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华新闻网首页

首页 > 时局头条  正文

“危”中寻“机”,疫情之下,浙江制造业寻求突破“困局”的转型升级之路

2020-03-30 20:47:14

来源:

作者:


面对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各行各业尤其是制造业企业面临着巨大的压力。一场疫情对制造业进行了一场“大考”,有的企业压力重重,但有的企业在疫情中受影响较小,有些甚至逆势爆发。在浙江,有部分制造业企业在经过了转型升级后,提高了生产效率,降低了对劳动力的依赖,抗住了疫情的影响,实现了逆流而上的加速奔跑。




智能制造为企业搭上复产的“快车”



如今,企业复工复产普遍遇到的一个难题,就是员工不能及时返岗,造成的人员短缺问题。对于生产线进行了转型升级的部分浙江制造业企业来说,智能化的生产车间,成为了企业快速复工复产的高效“引擎”。



浙江中瑞橡胶高分子材料股份有限公司是一家专业生产高分子混炼橡胶材料,集技术研发、高端橡胶制品销售和服务的企业。2016年这家公司从“销售”转型为“生产”,并搭上智能制造的快车,走出了一片不一样的天地。


走进“中瑞”会发现,三楼和四楼数千平方米的车间里仅需1名工人,即可操作所有的生产线。“我们的复工复产很顺利,因为员工少,一线员工只有49人,机器一开启就复工了。2月29日是我们复产的第一天,员工返岗率80%,复产率就达到92.3%,第二天复产率达到100%。”该公司董事长王建森笑着说,高效的复产得益于“智能工厂”,比如投资4900万元建造的3条全自动炼胶流水线,从4楼大料投放到1楼成品产出全都是自动化生产。


“中瑞”的智能化过程不是简单地集成一堆电脑,而是通过中控室内的中控台,将所有设备以及工艺流程“全线打通”,实现全自动智能化炼胶。相比传统工艺,智能化生产效率高,产品差异小、性能稳定,各项技术指标均达到国际同类产品先进水平。据悉,一旦其中一条生产线出现故障,中控台会显示故障点和故障原因,技术人员可以立即调试机器,恢复生产。



记者了解到,按照以往的人工炼胶方式,一家企业14名工人手工操作,平均一天炼胶6吨;而“中瑞”一个生产流程需要16名工人,但16人基本职责是维护机器运转,平均一天生产70吨胶,效率是传统模式的10倍多。



“2016年我们企业正式成立,面对新形势,直接以‘智能工厂’的形式进行企业厂房规划设计。投产第一年,产值就有3000多万元,2019年产值达到了1.38亿元。此次疫情突然来袭也没有让我们焦虑,这说明智能化模式创新的路子走对了。”王建森说。



原料抓取、自动冲压、成品出炉……进入浙江铭博汽车部件股份有限公司的三厂车间里,一条由数控压力机、工业机器人、智能检测装备等组成的自动化冲压生产线赫然映入眼帘。值得一提的是,整条冲压自动化生产线只需5名工人在终端进行打包搬货。


“从2月下旬复工到现在,产能已恢复了100%,这条自动化冲压线功不可没。”三厂负责人丁海星说,铭博公司是吉利汽车内饰冲压件的主要供应商,总部共有5家分厂,丁海星所在的三厂是其中之一。


“得益于智能化改造,疫情期间,复工复产不是问题,我们考虑最多的是如何抢抓时机,招揽高技术人才,为接下来打造‘透明工厂’做准备。”丁海星说。



铭博集团后期计划再投入7000多万元,全面建设全自动、全流水、标准化、现代化的“透明工厂”。据悉,“透明工厂”计划于2019年3月初步提出,建设完毕投入使用后,将通过MES高端系统、工业网络、设备联网,对所有车间的数据进行采集,生产进行监控,所有生产模块和生产动态将逐一反馈在显示屏上,进行实时监控管理。


“我们正在快马加鞭推进项目,争取下个月进入初步验收,届时‘透明工厂’将完全改变企业的生产模式,车间实现减员23%,数控设备覆盖率可达80%,人均产出量提升20%,产品不良率可降至3%以下。”丁海星说。


制造业主动寻求“转变”


“这几个月找上门来的智能化服务商比过去10年加起来还多!”一位制造业企业主说的这句话,道出了“技改”在温州的井喷之势。


乐清是温州疫情最严重的地区之一,复工之初,外地的员工“不回来”“难进来”情况非常严峻。当地的嘉得电子负责人却告诉记者,自己很“庆幸”,先后投入5500多万元,加大设备数字化、智能化改造和智能工厂软件系统改造,实现智能工厂全面管控,在返工率不到70%的情况下,产能恢复了95%以上。





