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华新闻网首页

首页 > 时局头条  正文

只进一扇门 化解烦心事——发生在安吉矛调中心的故事

2020-04-20 11:37:33

来源:

作者: 何苏鸣 李攀 沈洁 通讯员 赵丹

  让老百姓有地方“找个说法”!

  安吉县社会矛盾纠纷调处化解中心(下称“矛调中心”)就是这么个地方。

  县政府旁的这栋两层小楼,地方不大,“肚量”不小,信访、司法、公安、纪委等10家单位进驻。开张一年多,“吃”进群众纠纷和诉求5000(含线上3000多件)多件;“消化”功能也不错,矛盾纠纷化解率达95.3%,群众满意率达98%。

  今年3月30日,习近平总书记来到这里考察,为这一创新“点赞”,认为安吉县的做法值得推广。这让中心工作人员倍感振奋。眼下,中心正谋划继续加大改革创新力度,完善社会矛盾纠纷多元预防调处化解综合机制。资源上更集成,在现有基础上进一步整合行业性调委会等社会资源、各类公益组织等帮扶资源进驻中心;机制上更优化,进一步强化一窗受理的源头分类功能,完善过程规范办理,实现登记、流转、响应、受理、办理、答复等全流程再提速;通过拓展延伸“最多跑一地”改革,让老百姓得到更多实惠,以实实在在的成效助推省域治理现代化进程。

  “矛调中心”能量何来,魅力何在?有哪些经验值得推广借鉴?日前,记者来到安吉一探究竟。

  集成服务

  只进一扇门 最多跑一地

  4月15日,天刚亮透,安吉县溪龙乡村民李剑飞(化名)就骑上小电驴,直奔10多公里外的“矛调中心”而去。

  “村内有两栋违建迟迟不拆除,相关工作人员完全无作为”。4月1日,他来到中心实名举报。工作人员了解情况后答复:15天内出结果。

  这一路,老李心里忐忑似山路起伏。几年前,村里遇到过类似的事,几个村民跑了乡镇跑信访局,跑完信访局后还有好几个职能部门要跑,这回自己就跑了一个窗口,能行吗?

  老李文化程度不高,对中心倒是熟门熟路,“这里就像医院,门诊挂号,引导分流。”在引导台取了号不到5分钟,“叮咚,请2026号到3号窗口办理。”

  U形办事大厅里,3号纪检监察信访窗口工作人员梅云平一眼就认出老李,半个月前,正是他接待了脸红脖子粗、上来就拍桌子的老李。

  “说了今天会电话通知,还是不放心?”梅云平笑着调侃,立刻给出了专业处理意见:违法建筑已被立案查处,县自然资源和规划局已向当事企业下发了《限期责令整改通知书》,经核实,相关工作人员此前正在调查,并不存在不作为慢作为。

  误会消除,问题解决,老李的脸又涨得通红,高兴地说:“我们老百姓就怕遇到事摸不到‘门’,现在,认准这扇门就行!”

  从县纪委县监委到“矛调中心”工作的6个多月,这已是梅云平收到的第236个点赞。他说,这赞的不是他个人。所赞为何?

  梅云平总结,就两个字:集成。

  “矛调中心”里,县纪委县监委、政法委、法院、检察院、信访局、公安局、司法局、人力社保局、卫健局、退役军人事务局10家单位相关业务部门成建制常驻,教育局、民政局、住建局、综合执法局等相关业务部门动态轮驻,其他单位业务部门因需随驻。多部门集中办公、集约管理、集成服务,让诉求、受理、分类、导办、销案、监督等步骤由多部门一同处理、一地处理。

  安吉县“矛调中心”负责人、信访局局长沈高飞说,化零为整,散落在各部门的基层治理力量被捏合到“矛调中心”,解决了以前各部门互不统属,对复杂矛盾纠纷容易推诿扯皮的问题,老百姓化解矛盾纠纷再也不用走“冤枉路”、进“多个门”了。

  就拿老李这次举报来说,梅云平在县信访局的协调下,联系自然资源和规划局和乡政府等部门碰头开会、勘测现场、质询问话,一个个环节、一项项流程,满打满算,14个工作日里给出调查结果。

  多元化解

  事事有着落 件件有回音

  安吉县信访局接访科科长吕斌不怕忙,就怕“窝火”。

  3年前,他踌躇满志来到这个新岗位,带着不少理论知识——群众事无小事,要“马上办”;不能拖,原本简单的问题一拖就变得复杂……

  理想很丰满,现实却骨感:一方面,群众往往不了解矛盾所涉及的政策或行政行为,只盼着问题尽快解决;另一方面,各部门各管一摊事,即便要凑时间共同商量解决也不容易。可信访机构没有管理、处置权,信访干部夹在中间,开展工作有点难,协调沟通非常烦。

  有一回,7名社区群众反映一楼盘违规占地、通宵施工,6个职能部门牵涉其中。吕斌前后张罗了5次协调会,次次有部门因这样那样的原因缺席,群众等不起,火气全撒在了他和同事身上,“能不窝火?”

