为莫逆之交;张问陶比方元鹍小11岁,但两人性情相投,从不肯屈节迎合他人;吴玉松是方元鹍一生挚友,两人在京城结识,常有来往,在方元鹍离世后,他还帮其料理后事,扶其灵柩归乡,并资助其遗孀……这样的故事还有很多。

  三位“婺州能诗者”之一

  曹开泰编纂的《宜弦堂诗集》,戴殿泗为其诗集作序中谈及:“予所见婺州之能诗者三家。东阳叶栗坨蓁,其诗温雅而超颖;金华方海槎元鹍,其诗耸峭而清刻;永康程见吾尚濂,其诗舂容而娴丽。”可见,方元鹍在当时金华文坛上有着重要的地位。对他的诗,阮元曾评论说:“其诗博取典籍而约之以性灵。其朗鬯如李白,其质直如元结,其犇泻如任华,其怪迂如刘乂,其幽阻如李贺,其修洁如姚合,其孤往如方干,非徒其诗相似。”

  黄晓刚曾在编纂《塘雅镇史》时对方元鹍有过探究。“方元鹍存世作品丰富,单《铁船诗钞》中便记录了千余首,金华市博物馆有其诗稿手抄本。”黄晓刚说,《铁船诗钞》内容丰富,从诗中可以勾勒出他一生的轨迹:几十载寒门学子,做官后10多年得不到升迁,他把理想、快乐、失意、落寞都写在了诗里。

《铁船诗钞》

  37岁背井离乡直到去世,方元鹍都流离在外,思乡成为他诗中永恒不变的主题。“作客廿年今白发,思乡来日又清明。”“秋生忽向园林飘,引我乡心起寂寥。”家乡一直是方元鹍魂牵梦绕的地方。他还留有一首《观斗牛用韩孟斗鸡联句韵》,一幅精彩的金华斗牛图好似展现在眼前:

  涤场毕田功,赛社展期待。

  远村传鼓声,丛祠耀髹彩。

  聚族相娱嬉,斗兽即危殆。

  湿耳牛来思,鸣牟声宛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