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华新闻网首页

首页 > 视频 > 视新闻  正文

关注金华新闻

微信

微博

【探秘金华古塔⑮】香溪宝塔:晴翠当窗满 天地有知音

2020-06-24 21:42:57

来源: 金华日报

作者: 邢少红


  金华新闻客户端6月24日消息  记者  许健楠  孙媛媛  实习生  陈家婧/文  刘任翼/摄

  兰溪市香溪镇,民间称香头村,唐代始建村。其东南有山,不高,却盛产无叶玉兰,芳香无比,故名香山(现名塔山);山上有塔,宋代始建,叫香溪宝塔,又名香山寺塔。

  塔下这片土地,是“婺学开宗”范浚的家乡。塔山山顶,一片偌大的空地上,32米高的香溪宝塔傲然挺立。爬至塔顶,登高远眺,山风呼啸,草木摇曳,香溪全景一览无余。

  这是当地人再熟悉不过的景象,香溪的地形像是一条船,这座塔就好比是船头的那一根桅杆。多少年来,它立于“船”头,坐看云卷云舒,指引江上百舸争流,见证香溪沧桑巨变。

  65岁的香溪镇官塘小学退休教师章一中,对当地文史颇有研究,他说,根据史料,由于航运发达,塔下的这片土地自古车水马龙。在明代,香溪设有巡检司、税课局,置粮仓(东仓)、盐仓(西仓)、马铺等。当时赋税占兰溪县的21.4%,而兰溪又占金华府的80%。由此可见,香溪之盛,在当时首屈一指,堪称兰溪之大镇。

  然而,当地人对于香溪宝塔,既熟悉,又陌生。这座塔留下的未解之谜,仍令后人困惑。

  古塔名片

  香溪宝塔位于兰溪市香溪镇塔山,又名香山寺塔,是第六批省级文物保护单位。始建于宋,明万历(1573-1620)年间重建。塔基用青石构筑,高1.12米,宽2.77米。塔身用青砖砌筑,墙厚1.02米,以平砖和菱角牙子相间叠涩出檐。各层有拱券门及壁龛,券门高2.2米,宽0.82米。该塔须弥座台基,砖石楼阁式,六面七层,高约32米,塔刹已毁。

  谜团一

  香溪宝塔究竟建于何时

  去年,古塔再次修缮时,章一中曾3次攀登脚手架至塔顶,寻访遗事佚迹。他告诉记者,香溪宝塔是香溪镇的地标性建筑,目前是当地唯一的省级文物保护单位。想要读懂香溪的文史,古塔研究是必修课。可是,多年以来,他查阅了大量史料,一次次爬上古塔抚今追昔,总有一些谜团,让他百思不得其解。

  最大的谜团,是香溪宝塔的身世之谜。它始建于什么时候?从塔身上,章一中只找到了其中一次重修的时间:1617年,明万历年间。

  他从万历《兰溪县志》中有了重要发现,关于这座塔的身世,县志中有一句话:“香山塔院,九都,宋宝庆初建。”

  据《辞海》解释,“塔院,是建有佛塔或风水塔的院子”,也就是说,塔院里建了塔。

  宋宝庆共三年:1225年、1226年、1227年,距今有790余年。他本以为,古塔身世之谜真相大白了。

  万万没想到,他在《香溪范氏宗谱》中找到一首宋诗《香山塔院》,作者是范浚的四哥范浒。无独有偶,在《兰皋风雅》中,记录了另一首同题诗,作者是范浚侄子范端杲。

  范浚生于1102年,去世于1150年。范浒的年纪更大些,据章一中考证,范浒1109年考中进士,去世于1146年,时间上对不上。“由此可见,范浒写诗时间早于县志记载的建塔时间,可能早了数十年甚至上百年。”

  章一中猜测,这座塔始建时间,会不会是唐代?

  “绝无唐塔可能,唐塔是方形塔。六边形砖塔,吴越国时期多有建造,流行于宋代。”浙江省博物馆历史部主任黎毓馨说。此外,据文保部门提供的古塔文字介绍,这座塔始建于宋。

  谜团二

  罕见的门额题词里藏着什么

  香溪宝塔有一个特别之处:在塔身外立面,除了第一层外,奇数层均刻有门额题词:“影摩云汉”“擎天捧日”“宛在天际”“光射斗牛”“耸壑昂霄”“文笔生辉”……

  为什么有这么独特的设计?罕见的门额题词里究竟藏着什么秘密?章一中认为,门额题词必定有其特定含义。

  黎毓馨发现,香溪宝塔的砖构外檐是明代风格。有一种可能:原来是宋代的塔,明代重修之后改变了塔的外形。

  他认为,拥有门额题词的宋塔比较罕见,有可能是万历年间重修时新加的门额题词。

  “这些题词,有的是赞美之词,赞叹塔的雄壮高大;有的是表达一种美好的愿望,期盼当地文风兴盛。”黎毓馨推测。

  类似的门额题词,他曾在山西应县木塔见过。应县木塔始建于辽代,是中国现存最高最古且唯一一座木构塔式建筑,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与意大利比萨斜塔、巴黎埃菲尔铁塔并称“世界三大奇塔”。

