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华新闻网首页

首页 > 视频  正文

关注金华新闻

微信

微博

【探秘金华古塔⑧】一峰塔:雄镇义乌江 人文荟萃地

2020-05-07 18:34:25

来源: 金华日报

作者: 季俊磊 汪蕾/文 韩东儒/摄

  金华新闻客户端5月7日消息 记者 季俊磊 汪蕾/文 韩东儒/摄

  如果说大安寺塔是义乌人的乡愁象征,那么一峰塔便是义乌的文脉所在。

  离义乌城南约3公里的义乌江边,有一座形似毡帽的山岩,岩上宝塔巍峨,风景优美。这山岩就是钓鱼矶岩,这塔便是一峰塔(钓鱼矶塔)。从古至今,钓鱼矶一直是义乌人日常休闲、登高揽胜的好去处。

  拾阶而上,一峰塔在钓鱼矶岩的最高处。出于保护古塔的目的,塔门已被钢筋焊死,记者无法深入探访。据史料记载,一峰塔附近原有一座古西江桥,义乌江对岸古有文昌阁、普渡禅林寺庙,均是明代建筑……义乌市政协文史委主任朱庆平认为,此处在明朝时曾是义乌的文化副中心。


  相传骆宾王曾登临览胜

  在义乌,钓鱼矶山上的一峰塔与绣湖畔的大安寺塔就像一对双子星,遥相呼应。

  光绪乙亥(1875)重修的《华溪虞氏宗谱》卷三十七中收录了华溪人虞德烨的一篇《重创钓鱼岩一峰塔记》:“去邑治五里许,隔水东南,群峰迤逦,临江而抱邑,峰绝突兀,巨石锁之,是谓钓鱼岩……岩故有塔,与绣湖远近映带,上应文昌之宿。塔创于汉,仍于唐宋,圮于胜国。”

  虞德烨何许人也?据《义乌县志》记载,他是明代进士,历官工科左给事中、云南参政、侍筵讲议等职。根据虞德烨的论述,钓鱼矶岩古塔始创于汉,唐宋时期还矗立在山顶,后经多次重建,自元代坍塌后,又历时300余年,一直少人问津。

  不论是两汉魏晋,抑或唐宋,钓鱼矶一直是文人雅士登高远眺,观赏自然风光的佳景胜地。相传,骆宾王、宗泽、徐侨、黄溍等人曾登临览胜,吟诗作对,留下一段段风流佳话。明代知县张维枢任职义乌后,政通人和,坠修废举。他很仰慕骆宾王等先贤,见塔圮荒芜,仅存残烟乱草,不禁感慨。于是,明万历二十八年(1600),张维枢同当地的乡绅商量,共谋协商建塔一事。

  据传,造塔费用虞德烨出了三分之一。张维枢筹集募捐,历时3年将塔建成,共5层,并题之曰:“一峰塔”。


  义乌的“明代文化层”

  朱庆平告诉记者,义乌江就像古化石层,一段流域有一段流域的特征,钓鱼矶岩便是明显的明代文化层。“张维枢除了建塔,还在塔周围兴建了庙宇,祭拜文昌星宿。”朱庆平说,古代人极其看重风水,造塔固然是为了增加义乌的文化分量,亦是为了镇住义乌江水口,希望当地可以人才辈出。“钓鱼矶就是义乌城的水口。”

  1604年,继任义乌知县的周廷侍也有这样的想法,他在原塔的基础上加高二层,取“七级浮屠”之意。《义乌县志》中对周廷侍的记载,便有“修钓鱼之塔,加高二级,地增其胜”之句。明崇祯十二年(1639),知县熊人霖还在一峰塔附近捐资修建了一座古西江桥,又把“一峰塔”边上的文昌庙迁建到江北的西江桥头,命名为“文昌阁”以“镇住水口”,营建普渡禅林寺庙守护西江桥。在古人看来,一邑之文运,关乎兴衰。这也与义乌“勤耕好学”的民风紧密相关。

  也许是历史的巧合,“是年秋魁,乡榜者三人”。

  其一,张嶙然,号崧胆。明崇祯十三年(1640)进士第二甲第十一名,赐进士出身。初授刑部陕西司主事,历官广西司郎中,平阳府知府,官至江西提学道(相当于教育厅厅长)。明亡仕清,顺治二年(1645年),升任山东按察使司副使、天津饷道。记者查阅史料发现,除了《义乌县志》有关于张嶙然的记载,在明清多份史料中均有记载,说明其颇有建树。

  其二,丁茂学,崇祯十三年(1640)武进士,官至南直芜湖采石矶参将(次于总兵、副总兵)。

  其三,沈迪吉,义乌县人。崇祯十三年(1640)恩贡,历太平府同知。值得一提的是,沈迪吉还是沈约二十三世裔孙沈明善南宋时迁居义乌后繁衍的后裔,家族为官者众多。

  不管是否凑巧,一峰塔也逐渐成为读书人热衷向往之地,亦成了义乌的文化荟萃之地。


  承载义乌深厚文脉

  阳光下的钓鱼矶公园,记者遇到不少市民,大多数人的目标是登临山顶,与一峰塔“会师”。朱庆平介绍,义乌江由于钓鱼矶的兀然阻隔,江水在此变得湍急,逆水行船时,需要人工拉纤。旧时拉船背纤者需要附首近土、手脚并用,才能爬过钓鱼岩,嘹亮的号子声见证岁月沧桑。江水西流,至江湾,一峰塔亦成了“指路明灯”。

  380多年前,熊人霖临摹董其昌的书法,题了“春潭瑞石”四字,刻在面向义乌江的岩壁上,并写了一首诗:“大石岩岩气象尊,嵌空壁立捍津门。苔痕积铁平如掌,松低垂萝翠可扪。徙宅鱼龙沉不吼,翻枝猿鸟舞还蹲。春潮进艇时舒啸,渭水桐江共讨论。”而今,临水的峭壁上,摩崖石刻之“潭、石、题”三字依稀可见,但其余字迹已不辨矣。

  时移世易,古塔所寄托的文脉依然影响着义乌人。在义乌江东街道塔下洲社区,幽静处隐藏着一家古色古香的“城市书房”——一峰书院。每日晨起黄昏,书院内手不释卷的场景常有:有耄耋老人透过老花镜仔细品嚼书中精义;有二八年华的莘莘学子,在浩如烟海的书籍中汲取养分;也有和睦的一家三口,父母为孩子描绘书中还未曾触及的世界……

  “位于义乌江畔钓鱼矶上的一峰塔,承载着义乌的深厚文脉,一峰书院由此得名。”一峰书院相关工作人员说,为义乌市民打造一个有温度、有情怀的公共阅读空间,是书院建立的初衷。未来,这里将成为一个知识共享、信息交流、互动阅读的人文空间,成为集阅读、展示、沙龙、休闲于一体的“文化驿站”。

  如今,在一峰塔附近的塔下洲水轮泵站,一座廊桥新生。这座廊桥仿宋代风格,琉璃瓦屋顶,雕梁画栋,廊檐突兀,与山上的一峰塔遥相呼应,也构成了新钓鱼矶公园的别样景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