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华新闻网首页

首页 > 视频 > 视新闻  正文

关注金华新闻

微信

微博

一段黑陶记忆 在传承中创新

2020-05-29 14:35:18

来源: 金华日报

作者: 季俊磊

  金华新闻客户端5月29日消息  金华日报记者  季俊磊  文/摄/视频

  金义新区塘雅镇下金山村有一家黑陶传承馆,以砂罐茶壶闻名乡里,掌门人徐忠跃幼时便跟在父亲身边学习手艺,是砂罐茶壶技艺第六代传承人。“小时候的耳濡目染,让我深深爱上了黑陶。”徐忠跃说,他初中毕业之后开始真正学习手艺,至今已有35年。

  记者看到,黑陶传承馆里一排排黑陶工艺品陈列在展示台上,或珠圆玉润,小嘴大肚;或身量纤纤,颈项秀美,环肥燕瘦,各有千秋。多年来,徐忠跃在传承传统制作技艺的同时也开始积极创新,如今陈列馆里已有几百种不同类别的黑陶作品。他说,创新能让传统技艺变得更有活力。

  幼年时爱上黑陶

  传承馆里有一个小院,一路走来,便能在院中看到有不少黑陶工艺品,它们被充当花盆,随意地摆设在道路两侧,显得文艺气息十足。徐忠跃便是每天在这样的环境中与陶土打着交道。

  “从我爷爷那一辈开始,我家便开始传承砂罐茶壶技艺。”徐忠跃向记者阐述了砂罐茶壶技艺传承史。清光绪年间,湖北一位名叫冯荣贵的茶壶艺人逃难来到下金山村,发现该村村东金大塘的五色泥是做砂罐茶壶的优质原料,就在此地落户建窑。徐忠跃说,以前家里穷,爷爷被这户人家收养,最早是帮着走街串巷卖茶壶,后来成为入室弟子。

  “爷爷传给父亲,父亲再传给我,代代相承。”徐忠跃对此有些自豪,他觉得这黑陶里凝聚了几代人的情缘。他幼年时便常常跟在父亲身边玩泥巴,初中毕业后便正式跟着父亲学手艺。刚开始,他觉得有些难,有时候茶壶“肚子”做得过大便会塌陷下去,有时候成品完成拿起时太过用力又会将茶壶捏扁,“做了十几个以后,才能成功一个”。

  那青烟缭绕,泥火交融的景象,至今仍是村中一代人难忘的记忆。“黑陶茶壶虽然没有紫砂壶、玉壶精致,但老一辈的金华人对它爱不释手。”徐忠跃说,因为生活需要,在父亲那个年代里黑陶十分普及,用黑陶壶装白开水,喝起来格外清凉,而且过好几天都不会变质。

  制作技艺至关重要

  “做成一把品质上佳的茶壶,唯一的原料——黏土至关重要。”徐忠跃告诉记者,制作技艺传承了上百年,制作原料依然还是取自金大塘的五色泥。记者看到,五色泥整整齐齐地堆放在工作室的角落,这是去年刚刚从塘中挖上来的,可以用五六年。他说,需要用的时候就临时切出一块,加点水把泥和均匀。

  “一边和泥,一边还要把里面的小颗粒剔除出来,这样的过程至少需要三次。”徐忠跃说,和泥如果不均匀或者里面有杂质,做出来的陶器就很容易开裂。从“一抔土”到“一把壶”,要经过挖泥、挑泥、揉泥、闷泥、拉胚、塑形、晾坯、修坯、压光、刻花、干坯、烧制等20多道环节。

  徐忠跃在现场为记者演示了拉胚环节。他切下一块五色泥,揉捏了十几次,然后启动拉胚机。徐忠跃低头看着,手上似乎不着力也不用劲,边拉胚边往里面添水,不一会儿便做出了茶壶大致的模样。接下来就是漫长的等待过程,壶坯阴干需要一周左右,等泥土干透之后便是烧窑。

  徐忠跃家在上个世纪80年代建窑,一大一小,一直延用至今。“大的柴窑一般烧传统的黑陶,一次可以烧制300多个;小的柴窑专门烧精品,一次只能烧七八十个。”徐总跃说,烧制时,从小火到大火,温度从几十度到几千度,“只有烧到通红才能出窑,至少24小时”。

  在传承中创新

  徐忠跃35年的黑陶制作之路走得曲曲折折,但始终无怨无悔。

  “以前大多是烧制大茶壶、小茶壶、砂罐之类的黑陶,主要是为了满足日常所需,烧制出来的成品也略显粗糙。”这些年,徐忠跃开始琢磨新款黑陶。他加入了金华市工艺美术协会,为了寻找灵感,除了去博物馆参观,去图书馆查阅资料外,还常常调查当下年轻人的喜好,希望做出人们喜欢的黑陶。

  “有时候一些新作,我会让儿子女儿先把关。”徐忠跃说,有时几乎一模一样的黑陶,女儿制作出来的更受年轻人喜爱,他曾细细观察女儿的作品,发现在陶器线条上有一些细微差异。女儿告诉他,这是古老技艺与现代艺术的结合,在女儿的启发下,他创新制作了圆嘴壶、鸭嘴壶、竹节壶、大肚窄腰花瓶等黑陶工艺品。

  同时,徐忠跃还会结合古文字、古生物,让黑陶变得更具艺术价值。“我之前对古文字和古生物一点都不了解,都是慢慢学,然后运用到黑陶制作上。”他说,对于一些制作精细的黑陶工艺品,他会给它们起名,名字没有多少深意,却暗含一份情怀。

  如今,砂罐茶壶制作技艺已被列入金华市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徐忠跃开始期待更多人能够传承。“黑陶馆全年开放,欢迎各地游客及学生前来参观,学习了解黑陶制作历史和过程。”徐忠跃说,希望年轻一代把新想法融入传统技艺中去,赋予古老技艺新的生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