温州市智能制造研究院院长助理、技改评估师凌见君的经历是个例证。


凌见君的主要工作之一是为有技改需要的企业提供政府买单的免费技改诊断和建议。今年复工后,他一天跑2个县3家企业,一整天来不及吃饭成了常事。打开手机,连翻了几页都是新好友咨询“技改”的聊天记录。可在去年,春节假期之后直到4月底,他一共只收到零星几家制造企业的技改评估预约。


如果说“上不上”是企业对技改态度的“变化”,那么“大胆上”则是技改让企业和政府在“智变”中尝到的甜头。



“疫情”催化着企业自发自觉积极开展智能化改造的同时,温州政府也洒下甘霖。温州市出台“温32条”,经信部门发布《2020年温州市制造业智能化技术改造工作实施方案》,计划对全市1000家企业开展“一对一”入户诊断服务,相比此前的计划增加了400家;同时提高补助比例,在原有基础上提高5个百分点。工业强镇的政策更下血本,温州乐清、瑞安等地最高“技改”补助比例达到30%-45%。



申报办法更加便利,从集中申报改为随时申报、即时受理,缩短资金拨付时间,让企业尽早享受政策红利。疫情期间,温州已为18家企业兑付奖励资金2200万元。


布局数字化的“新制造企业”


在富阳中荷电子有限公司,改造后的智能生产线在复工后3小时产能就恢复到90%。“这得益于杭州全力打造数字经济第一城和全面实施‘新制造业计划’,在‘双引擎’驱动下形成了经济发展的强劲动能。”杭州市政府有关负责人说,这让城市经济发展在面临疫情时更显韧性。



面对疫情突袭,早早布局数字化的新制造企业也具备了更强的抗风险能力。“复工以来,兆丰的智能工厂24小时不停,产能一周内就从最初的65%回升到85%。”浙江兆丰机电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孔爱祥告诉记者,以数字化为基础的“快速恢复力”让兆丰保住了所有订单。




在杭州,许多像兆丰机电这样的制造业企业,正加快数字化转型步伐,实现生产流程再造、企业提质增效。


去年9月,杭州全面实施“新制造业计划”,提出到2025年,实现规上工业企业、十百千亿企业、国家级高新技术企业数量等六倍增,打造具有世界影响力的制造业强市。围绕“新制造业计划”的23条政策意见,杭州已推进36项政策实施细则,为制造业发展提供空间、资金、项目、人才等全方位保障。



与“危机共舞”的浙企


位于台州温岭的万邦德集团正在经历新一轮结构调整和产能扩大,而这些变化均源于董事长赵守明从疫情中获得的“三个顿悟”。



“首先是扩产能,作为医药企业,我们必须具备更大的生产能力才能在机遇到来时敢于接下国际大单。”赵守明的第二个顿悟源于“人”。关键岗位人才回家过年后无法返岗,直接导致部分生产线停摆,这让赵守明意识到了人才本地化的迫切性,下定决心马上开始自建职工园区,让外地人才真正把家安在温岭。第三个顿悟则是产业链,“未来我们将更偏向于就近采购,更偏向于向产业链前端延伸布局。”


在危机面前,有雄心的企业家都觉得机会来了,他们在用力踩油门,绝对不是踩刹车。


位于慈溪的三禾厨具曾因为中美贸易摩擦被迫将市场从欧美转向日本、澳洲,倒逼企业研发设计能力爆发。以铝制不粘锅为例,为了获得日本市场青睐,三禾成立专项小组,选定3家目标客户,分析用户需求,设计全新产品,攻关核心技术,千方百计提升产品美观度、耐磨性、不沾性等,半年攻关拿下千万级别大单。2月以来,企业订单比去年同期增长233%。



“过去我们一直在做美国生意,危机到来时才意识到,真正的安全不是稳定不变,而是不断进取。”近两年,富岭塑胶先后在墨西哥和印尼布局,全力开发“非美市场”。公司副总胡乾说,今年国内疫情暴发时,正是布局的海外工厂保障了产品生产。


与危机共舞,让企业越来越好,这正是三禾厨具、富岭塑胶的反脆弱能力。


“疫情之前我们为大约25个客户提供辐照灭菌服务,到今天客户已经超过500个了。”浙江韩情生物所在园区内,一车车满载防护服、医用口罩、出口农产品的大货车鱼贯而入,在这里快速“照”一下,随即运向市场。“全新的医疗器械需要灭菌,那么使用完的庞大医废怎么处理呢?”疫情给了公司负责人汪恩锋带来了全新思路,他们刚刚组建了全新的环境科技公司,专门攻克医废处理这一老大难问题。


 

没有疫情,我们想不到向这个领域突破。现在每天都有看好我们的银行找上门洽谈贷款,政府部门也经常来送服务加速新项目落地,这次疫情让我们产生了巨大的发展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