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华新闻网首页

首页 > 民生 > 旅游  正文

关注金华新闻

微信

微博

一季的背影

2020-02-29 20:24:02

来源: 金华日报

作者: 桑洛

  □桑洛 

  走过一季,一季。时光匆逝如流水。

  冬雨如绵,穿梭的雨水落入梦,迷糊了一条界线,让人分不清雨中的江南,是秋,是冬,还是春。

  艳阳高照,金色阳光,穿透碧蓝的大气层,带来炎热的暑气。这时,又让你仿佛进入了夏季。

  冬天江南草未凋。远远近近,葱绿的深沉,金色稻穗的丰盈,柿树的累累果实,片片飘落的银杏落叶,你从薄浓的雨雾中抬起头来,季节的烙痕,自有界线,不可以否定。

  别逞强了!穿上暖和的长衫,披上外套,寒冷就被温暖隔在了外面。西伯利亚的冷风,一层一层,酷热难耐的季节,站成了背影。


  《报春》时宽兵 摄

  屋前的花园里,春日热闹的景色,经过一个酷夏的考验,半是零乱,半是生机盎然。凌霄花枝繁叶茂,只是少有花朵。红豆杉不紧不慢地生长着,踱着稳重的步伐。夜来香,在清晨的雨珠中,冷艳地半绽半开。那睡莲,那莲花,却是沉沉地下去,荷叶半搭着,留存着残荷听听雨声。茶花、菊花、蜡梅,都将迎来属于它们的季节,积蓄着强劲的力量,在等待着。有几盆的兰花、栀子花、石榴花,枯了。那盆灿烂的杜鹃花,也终是失去春天的娇艳。那个夏季长得肆无忌惮的丝瓜,在这个时候,也萎谢了,空挂了几只沧桑的丝瓜在架子上。

  这个季节,长得最盛的还是那不知名的野草。没有特意关照,自在地碧绿着。在周边被主人重点关照的植物,挡不住寒冷退场的时候,它们迎来了一个很好的时机,在一次次的寒雨中,逆势而长。终于,它们以点带面,连成一片,在残藤败叶中,以主角的身份,默默的自信而不张扬。

  《生长》黄泽振 摄

  小小的世界,同样体现着现实生物动物世界的一切。花败了花会开,但在我们的生命中,很多的花儿,只有一季的时光。一季之后,留给你,只是那蹉跎的背影。它等不了你明年的时光,等不到明年和你再一起迎接春风的到来。它悄悄地殒落泥中,无声无息地消失在你的生命中。

  如花美眷。那春风招摇的花朵,短暂地绽放后,结束了它们的使命。

  或是你照料不勤;或是从温室中出来,它们不适应;或是它们只有一季的宿命,陪你走过的一季,已是它们的一生。

  在春日花开后,它经历了酷夏的考验,也走过严寒的考验,在来年春暖的时候,它依然枝长花开,和你重逢在另一个季节的某个时候。

  只是,像哲人说的,那时的花儿,还是那时的花儿吗?那时的你,还是那时的你吗?不知花儿有没有轮回,年年叶子是惊人的相似,但是,世间却没有两片相同的叶子。那花儿呢?我用相机,拍下同一盆花,如大叶海棠,或小叶海棠,每一年中,同一盆花开,花开却是不同。我看花儿不同,料花儿看我也如是。一年一年,我自己,何尝不是变化了,时光雕刻了呢?

  小小花园,或浇水,或锄草,或整枝,满足一个农民儿子在城市里田园的梦想。在我的小花园里,我还是最喜欢自由放任的状态。花儿想怎么长,那就怎么长吧。花儿和草儿如果竞争,那我就看,生物界里的物竞天择,到底哪个能够生存,或是一起共存。

  在严冬的时候,我有些残忍地,让那些花儿去经历些霜冻,考验它们。

  就这样。一季背影后,很多花儿离开了我。霜雪过后,梅花小朵,芳香身后,是很多生命不可再生的枯萎的花盆。这些枯萎的花盆,在春天来临的时候,我一字儿摆开,常常不懈,殷勤地浇水施肥。有些花儿,会焕发出强大的生命力,而有些花儿,终是永远的告别了我。

  这也是,当初为什么不照料好些呢?空待无花的时候空折枝,空待已离去的时候白忙乎?

  《盼》  黄泽振 摄

  在花园的石桌上摆开了棋盘,对影成三人。我在想,我在看花儿一季的背影,而那些花儿,它们也看了我一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