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华新闻网首页

首页 > 视频 > 视新闻  正文

关注金华新闻

微信

微博

【视新闻】你在故宫修文物,我在大学修文书

2019-12-28 22:52:48

来源: 金华日报

作者: 许健楠

  金华新闻客户端12月28日消息 金华日报记者 许健楠

  “快去看!他们在修古文书。”

  今年11月,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第十六届“挑战杯”全国大学生课外学术科技作品竞赛赛场。

  “展平,千万小心,这两页黏在了一起。”

  “浆水刷均匀。”

  “这一块缺了,补纸!”

  这是一台抢救破损文书的“手术”。一把镊子、一支毛笔、一碗糨糊,一张张原本破损的文书,原本以为只是一片腐朽,一毫米与100年全在指间。余承霖、石靖菁和其他五名队员既紧张忙碌、又小心翼翼,他们的手艺,是传承千年的修复技艺,他们的面前,是数百年的岁月积淀。

  浙江团省委副书记周苏红来了,评委来了,专家来了,学生来了……操作台前围满了人,仿佛是在看现实版的《我在故宫修文物》,大家纷纷点赞。相比其他站台的展板、PPT、设计图纸,眼前活生生的“古文书抢救行动”,无疑成为赛事焦点,引来无数点赞。

  这个来自浙江师范大学的名为《抢救最后的宝藏:民间文书“生存”状态的调查及对策建议》的项目,刚刚荣获该项赛事一等奖,据了解,“挑战杯”由共青团中央、中国科协、教育部、中国社会科学院、全国学联和北京市人民政府共同主办,共有来自全国2000多所高校超过200万大学生参加,其中213所高校的447件优秀作品进入终审决赛。

  “以前经常被人质疑,你们修复这一堆‘烂纸头’,一点意义都没有。”说这话,余承霖有些落寞。这些所谓的“烂纸头”,是地契,是账本,是招赘文书……他们有一个统称——民间文书,是普通百姓在日常生活中形成的历史文献资料,被学者们誉为“普通百姓日常生活的百科全书”。

  如今,化腐朽为神奇,从被人嫌弃到收获全国大奖。这一路,一走就是两年多。

  ▲大学生在修复民间文书

  ▲资深专家阎静书讲授传统修复的技艺

  ▲大学生在修复民间文书

  ▲被虫蛀和鼠咬变成碎片的民间文书


一次机缘巧合引发的“抢救行动”


  这批大学生与古代文书的缘分,要从一次偶然发现说起。两年多前,浙江师范大学人文学院学生吴宗辉回老家丽水庆元山区,正好遇上全村搬迁下山,伯父家正收拾家当,一个准备扔掉的老箱子引起了他的注意。打开一看,那是一大堆发黄、虫蛀、脆化的“破纸”,地契、借条,甚至还有他爷爷的婚书。最早的一件,是清乾隆二十一年的卖田契,距今已有263年。

  这一堆家族的珍贵记忆,也是一段值得深入研究的民间历史,是难得的宝贝,可破成这样,怎么办?现在,老百姓家里还有多少民间文书?这些民间文书保存状况如何?


  ▲浙师大师生在寻找民间古文书

一场民间文书抢救行动由此展开——


  2017年9月,一个名为“民间文书生存状态调查”的小分队在浙师大成立了。队员们的足迹遍及浙江11个县市的山野田间,对民间文书的生存状态展开调查……这是全国首个由大学生发起的民间文书生存状态调查项目。

  “民间文书意义重大,是深度研究家族发展、赋税制度、人口变迁、土地分配等一系列问题,了解古代社会经济民生状况的珍贵资料,学术价值和文物价值都不可估量。”小分队指导教师、浙师大人文学院教师李义敏说。

  要找民间文书,基本要去大山深处,在城里和发达农村几乎找不到。于是,每逢节假日,民间文书小分队就往山里跑,经常光赶路就要一天时间。由于人生地不熟,没少挨白眼,有时还会被人当成文物贩子撵出来。

  但他们不放弃,有一种使命感。“保护状况确实堪忧,我们收集到的文书,多半是装在塑料袋里的,受潮、发霉、变质,被老鼠咬得不成样。”队员金琳感慨道。当队员们赶到时,有的文书刚刚被当成破烂扔掉。有一次在绍兴嵊州,大家亲眼看到有人把一大卷旧文书丢进了垃圾桶。他赶忙追上去翻垃圾桶,才发现那是从康熙初年到民国时期的200多件契约文书。民间文书是一种真实的记忆,记录民间百态,但这种记忆是脆弱的,每天都在消失。

  不断寻找,反复研究。同学们逐渐认识到,小文书里真的有大乾坤:“从契约文书里可以看出,中国人祖祖辈辈都富有契约精神,明礼诚信的传统深入人心;现在说的‘河长制’,其实在民间文书里就有类似的制度,真佩服祖宗的智慧。”

  两年多来,浙江师范大学中国契约文书博物馆已收藏有10万余件元代以来的契约、鱼鳞册等写本文书,它是目前浙江省内收藏民间文书数量最多的研究机构,在古代文书收藏领域,可以说,金华走在了全国前列。

  “馆藏文书中,年纪最大的,今年正好700岁,是一份元代文书,这是浙江省现存最早的地契,是在丽水遂昌发现的。”石靖菁告诉记者,古代文书的收藏和研究仍大有可为。据估计,约90%的民间文书散落在民间,亟需抢救保护。

  走进这处契约文书博物馆,纸张泛黄的文书占满了一个又一个展柜,卷帙浩繁。在这里,隔绝了浮世繁华。大学生变身一名名工匠,制糊、喷潮、压平、托裱、修补、更换护叶……


大学生团队已修复民间文书1000余件


  “我们这个民间文书修复团队,有大约20人。”余承霖说,做这件事,一定得耐得住性子,有时忙了一整天,只能修复一页纸。

  这些民间文书,绝大部分残缺不全,甚至“病入膏肓”,虫蛀、鼠咬、脆化……或多或少都有这些问题,修复文书就像医生给病人看病。”纸与纸的纤维藕断丝连,硬扯肯定不行,得一根一根处理。

  今年9月,浙师大人文学院开设了一门“民间文书修复与整理”的选修课。为此,学校请来了资深的修复专家阎静书,她曾在浙江图书馆从事长达30多年的古籍修复工作。“现在国内民间文书修复的专家很少,我们希望能培养更多这方面的人才,将这项传统的技艺传承下去,为珍贵民间文书延续‘生命’。”李义敏说。


  ▲大学生在修复民间文书

  如今,这个团队已经修复了1000余件民间文书、12册鱼鳞图册。一页又一页“烂纸头”,经过复杂而细致的修复之后,重新焕发重现昔日光彩。

  明年,被修复的民间文书将被陆续出版,使珍稀文献得到更好的发掘、利用、传播、保护。

  《我在故宫修文物》风靡大江南北之时,余承霖也在狂热追剧:“我特别佩服这些紫禁城里的大国工匠,择一事,终一生,不为繁华易匠心。这份坚守值得学习。”

  她说:“你在故宫修文物,我在大学修文书。”无论修哪一样,都是在为这个时代留存历史的印记,传承中华民族灿烂的文化。

  (图片由浙师大人文学院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