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时局头条  正文

乒乓球教练、外卖员、美容师……行色匆匆,杭州24小时核酸采样点前的夜归人

2022-05-09 11:29:34

来源: 小时新闻

作者:

5月8日深夜,乒乓球教练周也、外卖员黄宏、美容师冯丽丽先后走进杭州市红十字会医院,一样的行色匆匆。

3.jpg

夜晚10点半到次日凌晨,不少人的入睡时间,他们来到医院进行核酸采样。

W020220509128593650338.jpg

杭州核酸检测常态化之后,48小时内的核酸检测成了杭州人生活的一部分。

大部分会在白天完成核酸检测,也有人因为种种原因选择去深夜的24小时检测点完成。

他们都是谁?为什么而忙?

5月8日夜10点半到5月9日凌晨,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去了杭州三个24小时核酸检测点,记录下夜归人的状态和故事。

11.jpg

1】21岁的乒乓球教练:

不能老“月光”了,想攒钱给妈妈包个大红包

杭州市红十字会医院的核酸采样点设有两个。日间,也就是早上8点到下午5点,离医院进出口不远处的核酸采样点会开放,另外时间的核酸采样均在急诊处附近的夜间核酸采样点进行。

8.jpg

日间核酸采样点


9.jpg

夜间核酸采样点

5月8日夜里10点半,核酸采样处排起了队。一位急诊值班医生让大家拿出健康码,他一一用手机核验。

核酸采样点的小房间里,身着“大白”衣服的医生开始核酸采样,4到6小时为一个班次,按需轮换。

队伍中,就有一身运动衣的周也。

周也老家绍兴柯桥,今年21岁,看上去稚气未脱的他向我们的镜头摆了个剪刀手。

1.jpg

周也

寸头、球衣、五分裤、运动袜、拖鞋,是周也夏天的标配。

年轻却又老练,是周也给人的第一印象。白天,他是乒乓球教练,教的学生里最小的4岁,最大的14岁。

2.jpg

周也住在距离医院不远的树园小区。

为什么深夜来做核酸?

“我的工作时间是上午9点半到晚上8点半,中间其实有休息时间可以做核酸采样,但白天有时候会被事情拖住,晚上挺好的,散步的时候顺便就把核酸做了。杭州政府部门考虑得周到,我从家里走过来也不远。”

周也去年从宁波大学体育专业毕业来到杭州,不久便入职当起教练。底薪3200元,加上提成,他觉得这是份不错的行当。只不过在教练中周也是资历最嫩的,“教练队伍中年龄最大的已经59岁了,我还处在什么都要向别人学习的阶段”。

幼儿园开始接触乒乓球,到之后参加乒乓球培训,再到乒乓球特招进入宁波大学,现如今当上乒乓球教练,周也与乒乓球的缘分其实从他很小就开始了。“我没什么其他的爱好,只关注乒乓球。”

马龙、张继科、樊振东是周也的偶像。周也坦言小时候也曾梦想过能进中国乒乓球国家队,无奈追梦之路崎岖,但这些年他对乒乓球的热爱从未减弱。

“今年想攒点钱,不能老‘月光’了,今年母亲节,只给我妈发了祝福语,明年母亲节我一定要给我妈发个大红包。”做完核酸采样的周也说。

2】暂停接单的外卖小哥:

晚上人少,时间快,感谢大白

在医院的深夜核酸采样点前,不乏外卖小哥的身影。

黄宏打开健康码页面,上面显示当天白天他已经做过一次核酸采样,结果阴性。

作为外卖小哥的黄宏需要每天做一次核酸。“我们从事外卖行业的都需要24小时以内的核酸证明,要是今天晚上不来做,明天早上就接不了单了,而且早上做核酸的人多,会耽误时间,晚上不管怎么样都要抽时间来做,也真是辛苦这些‘大白’医生了,由衷地感谢他们。”

5.jpg

黄宏

来医院之前,黄宏在手机上暂停了接单。一天下来,20多单的完成量,他能进账近200元。

黄宏喜欢外卖小哥这份职业,相对自由,多劳多得。今年3月份他从老家云南来到杭州,充实的工作让他有安全感。

在当外卖员之前,刚满20岁的黄宏干过不少职业,比如帮工、理发小弟。都说外卖小哥辛苦,黄宏已经早有心理准备,“我不怕的,哪有不辛苦的职业?”

做完核酸采样,黄宏坐在自己的电动车上,伸了个懒腰,不由得打了一个哈欠,不久后便消失在了医院外的街道上。

这个晚上,不知道他还要接多少个单子?

7.jpg

3】妆容精致的美容师:

下班早也要深夜11点,有时候半夜两三点才下班

临近深夜12点,冯丽丽独自排在核酸采样的队伍中,验码、采样后大步流星往医院出口走。

深夜的核酸采样队伍中,男性居多,女性则基本结伴而来,形单影只的并不多见。

尽管戴着口罩,但依然可以看出冯丽丽妆容精致,一双眼睛弯弯,画着细长眼线,还有多彩亮片的眼影。见记者不是揽生意的出租车司机,她慢慢放松了下来。

10.jpg

“你可以叫我冯丽丽,我在美容行业工作,是一名美容师。”

冯丽丽老家河南。“白天工作忙没时间做核酸,晚上下班早的话也要到夜里十一点,晚的话得到凌晨两三点,所以我的核酸基本都是在这个医院完成的。”

冯丽丽在杭州已经呆了5年,因为自己喜欢入职了美容行业,但这一行也很辛苦。

“我们经常要熬夜,原本不长痘的脸也会有粉刺出现,全靠化妆遮盖。”

凌晨的杭州比白天要凉不少。

穿着裙子的冯丽丽很快发现自己穿少了,想抓紧时间做完核酸赶紧回家休息……

5月9日凌晨,时不时还有人来这个24小时核酸检测点做核酸检测。

他们同样行色匆匆,带着各自的悲喜和心事。

另外两个24小时核酸检测点的故事,请等待小时新闻更新。

13.jpg

12.jpg

(文中周也、黄宏、冯丽丽均为化名)


更多资讯关注金华新闻


版权和免责申明

凡注有"金华新闻网"或电头为"金华新闻网"的稿件,均为金华新闻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金华新闻网",并保留"金华新闻网"的电头。