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华新闻网首页

首页 > 时局头条  正文

分秒必争的24小时:温岭槽罐车爆炸事故纪实

2020-06-15 17:34:40

来源:

作者:

被槽罐车爆炸殃及的厂房与民房,救援连夜进行 记者 胡杨 摄

“当时闻到一股刺鼻的味道,工友们还在乱糟糟地讨论着到底是什么味道……”6月13日16时40分,位于温岭大溪镇良山村旁的台州甲乙机电有限公司卢师傅接听老板的电话指令拉下厂房的电闸,“就在两三秒后,一声巨响,厂房摇摇晃晃,墙塌了,窗碎了……”卢师傅说。

6月13日傍晚,G15沈海高速巨大的爆炸声,打破了大溪镇良山村这个周末的喧嚣。

大溪镇良山村毗邻G15沈海高速。当日16时40分许,G15沈海高速温岭市大溪镇良山村附近高速公路上一槽罐车爆炸冲出高速公路,导致附近部分民房及厂房倒塌。

截至2020年6月15日7时许,事故共造成20人死亡。各医院在全力救治伤员,其中伤势较重人员24人,生命体征平稳。

现场大规模搜救工作已基本结束,后续搜救及各项善后工作正在有序进行中。

被槽罐车爆炸殃及的厂房与民房,救援连夜进行 记者 胡杨 摄

直击现场:爆炸的瞬间他救了两个人

当晚22时50分许,天目新闻记者到达事故现场,事发地点为G15沈海高速大溪互通匝道,正对的就是温岭大溪镇良山村。“村民们时常听到高速上爆胎声,这样的爆炸声可从来没听过。”卢师傅说。

事故现场沈海高速大溪互通匝道 记者 汪驰超 摄

在大溪互通匝道上,记者看到许多爆炸的痕迹,该处匝道护栏被炸断并与路基分离,部分护栏已被烧成黑色;在匝道附近,还有几处槽罐车车皮与车门的残骸;这个季节,路边的树木应是茂盛葱郁,现在只剩下一片光秃秃的树枝,匝道路面有大量被烧焦的树叶;匝道不远处的民房前河道内,是燃烧后的三四辆小轿车……

记者通过现场全景图看到,槽罐车车体在爆炸后已发生了解体,车身部分残骸飞向了匝道内侧的绿化带,槽罐罐体则飞向了良山村的联排房内侧,距爆炸点直线距离约300多米。

记者在现场发现,在疑似槽罐车爆炸位置后方的是一辆集装箱卡车。事故发生后,出于保护现场的考虑,两辆车的位置并未移动。

网上有传言称,槽罐车爆炸系后车追尾造成。但浙江高速交警辟谣:经初步调查,发生爆炸的槽罐车未与任何车辆接触。

记者现场看到,爆炸波及最严重的是正对着高速公路的几栋房子,挖掘机、消防车、云梯车……救援正在紧锣密鼓地进行,左边是台州甲乙机电有限公司的两幢厂房,右边是一幢良山村民房,3幢房子有不同程度的坍塌,基本已是面目全非。

14日凌晨1时许,卢师傅正站在距离厂房大约100米位置,默默注视救援进度。“我还有同事失联,不放心啊!我再等等……”卢师傅已经在这里等了5个多小时了,“真的是死里逃生,当时大家都慌了,还看到同事被倒地的柜子压到无法起身,我就立马把他扶起来;随后,还背着一位昏迷的同事跑出厂房。”卢先生说,左边的厂房三楼外立面已经烧焦,右边的厂房原为两层,二楼已完全坍塌。

卢师傅不仅是厂房的工人还是良山村的村民。“当时家中还有我的母亲和父亲,之后弟妹及时将二老送到温岭市第一人民医院,好在他们伤势较轻。”卢先生家就在离厂房约200米的地方,位于受损民房的第一排。卢先生的弟妹王女士告诉记者,听到第一声的时候,我立马往家跑,到家看到爸爸妈妈跑出来了,突然又响了第二声,玻璃全都震碎,墙壁都塌了,房顶都被掀翻了。“那种巨大的声音,从来没听到过。”王女士说。

在搜救中受伤的搜救犬黑豹 记者 汪驰超 摄

紧张救援:在废墟中徒手搬砖

“我们出警时穿着厚重的灭火防护服,戴着空呼器,整套装备足足四五十斤重。”温岭市消防救援大队万昌中路消防救援站副站长王攀沣回忆,指战员们还手拎四五十斤重的破拆工具进入废墟现场,装备加工具足足一百来斤,加上高温天气,救援还没开始整个人就大汗淋漓。