  黎毓馨说,在明代,因文人官员往来其间,登塔观景,赋诗吟诵,故在应县木塔每层的正面悬挂匾额,多为四字,与香溪宝塔的门额题词比较相似,也多为赞美古塔,或寄托美好愿望。

  不过他表示,辽代木塔与明代砖塔,有所区别。香溪宝塔在明代重建后加了这么多门额题词,这种情况不多见。无论是赞美还是寄托愿望,都仅仅是一种推测,不能妄下结论。它的来历和用途,仍需进一步考证研究。

  屹立香山顶 见证文风盛

  来到兰溪市香溪镇,首先想到的是婺学开宗范浚,但令人遗憾的是,记者未找到香溪先生写给家乡古塔的诗句。幸而,考证中发现,范浚的哥哥和两个侄子都曾赋诗塔院和古塔,供人畅想800多年前的塔院风貌。

  诗文观塔 考学圣地

  曾任润州通判的范浒是范浚的四哥,《香溪范氏宗谱》中记载了他的七言诗句《香山塔院》:“杖藜闲步到禅林,柳内蝉声相应鸣。但使心随鱼鸟适,何如乐向孔颜寻。平看晴翠当窗满,旋决潺湲绕砌深。欲奏高山流水调,百年天地几知音。”

  《兰皋风雅》中则记录了范浚的侄子范端杲的同名诗《香山塔院》:“招堤登览处,野客舆偏浓。路入千层翠,窗涵万叠峰。溪声来小院,云影落长松。幸对老僧榻,焚香话苦空。”

  两首诗呈现的是塔院即景,而真正写到塔的则是范浚的另一个侄子范端臣。他在一首诗中写道:“天然水泓洞,不涸亦不涌。纷披石苔静,掩翳寒苕拥。微风不生波,金刹影时动。”这里的“金刹”指的正是香溪宝塔。

  据章一中考证,香山塔院和香溪宝塔曾是古时读书人的圣地。明代有个读书人,名叫章存德,曾在香山塔院读书,数月不曾回家。他于1445年考中进士,封为广西道监察御史,后调为近臣,奉命巡按北直隶各府。

  无独有偶,近200年后,章自炳也在此苦读考学。香溪宝塔塔内的青石塔碑上有万历年间重建宝塔时捐款人名单。其中,9个章姓,4个童姓。名单上的章如蛟,就是章自炳的父亲。

  章自炳自幼聪颖,二十来岁就考取禀生。有一年,章自炳坐船赴杭州考学,船上还在看书学习。撑船的老先生被章自炳勤奋学习的精神所打动,建议他回乡找一安静居所学习,并不时前来督导。

  章自炳果真回到家乡,在香溪宝塔上苦读,一住3年, 其间饭菜都是由家人送来。1615年,他顺利考取进士,最后官至江西布政使,相当于现在的省长。老先生辞别时推掉了章家的厚礼,只要了不值多少钱的墨兰作为酬金。1617年,章如蛟为纪念儿子苦读之地,出资重修香溪宝塔。

  香溪文脉 源远流长

  从所处的人文环境看,香溪宝塔可以算得上是一座文峰塔。自古以来,香溪当地曾创办多个书院,人才辈出。香溪书院、天民书院、利故书院、香山书院、西园书院、荣东书院……香溪镇可谓“儒学大讲堂”。

  这里走出的教育名家亦源源不断,有范浚、徐畸、童常、童俊、章品、章永克、吴荣东、刘焜等。香溪人才辈出,有“一里两贤人”的范浚和徐畸,38名进士中有两“榜眼”范端臣和童梓。据不完全统计,香溪镇的秀才多达600余人。

  章一中介绍,明代时香溪章(童)氏出了“一门七进士”,他们忠君爱国、廉洁奉公、为民请命、鞠躬尽瘁,整个家族得到正德皇帝朱厚照的奖赏,并御笔皇匾“八婺名宗”赐于香溪章氏家族。

  《章氏家训》作为全国章氏的古训词,流传至今,是香溪章氏家族文化的精髓。2015年9月,《章氏家训》被中纪委国家监察委遴选为十大家训之一,并在中纪委网站首页进行宣传推广。

  章一中退休后钻研家乡文史和家谱文化,进行文学创作,并参与口述历史采集,于2019年4月出版《香溪古韵·文集》。“作为地道的香溪人,要勇于发出香溪的声音,说出香溪的动人故事。”章一中觉得,出版此书归于“责任”二字,目的为肩负起家乡文明的传承与发展,起到抛砖引玉的作用。

  该书从人杰地灵、古迹诗文、传闻逸事等角度展现香溪之美。兰溪市作家协会副主席陈水河说:“文集指向鲜明,带领读者走进香溪的古代文化世界。看完,我内心激动万分。”

  “历史会远去,但文化将一直流传。香溪镇历史悠久,香溪宝塔是香溪人民对文化繁荣美好愿景的最好见证。”再次与采访团队来到塔底,章一中怀揣着文集,若有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