  但过去这一年,吕斌的心气越来越顺。

  最近,他又处理了一起类似的案件:安吉至海盐一段在建公路施工时,施工方山体爆破,不慎震“伤”附近村民10多间房子。 (下转第四版)

  要协商,县“重点办”、交通局、发改局、应急管理局、属地乡镇、工程承建方都得来,可吕斌不慌——进驻在“矛调中心”的,“喊”一嗓子就行;没进驻的,通过“浙政钉”发出“召集令”,时间一到,部门齐报到。

  有人“爽约”么?今年初,矛调中心由信访部门牵头,县委、县政府与县级机关重点部门签订信访工作目标管理责任书, 明确“谁主管,谁负责,谁引发,谁负责”,确保初信初访一次性化解到位。“这相当于赋予了中心职权,哨子吹得响,有人听。”

  果然,这次处置“误伤”事件,原本可能要半年的办理周期被压缩到7天。

  从事调解工作30多年,王正平是大家眼里战无不胜的金牌“老娘舅”。

  可王正平也曾想“退隐江湖”。为啥?经济社会快速发展,矛盾和冲突的复杂程度在增加,调解“口才”很重要,政策水平、法律素养、知识储备更不可少。

  去年1月,因手术引起并发症,张琴(化名)和安吉县某医院闹得不可开交,医疗矛盾纠纷责任认定专业性强,王正平“磨”了几个月也没见效。

  “矛调中心”成立后,王正平牵头重启这起纠纷调处,得到县医调委、人民调解品牌工作室、驻点律师等力量共同协助。双方签订调解协议书的那一刻,他觉得自己的调解事业焕发了“第二春”。

  群众到“矛调中心”,能“最多跑一地”,除了方便找门,还因为门背后多了一个个给力的好“帮手”——安吉县矛调中心吸收交调委、医调委、婚调委及新居民调委会等一大批专业性人民调解组织,和法律咨询、心理服务、社会帮扶、公益服务等社会力量进驻。

  “不管是‘捏合’部门,还是整合调解资源,我们在中心的目标是一致的——从源头上减少诉讼增量,从源头上预防和减少矛盾纠纷。”王正平说。

  重心下沉

  小事不出村 大事不出镇

  经过一年多的“磨合”,“矛调中心”的运行机制越来越顺畅,沈高飞眼睛“朝下”,又有了新主张:枫桥经验讲究“小事不出村、大事不出镇、矛盾不上交”,在县一级“兜底”的前提下,能不能把中心的机制和网络向下延伸,推动矛盾化解在基层、问题解决在当地?

  一场进行中的余村实验,与此不谋而合。

  余村游客中心里,最近竖起了一块液晶大屏——“家园卫队”实时通话、政务办事列表、气象预警……上面跳动的数据和信息几乎覆盖了村庄的方方面面,这是余村正在打造的“数字余村综合管理平台”。

  这个“乡村大脑”有多强?

  余村村委会主任兼治保主任俞小平说起一件事:一户村民为修房上山挖了点土,几天后另一户村民家的自留地出现损坏。这两件事有直接联系吗?谁也拿不出证据。

  通过平台视频监控,村里摸排出近期上山的人员,确定了挖土的事实,然后从气象数据中找到线索——是连日降雨冲刷松动的土壤导致了自留地损坏。真相既明,“老娘舅”出面调解,双方握手言和,矛盾没有出村。

  俞小平说,哪怕调解结果不理想,他也有“后招”,综合管理平台与镇上的“基层治理四平台”和县矛调中心网络互通、数据共享,遇到类似特别难啃的“硬骨头”,信息一经传递,职能部门会指派工作人员进村入口勘查取证,化解矛盾,“现在,我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从“灭火”向“防火”转变,是余村的尝试,也是安吉“矛调中心”的探索。现在,中心已经和15个乡镇(街道)基层治理四平台、207个村(社区)社情民意联络站(点)、505名全科网格员实现工作联动,主动排查矛盾隐患,根据轻重缓急实行“红黄蓝”三色预警,层层上报,层层调解,依托“在线矛盾纠纷化解”“移动微法院”等平台,群众一次都不用跑,就能享受在线调解远程服务。2019年,安吉全县日平均受理各类矛盾纠纷50余起,其中绝大多数在乡镇(街道)、村(社区)两级得到妥善解决。

  沈高飞说,“矛调中心”正着手整合浙江政务网、视频监控、视联网等信息化资源,建设县、乡、村、网格四级信息全域统筹的社会治理信息系统,打造一个覆盖全县域的矛盾纠纷感知网络,和集线上流转办事、动态调度、预警预测、精准决策等功能于一体的县域社会治理“智慧大脑”。目标就一个:让新时代的“枫桥经验”有新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