13日17点15分,万昌中路消防救援站4车18人作为第一批救援力量赶到现场。

一进入现场,消防员便投入紧张的地毯式搜救状态。“救命啊,救救我!”微弱的声音从民房废墟里传出来,一名年轻男子躺在废墟中,只见他身上全是血,王攀沣和队员们立刻徒手搬开石头和砖块,将男子从废墟里成功营救出来。

第一轮救援结束时大概18时15分左右,“我感觉整个人虚脱了。王攀沣说,“报警称油罐车爆炸,我们才穿了灭火防护服,到现场才发现是以建筑坍塌救援人员为主,当时只想着尽快救人,就来不及换抢险救援服。”

时间就是生命,事故发生后,全省消防救援力量迅速向这里汇聚。夜幕即将降临,但救援不停。

深夜里,参与救援的还有“搜救小能手”搜救犬,23时30分许,杭州消防救援支队的6条搜救犬也已经进行了几次连续搜救工作。救援现场,一条名叫黑豹的搜救犬躺在废墟边,它地右后腿鲜血淋淋,消防员小吴正在为它包扎绷带。

黑豹今年五岁,已连续参加搜救任务4年。桐庐廊桥坍塌等事故现场都有它的身影。此次因接到指令,在一处倒塌厂房内可能有被困人员,小吴带领黑豹上场搜救,黑豹在埋头搜救时,在一处裸露着钢筋的外墙前脚底打滑,小吴才发现它的脚被铁片划破了,血流不止。消防员为黑豹包扎后,它又投入到新一轮搜救中去……

深夜里,救援现场,各救援队旗帜随风飘扬。在现场,他们坚守战场,拼尽全力,不惜一切代价,挽救生命。

紧急救治:空地联动转运伤员

事发当日,温岭市第一人民医院接到救治任务后,立即启动突发重大事件医疗救治一级应急响应机制。医院专门成立医疗救治领导小组,250多名医务人员第一时间投入到抢救工作中。

“受爆炸冲击波影响,温岭市第一人民医院收治的78人中,危重症病人17名以爆炸伤为主,其中有超过90%烧伤的病人有7人,主要为爆炸伤,造成大面积烧伤,另外还有头颅外伤、骨折、皮肤挫裂伤等。”温岭市第一人民医院副院长蔡海军告诉记者,烧伤治疗是一个漫长过程,疮面修复期和感染期同时并存。

医生们从救援人员手中接过接力棒后,开启新一轮争分夺秒,与生命赛跑。

在上级部门协调下,浙江省儿保、浙大二院、温附一等医疗团队赶来温岭支援。“为进一步提高成功救治率,根据省级专家联合评估,立即将8名伤员转院,并通过救护车和直升机空路联合紧急救治。”蔡海军说,8位患者情况比较严重,其中烧伤面积90%以上的伤员占了相当一部分,最大年龄为94岁。6位患者将通过急救车运送至浙大二院,2位患者通过直升机运送。

6月14日下午,一场空地联动运送伤员紧急启动。12时40分许,在温岭市第一人民医院住院部楼下,七辆急救车已准备就绪,多名专家、医护人员将伤者团团围住,守护他们上车。路过的市民也在一旁静静驻足,为他们祈祷。

在车队出发半个小时后,13时44分许,一架直升机从宁波飞抵温岭市第一人民医院。此架直升机飞行两次,将两位危重症病人运送至杭州浙大二院。

记者了解到,温岭至杭州飞行时间约为1小时15分钟,较陆运缩短两个半小时左右,为伤者节约宝贵的救治时间。

从6月13日晚到6月14日晚,温岭市共有630多名医护人员投入救治,省地两级62名专家第一时间抵达温岭指导,参与救治。

目前,受伤人员在台州市恩泽医院、温岭市第一人民医院、温岭市中医院、台州市中西医结合医院、台州骨伤医院、温岭东方医院等6家医院治疗,每家医院都有专门领导负责组织指挥协调,开辟绿色通道,对伤势较重的人员,一对一成立救治小组,实行“一人一策”“一人一方案”进行治疗。

深夜里,医院仍旧灯火通明,他们争分夺秒,与生命赛跑,只要有一丝希望,就绝不放弃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