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视频 > 视新闻  正文

【我家这十年④】 兰江最后渔民圆了安居梦

2022-10-12

来源:

作者: 徐枫 文/摄

01106e4210e9c590536d301d35a8184.jpg


  编者按:


  十年前,你在干什么?你家是怎样的?

  十年后,你和你的家庭发生了怎样的变化,又有哪些故事?

  家是最小国,国是千万家。一个个家庭的变化见证着“小家大国”的幸福。

  党的十八大以来,我们国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刚刚过去的十年,每个小家庭都经历着属于自己的变化与幸福。收入增加、住进新房、创业成功、孩子上学更方便了……住在这座城市的每一个人,都是时代的亲历者与见证者。

  为喜迎党的二十大胜利召开,今天起,《金华晚报》推出特别策划《我家这十年》,对十年前本报报道过的十个家庭进行回访,用我们的文字和镜头讲述他们家十年来发生的变化,和大家分享他们的幸福故事。



金华新闻客户端10月9日消息 记者 徐枫 文/摄


到兰江里撒网抓鱼 只为“过把瘾”


陈金法家的房子原先位于兰溪大云山上。那块地方,老兰溪人都习惯称之为渔业大队。2017年5月,兰溪启动桃花坞区块棚户区改造,随后桃花坞区块实施大规模拆迁,这是兰溪有史以来体量最大的一次棚户区改造,涉及征迁户3700多户,陈金法家是征迁户,他家的房屋拆除后如今已不复存在。

10年,时光如流水,对陈金法一家来说,变化不可谓不大。寻访陈金法,一开始变得似乎有些困难。在云山街道干部的热心帮助下,几经周折,记者见到了陈金法。眼前的陈金法腰杆挺直,精神矍铄,笑声朗朗,他娓娓叙说起他家的这十年。

image.png

这是一个普通的三口之家,除了渔民的身份,与兰溪其他城镇居民家庭没有什么不同。1958年出生的陈金法,大半辈子靠打鱼为生,他曾到企业上过班,但干了年把时间,平时“野”惯了的他辞职不干又重操旧业;他的妻子原是兰溪一家针织厂的工人,现退休已多年;儿子子承父业,一度跟着父亲一起打鱼,后又到企业上班。“我家今年要办喜事,儿子12月份结婚。”说起儿子,陈金法掩饰不住脸上的喜悦。他说,他儿子早不打鱼了,几年前就到兰溪一家大酒店上班。他自己现在也很少打鱼,每天一早到老年茶室喝喝茶,会会老朋友,日子过得清闲自在,只是偶尔来了兴致,他会撑只小船,到兰江里撒网抓鱼“过把瘾”。

告别砖瓦房 搬进新楼房

“现在兰江上捕鱼的人,很少是正儿八经的渔民。”陈金法原是兰溪市云山街道渔业大队党支部书记,他从1993年开始担任渔业大队的大队长,到了1999年卸任大队长,当上了渔业大队党支部书记,直到桃花坞拆迁。

陈金法介绍,上世纪70年代初期,政府在大云山建渔民新村,渔民们开始移至陆上定居,除打鱼外,还建起了养殖、捞沙、运输等副业队,年轻人则纷纷到企业上班,当时有渔民90多户450多人。到了21世纪初,副业队解散了,渔民还有三四十户100多人口。到2017年桃花坞拆迁前,渔民只剩下50来人。2018年拆迁后,原先住在渔民新村的渔民四分五散,大家平时很难碰到一起,现在仍在兰江里捕鱼的渔民只有五六户,而像他这样上了60岁的老渔民目前只剩四五人了。

兰溪渔民新村已经不复存在,但渔业大队的牌子还在。陈金法说,考虑到渔业大队4名党员要过组织生活等原因,街道特意在兰溪城区莲花路拨了一间房子给渔业大队办公,渔业大队的牌子就挂在办公室楼下。

兰溪渔民原是新安江、富春江一带的渔民,他们常来兰江上打鱼,日捕夜宿,住无定处,有时就停泊在兰江各码头。在旧社会,他们是被逐出士、农、工、商之外,不得上岸居住,一年360天,风里来雨里去,吃住在渔船上,新中国成立后才定居兰溪。陈金法说,兰溪渔民平时交谈用的是接近建德一带的方言,就在前两年,研究方言的专家跟在他后面10多天,录音录像,专门保存他口中所操的兰溪渔民方言影像资料,这让他感到挺骄傲的。

image.png

陈金法一家原先住在渔民新村的房子是砖瓦房,冬天冷夏天热,住了这么多年,早就有换房的想法,趁着桃花坞拆迁,政府给了一笔拆迁安置费,他家这回终于圆了多年的安居梦。陈金法特意带记者参观了他家位于新湖香格里拉的新居,新居有130多平方米,三房两厅,装修已接近尾声,看去挺时尚气派。“这是客厅,这是厨房,这是儿子的新房,这间是我们老两口住的……”陈金法一一指点给记者看,未来儿媳妇就要娶进门,他的脸上满是笑意。

陈金法的新居紧贴着兰江,离原先住的渔民新村就隔了座南门大桥。毕竟从小到老生活在兰江上,陈金法对兰江的感情是别人无法体会的。说起兰江,陈金法的话就多了:“现在兰江水质好了,鱼的品种比以前多多了……” 



更多资讯关注金华新闻


版权和免责申明

凡注有"金华新闻网"或电头为"金华新闻网"的稿件,均为金华新闻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金华新闻网",并保留"金华新闻网"的电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