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华新闻网首页

首页 > 时局头条  正文

关注金华新闻

微信

微博

最美逆行者的“被需要”

2020-04-05 18:48:12

来源:

作者: 掌上温州客户端

昨天下午3时许,护送温州第二批援鄂医疗队14名医护人员的大巴车在警车和铁骑的护送下回到温州,行驶在市区的道路上。两侧站满了由志愿者和市民组成的迎接队伍,对着大巴中的医护人员不断挥手致意。温医大附属二院感染内科医生李杰也向窗外的市民招手,回应着大家的热情。

“我的手挥得都像只招财猫了。”李杰笑着说,温州以高规格礼遇喜迎英雄凯旋,医护人员直言受宠若惊。

内心的震撼和职业荣誉感,这是李杰一路所见所闻的真实感受,一如他在武汉所感受到的。援鄂的这段经历,让他从未感觉自己如此被需要,无论是作为医生、战友、还是父亲和丈夫。

回温前一晚,赶写文章介绍经验

救治病人期间,让他们转危为安——

作为医生,从未感觉如此被需要

4月3日晚10点,距离出发回温不到12个小时,李杰还在酒店的房间对着屏幕奋笔疾书。彼时的他,将很快完成一篇内容为自己治疗新冠肺炎的体会和见解的文章。

他之所以决心在回温前写完,更像是一种对自己的交代。在即将离开武汉医疗战场前,他近乎本能地想要留下一些治疗的经验和看法。因为,这些内容或许是有价值的,是大家需要的。“我突然有‘被需要’的幸福感,催促着我要留下些什么,在去武汉之前,我并没有这种强烈的感受。”李杰说。

这次出征武汉的机会,是李杰努力争取来的。

他说,当他知道浙江组织第一批医护人员驰援武汉时,已经错过了报名时间,很失落。当第二批驰援行动开始报名时,他决定不再错过这个机会。在他看来,“这个时候要体现做医生的价值,要觉得被需要,要不然你干嘛要当医生啊。”

不过,家人并不支持李杰的这个决定,于是他逐个“击破”。对于自己的爸爸妈妈和爷爷奶奶,他千方百计地瞒,一直瞒到了3月份;对同是医生的妻子,他采取软磨硬泡的方式,终见成效;对岳母,他则借助外力,让同是医生的大舅子去游说。

1月下旬,所有人包括医生在内,对这个病毒几乎一无所知。李杰单纯地抱着“去了再说”心态。他认为,自己需要这个经历的锻炼。在去武汉的车上,他发现和同行的医护人员志同道合,他们也是抱着同样的想法,不过或多或少,大家心中都有些忐忑。

然而,到了武汉后,李杰等人的心绪反而平复了下来。看到曾经喧嚷的街道变得空无一人,就知道这座城市遭遇到了多大的危机。“想这么多干嘛,救人治病就好了,去做一个医生该做的事。”

2月初,李杰开始在武汉科技大学附属天佑医院“隔离病区6”收治病人。他坦言,成为一名医生以来,他从来没有感觉这么被需要。“救治病人的过程虽然很辛苦,但我很‘享受’。病人需要我,我很高兴能通过自己的努力,让他们一个个转危为安。”

我需要你的专业意见,你也需要我的专业支持

合力才能给出最科学的治疗方案——

作为战友,这也是一种“被需要”

援鄂的这场战“疫”,所有的医护人员都是同在一个战壕里的战友。李杰在武汉天佑医院曾和一位杨姓护士搭档过几天。这位杨护士是武汉人,她告诉李杰,自己曾经一度心中很慌,甚至不知所措,援鄂医疗队的到来,对我们本地医护人员来说,是支实力强大的援军。“她的话让我很有感触,因为对于我们来说,这也是一种‘被需要’。”李杰说。

在战“疫”期间,李杰每天会和嘉兴、宁波等地的援鄂医生通过网络平台讨论收治病人情况。这个讨论小组由中医科、感染内科、呼吸内科等三个专业的医生组成。一般而言,李杰会就抗病毒药物的选择、抗感染方案的调整和免疫支持方案等方面做出自己的判断和建议。在他看来,三个专业的医生缺一不可。“我需要你的专业意见,你也需要我的专业支持,大家合力才能给出最科学的治疗方案。”

在浙江第二批援鄂医疗队中,李杰和林慧同是温医大附二院的医生,因此感情尤为深厚。

李杰深知,救治病人的过程既是艰辛又是孤独的,他自己就花了不少时间调整心态。同样,他也会时刻关注战友的状态。

一天,林慧发朋友圈称:昨晚很迟睡,休息不好。李杰看到了,便与林慧通电话,给予必要的关心和建议。一次,林慧穿上防护服后突感恶心难受,李杰知道了,告诉她好好休息,他可以帮她顶几天班。李杰的这些关心和鼓励,让林慧一下子轻松了不少,能够更加有信心地面对救治过程中的挑战。同样的,林慧也会时不时打电话给李杰,关心他的工作情况。

李杰与林慧的互相帮衬,是浙江驰援湖北2018名医护人员互帮互助的缩影,他们在“被需要”着的同时,也得到了别人的支持。

隔离期间,远程监督孩子学业

回到家中,小女儿黏得让人哭笑不得——

作为父亲,原来这么被需要

在酒店隔离的14天里,医护人员可以得到一个很好的休整。不过,对于李杰来说,却不得片刻休息——他刚从医疗战场上凯旋,又得立马踏上“教育战场”。

每天早上8点,雷打不动,李杰会打给家中的岳父,把上2年级的大儿子叫起来,准备上网课。孩子要写作业了,他开启摄像头,远程监督。孩子碰到难题了,他远程答疑。由于妻子在外上班,孩子在家的学业,只得由他这样远程把关。

李杰笑着说,家中还有个刚上幼儿园的小女儿经常会去打扰哥哥。“儿子有时候会想各样的法子把妹妹支开,但有时候也会嫌烦,直接打妹妹的屁股,把她丢在门外。”

就这样,他每天得往家里打十几个电话,既要督促大儿子功课,又要哄小女儿开心,还要协调这兄妹俩的关系……“有几天,我有点事情,没去监督儿子功课,结果作业写得乱七八糟,一点都不让人省心”,李杰苦笑道。


自1月28日支援武汉以来,李杰已经有66天没见过孩子们了。他一度误认为孩子对父亲的思念并没有他想象得那么多。“刚开始几天好像还好点,越到后面,好像越不想念。”原来,李杰曾一度想与女儿视频通话而不得,只听到电话那头,女儿“敷衍”地说了两句“爱你哦”“想你哦”。

直到李杰回到家,小女儿就像胶水一样,粘在了爸爸身上。好吃的,给爸爸吃。拿自己的玩具,给爸爸玩。把爸爸的脸揉了又揉,搓了又搓。李杰外出买菜时,小女儿吵闹着要和爸爸一起去,坚持要爸爸抱在怀里。

大儿子虽然表现得含蓄点,但也是三句不离“我老爸”。李杰一脸幸福地说,原来作为父亲,是这么地被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